小说月刊 (2017年05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说月刊》由中国文联下属的吉林省文联主办1989年创刊,是当时全国最畅销的杂志之一,十几年后的今天,它又顺应了当前形式,引进私企资金,重新打造最有“才情”及“趣味”小说市场,是一个新的挑战,它永远引领小说市场的发展,让小说与通俗故事结为一体,吸引更多的读者。
电子价:¥2.00  原价:¥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第三只眼看文坛
梁晓声:我的写作绝不会取悦任何方面,包括市场、读者。 ——从20世纪80年代从事创作起,梁晓声至今还是在写,在稿纸上一笔一划地写。他说:“用电脑敲字是快,但会影响我的思维。” 王蒙:老龄化不利于文学作品的阅读与推广,因为老人们坚信他们二十岁...
头题·特别推荐丨野人梦
她没想到这么轻易就遇上了野人! 接下来的一切,和她想象的完全一样:红发灰毛的野人嘶吼着冲过来,一拳把她打昏,然后扛起她,一阵风似的钻入树林,然后进了一个山洞,她感觉自己一下被扔到一堆草上,随后砰的一声,山洞的门被大石板挡住了。 迷糊之中,她...
专栏·四人行丨归隐录
一个人辛辛苦苦工作几十载,鬓微霜,眼渐昏,到了花甲终于可以退休归隐,去含饴弄孙了,但那份对单位对专业对同事的眷恋之情,却又会变得更加稠酽。正如宋词中的名句所状:“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 湘楚市博物馆的古籍修复师沈君默,满六十岁的这一天,...
专栏·四人行丨大陆新娘
河并不宽,有个女子坐在那里哭。河水幽幽怨怨向前,想安抚她苦于没有手臂,只好一步一回头地离去。女子十七岁,怀着一腔理想来到了满洲,而满洲等待她的,却是个五十岁的疤脸老兵。 女子在日本就知道,自己要嫁给一个手持55号纸片的男人,但是那时她愿意。...
专栏·四人行丨爱情
是下午的时间。 他和她面对面坐着,咖啡馆幽静,咖啡的香味萦绕在空气中,此刻暖暖的空气中更带有一缕浪漫的情怀…… 手机不失时机地响起,有些不依不饶,打破了这份平静与柔和。 是他的手机。他说,你好,哪位? 一个女人很美妙动人的声音,她隐约听到,...
专栏·四人行丨画龙点睛
这次出差回来,男人给女人带了份礼物,让女人很意外。 多年来,男人经常出差,但极少给她带礼物,女人早已习惯了。男人外出公干,应酬多,累,再者说,男人不喜欢逛街,尤其不喜欢逛商店。 礼物,装在一个精美的长条形包装盒里,当男人把它递给女人时,女人...
官场丨比金钱更宝贵的
平虽然是副县长,却是常务副县长,分管了城建财政,可谓是实权在手。有实权便有人拉拢腐蚀,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平在这个位置一干就是好几年,却一直很安全。其实也没什么秘诀,就是平不收钱,小钱不要,大钱更不收,时常一句话挂在嘴边:人生在世除了金钱...
官场丨胡德全闪小说二题
认错人 你好!你好!一个身材高大戴着一副眼镜的男子从车里刚钻出来,我伺机一个箭步跨过去抓住他的手使劲摇晃。 你,你是…… 我刘三呀,老同学,诨名猴三的,咋?不认得了?我右手依然抓住他的手,左手猛拍他的肩。 刘三?见那人一脸的疑惑,我抢着说,...
官场丨口吃综合征
张武师范上学时,口齿特伶俐。一次,学校举行演讲大赛,他的《关于一个屁》的演讲博得全校师生经久不息的掌声。 张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小镇中学当老师。小镇中学每年都要举行演讲比赛,老师们已经烦了,推来推去谁都不愿意参加。张武刚参加工作,理所当然该...
官场丨藕断丝连
领导爱好 秘书回了一趟母校看望了教授。 午饭时秘书闷头喝酒,不说话。教授不动声色地问,有烦心事吧?说来听听。 秘书含糊其词地说,没,没。 教授笑了,你在机关做秘书多年,却总是个秘书,没有出头之日,能不心烦? 秘书惊得筷子掉地上,说,学生的心...
官场丨移植
如今满世界只流行两个字:移植。 不种树了,十年树木,多费劲。管你是要南方的花木,还是北方的狗尾巴草,三下五除二,一下子就能让你眼前绿意盎然、鲜花盛开起来。负责绿化工作的局长成了香饽饽,花木公司的老板跟屁虫似的在他后面不停地说着殷勤话儿。 但...
