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月刊 (2017年04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说月刊》由中国文联下属的吉林省文联主办1989年创刊,是当时全国最畅销的杂志之一,十几年后的今天,它又顺应了当前形式,引进私企资金,重新打造最有“才情”及“趣味”小说市场,是一个新的挑战,它永远引领小说市场的发展,让小说与通俗故事结为一体,吸引更多的读者。
电子价:¥2.00  原价:¥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第三只眼看文坛
有些词让我特别的反感,比如“小鲜肉”,哪怕你直接谈对性的欲望都比谈“小鲜肉”好听,可是我没有权利,也不能制止这些词。 ——著名作家王蒙在一个活动的发言中,对网络上的一些流行词表达了态度。让王蒙反感甚至痛恨的,除了“小鲜肉”之外,还有“颜值”...
头题·特别推荐丨乞丐
已经晚上十一点了,饭店里三个年轻人还没走。说是年轻人,更像是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说是孩子比较恰当一点。他们的头发也染的有特点,一个白,一个黄,一个棕。此时,酒不喝了,菜不吃了,在那儿慷慨激昂地聊天,古往今来,国内国外,天上地下……他们似乎无...
专栏丨扣你没商量
老寇是中国铁建公司的一名工程师,随建设项目来到了沈阳,驻扎了三年,还有一年就撤回去。他是北京人,儿子在那边开了两家文化传媒公司,事业发达,但是三十岁了还单身,这让当父亲的很焦急。但儿子说,再急也不能草率呀,这个也是他的原则。 这天,儿子打来...
专栏丨遁回洪荒
无法躲避的纷争、欺诈、雾霾、被污染的水、有毒有害食品……大伟早厌倦了城市的喧嚣红尘,想去一个远离世俗、远离人烟的地方落草隐居。 女友向往的隐居更非凡:完全与世隔绝,比陶渊明更陶渊明,像洪荒年代“野人” 那样生活。 在一次旅游中,他们探险寻幽...
专栏丨司机老马
老马国字脸,粗眉大眼,爱戴一副宽墨镜,有一股森严逼人的气势。他干的却是把方向盘的活儿,一干四十年有余,车技娴熟,市内外道路都熟悉得很,仿佛天下之路尽在他的肚腹之中,早先没有GPS之类的行车指引,之后有了,也不如他驾轻就熟,要到哪个地点,和他...
专栏丨25周年同学会
红楼中学1991届201班学生毕业25周年同学会在李希奇宾