生存丨张风雅小小说二题
不一般的故事 二十六岁那年,我开了一家小型广告公司。每年都要到上海一家化妆品厂签订一份广告合同。在化妆品厂附近有一家长风大酒店,记得是在大渡河路,每次去上海,我都住在那里,酒店条件一般,但干净卫生,价格也不贵。 晚饭后无所事事,我在一楼大厅...
生存丨黄莺儿
从崖头上走过的时候,李宝军看见黄莺儿坐在院子里,一手扶着头,一手捂着肚子。 他把一只脚踏在骑马墙上,喊她,雀,等铁憨哩,还不跑? 村里人一直不喜欢她黄莺儿的名字,叫起来嘴里跟缠了线头一样。他们问她,黄莺儿是啥意思,她说就是黄鹂儿,一种鸟,声...
生存丨红颜如花
姚美丽患上了一种病。四十好几的人,偏偏中了魔一样,减肥。 瞧着她杨柳般弱不禁风的身影,人们恍若又看到了葬花的黛玉。 早先,姚美丽是县京剧团的演员,也就十八九岁,扎着一双乌黑油亮齐腰长的麻花辫子。正是桃花红梨花白的时候,剧院上演京剧《黛玉葬花...
生存丨睡在我下铺的兄弟
大一新生入学的场面十分壮观。签到后,我提着行李来到了寝室。寝室里有三张上下铺的床,另五位同学早就报到了,一张上铺的床空着,那应该是我的。我下铺的同学正在看书,见我来了,跟我打声招呼后,丢下书,跳下床,帮我往上铺上放置行李。 下铺同学戴一副眼...
生存丨眼白
喜欢付小茜的原因,男神们私下里做过不太地道的调查,除了个别喜欢她的美貌之外,绝大多数因为她的眼白。 付小茜的眼白,怎么比喻呢?男神们都进行过比喻。比喻过来比喻过去,还是觉得语文课代表王小飞的比喻比较形象:纯净,透明,浅蓝色,像雨后初霁的天空...
生存丨乡村丧事
成叔的号啕从十八岁的儿子咽气时就开始了。 那是一个人的精神支撑轰然倒下时发出的号啕, 带着耕牛被宰杀时才有的凄惨、绝望和声嘶力竭。两天三夜下来,成叔最终号啕出一口白沫,眼珠一翻扑倒在地上。众人七手八脚掐了半天人中,他才有了人气儿。 出殡的时...
生存丨梧桐树上的百灵
我喜滋滋地跑回家,找到在厨房满头大汗低头揉面的妻子说,我找到了一位名师,给咱女儿当老师,准行。 谁啊?妻子抬头问。我说,你听说过刘月新老师吗? 妻子可劲地想了想,拨浪鼓一样摇头。你真是的,对孩子的前程一点也不关心。我瞥一眼茫然的妻子,扬扬自...
生存丨儿子墙
小强今年三岁了,父母都在南方打工。 母亲想念儿子,就把小强的照片贴在出租房的墙上。早晨上班先看看孩子的照片,有时候还笑眯眯地亲上一口。晚上下班也先看看孩子的照片,经常还用袖口抹两下,掸一掸灰尘。 父亲小康在一个建筑工地做更夫,住的守卫室是一...
生存丨赵Q
有赵姓者,少为李姓地主放猪,能干而家贫,因貌丑且头秃,常遭主家奚落。解放,原主家被分,败落。赵为贫协会员,扬眉吐气。一时主仆关系逆转。 时李女及笄,赵亦成年,李深思熟虑,将女嫁与赵,暂保一时无虞。赵每日拥美女入怀,经年有小儿绕膝,喜不自禁,...
生存丨蒲公英
八里沟村很小,只有几户人家,寂寞地趴在幕阜山的皱褶里。 极少有人进山,起起伏伏的群山和郁郁葱葱的树林里只听得各种虫鸣鸟叫。我实在走不动了,又累又渴,肩上挑的零碎山货越来越沉重,像一块巨石。 师傅说前面就有人家,可以去讨碗水喝。 那个七八岁的...
畅销主义·给中国文学疗伤(之137)丨巴金:我这个不懂文学的人
巴金初出茅庐,踏入文坛之时,还是一位不曾引人注目的青年。文学期刊的编辑适时地向他伸出了热情之手,使他顺利地充满信心地迈出了第一步。 1927年至1928年巴金旅居巴黎求学期间,写出了第一部长篇小说《灭亡》。 1928年8月,巴金从法国一座小...
旧味丨酒匠海半仙
海青是同山镇上最著名的酿酒师海三两的儿子,也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少爷。他经常和一帮游手好闲的人鬼混,在大街上大摇大摆,吆三喝四,弄得整条街鸡飞狗跳的。人家提鹦鹉、养小狗,他却养一只鹅,有事没事就遛鹅。 每天午后,海青喜欢睡在同山镇街口大樟树下的...
旧味丨苏大少爷
苏大少爷生出来时,若不是两个脚心上各长了一撮细细的黑毛,苏老爷一准美翻天。 太太折腾了大约一个时辰,产房才传来一声嘹亮的啼哭声。心急火燎的苏老爷腾腾就往屋里赶,和出门报喜的接生婆差点撞个满怀。接生婆那声“恭喜老爷”刚飘出口,苏老爷已经看到了...
旧味丨寻找费其初
童安赴舒州府上任前,来到恩师卢梓家里辞行。童安能出任舒州知府,全赖恩师的举荐。恩师老了,走路都颤颤巍巍的。童安跪拜后,坐到恩师身边,聆听教诲。 恩师早年也在舒州府任过知府,因此告别时,童安倾身对着恩师耳朵,压低声音说:“恩师在舒州,可有私事...
旧味丨天井有雨
飞檐挑梁,白墙黑瓦的天井屋,一看就是一户有钱有势的人家。吕老爷是这天井屋的主人,他经营着商铺,还拥有上百亩的良田,大少爷长年在外省做官。 下雨的日子,长工们无法下地,大家都围聚在天井的四周,一边听天井落雨的天籁之音,一边天南地北地胡扯着。少...
旧味丨月牙儿
那年夏天,阴天多晴天少,偶尔的一天,阳光穿透了厚厚的云层,洒向人间,照耀着大街小巷,照在了支小军仰起的脸上,照亮了脸上那弯月牙儿。 关于“月牙儿”的形成,说法不一。有人说待产时受了惊吓,有人说他是个酒精儿。不管怎么说,左邻右舍都挺喜欢支小军...
旧味丨萧墙
早在胡老财尚有一口气时,二姨太便开始撺掇三姨太:“等老爷百年之后,你就去闹,要她把财产拿出来,每个子女平分。” 二姨太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三姨太是胡老财最宠的女人,全庄上下都知道。不过三姨太尽管很受宠,但财产大权始终掌握在大夫人手中。只要胡老...
旧味丨净心池
我是新建在梅城天源山归源寺的一个水池。三个月前一位女香客来到寺里求见住持净源大师。交谈是在密室里进行的,没有人知道女香客跟住持谈话的内容,只知道女香客临走时留下了十两黄金。净源大师用这十两黄金让人在归源寺后山临泉处修了一个水池。 水池不大,...
旧味丨名医杜瘸子
民国十六年冬天,杜瘸子从关里来到宜城,在城边的民治巷开了个接骨的小医馆。由于城里有位远近闻名的接骨先生何大拿,幌子挂出去好几个月了,也没几个患者上门,只能勉强维持。 开春时,宜城县长到民治巷检查卫生和防火,刚进巷口不知怎么滑倒了,蜷在地上不...
醒俗丨保镖
1 张三是个闲人,带儿子在街上闲逛。 张三闲是因为他找不到事做。张三去找过事做,但张三一副土匪相,样子让人很不喜欢,找了无数单位,也没人要他。当然,有一家保安公司要了他,但张三嫌人家工资低,做了一个月,不做了。 2 胡总也是个闲人,也在街上...
醒俗丨变色龙
白龙染上顽疾,周身奇痒,龙鳞发青,不得已,找太乙真人看病。真人沉吟再三,叹时代使然。白龙请他明示。真人只说是水出了问题:“你看你都成青龙了,不能再回白龙潭了。”“可是,家有古训,潜龙在渊,我不去潭中,能去哪儿修行?”白龙为难道。真人缓缓捋着...
醒俗丨捏个泥人陪我爹
我要捏个泥人陪我爹。 村长说,马祖文要捏个泥人陪他爹。村长说这话时,连他自己都没料到后果是多么地可怕。它吓坏了一村子人。 当东边的月牙露出了半个尖尖的时候,村长提着四盒礼,猫着腰,悄悄地来到马祖文他爹的病榻前,谦卑地说:马老伯,俺来看您了!...
醒俗丨失踪报告
正在值班的派出所民警小刘,接到一个电话报案。电话是一个老人打来的。 老人焦急地说,我的儿子失踪了。 小刘安慰老人,您别急,慢慢说。 老人接著说,我的儿子叫黄四,今年28岁。我已经两年多没见到他了。 小刘问老人,怎么失踪了两年,您才想起来报案...
醒俗丨送别
拉萨河的那一边,灰褐色的山体起伏连绵。这一边,要密集一些。道路两旁,旅馆、便利店和茶铺紧挨着。靠近车站的辅路边,是一家饮品店。正值高温,店门口支起硕大的遮阳伞。在那里,客人们可以点到酒水、果汁和當地的甜茶。 那辆往上海去的火车,还要三刻钟才...
醒俗丨兄弟的分量
向明睡梦中被烟呛醒过来,他大脑嗡地一下:起火了!昨夜他就感觉这线路太老化,还告诉哥跟老板说一声呢,没想到,偏偏他替哥值这一次宿,就出了事! 向明蹦起来拉断电闸,然后,抓起一个拖布撲火。谁知那火越燃越凶,火苗子已经蹿起老高。知道没用了,他才想...
醒俗丨以逸待劳
读书那会儿,老师们都说,胖子是很有些聪明的,如果努力学习,是能考上个好大学的。 只是,聪明的胖子把努力的航标搞错了,脑子成天努力地琢磨偷懒的法子。 比方说,为了在上课的时候打盹,胖子曾经拜猫头鹰为师,努力学习睁着眼睛睡觉。 当然,胖子失败了...
醒俗丨撞了一下腰
宜小萱长得丑,这可不是我危言耸听。 宜小萱长了一张猪腰子脸,头大,鼻梁处有很多雀斑,头发成天乱蓬蓬如蒿草,一双席篾眼,睁多大也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她常常只顾着搞科研,总忘记收拾自己。 待在研究所里,谁还在乎宜小萱长得美不美呢? 也难说,像宜...
醒俗丨鼠变
王来死在了老鼠手上。 精神病人王来,不发病时好端端的一个人,发病时顿时变了天,人在他眼里都变成一只只老鼠。只要有人走过来,他一眼睃过去,就会失声惊叫:老鼠,老鼠来了,快跑……他瞧见的人立马变成一只老鼠,朝他猛地蹿过来,张口要咬他。王来害怕人...
醒俗丨无法圈定
下班了,我与同事说着:“今天不去逛街了,我得回去陪孩子弹琴。” “干吗那么累啊,别把孩子累坏了。” “没办法啊,我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再说了以前我也爱唱歌跳舞的,只是没有条件,现在有了孩子,就算帮我实现这个愿望吧。” “那也别赶鸭子上架...
传奇丨响担
我们这里现在叫清江浦区,在过去,它就叫个杨家圩,和清江浦八竿子打不着——这话也不对,杨家圩南边就是钵池山,靠山吃山,圩里的木匠特别多,他们伐来树,打成各式家具,挑到清江浦去卖,起个五更,八九点钟也就到了。 清江浦离杨家圩有四五十里地,杨家圩...
传奇丨飞雁锏
锏之所以称之为锏,是因为其外形有四棱,当然,造型简单也是原因之一。为师希望你能记住,拿起这件兵器,做一个简单的人。 何谓简单? 活成一个最为普通的人,避开名利的纠葛。 …… 不为了名利又为了什么而活呢?深夜,我躺在床上反复琢磨着师傅的这句话...
传奇丨元城拳王
在元城,敢在大门口挂“元城拳王”这块牌子的,只有陈子轩。 陈子轩,元城沙圪塔人,住在城内文庙街。坐北朝南黑漆大门,门上一块金字匾,上书“元城拳王”。门前一对张牙舞爪的石狮子,还有个小广场,是陈子轩带领徒弟们习武的地方。广场中间竖一旗杆,镶红...
传奇丨剑劫
他是江湖上最有名的铸剑师。现在他觉得他铸出了一生中最好的剑,剑有龙吟,剑身透亮,泛着寒气,透着杀意。 爹曾对他说过,铸剑师总会铸出一把一生中最好的剑,可能是第一把,有可能是最后一把,更有可能是中间无数把中的一把。 这么多年来,他苦练武功,苦...
传奇丨早晚复相逢
只一眼,那些油纸伞就把吴东旭的目光钉在了店铺前。 尽管价格不菲,吴东旭还是毫不犹豫地指着其中一把说,就是它! 白色的油纸伞,作为饰品收藏,作为礼品送人,都跟小城的风土人情不搭界。包括这个油纸伞的店铺,也跟整个莫愁村不搭界。 莫愁村虽然号称湖...
隐秘丨计算幸福
周若美听说刚刚离婚两个月的丈夫张挺结婚了。 周若美想起以前的事,想起来就不明白:怎么会这样呢? 刚刚恋爱时,他们怎么都爱不够。想当年周家极力反对他们的婚姻,可是周若美怎么看张挺都是帅哥,铁了心地要跟着他。张挺也会来事,经常去她家,带着东西,...
隐秘丨十八相送
我一直认为,她如仙女般娇艳迷人,应该与我的牛奶有关。 那年我十八岁,送奶员。我负责八个街区和一个自然村共165个订户,我记得清清楚楚。年轻的我完全可以在早晨七点以前将所有牛奶派完,但每一次,当我派完奶,已是中午。 这全因了她。 她租住着自然...
订阅全年
小说月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说月刊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说月刊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8:30-17:3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郑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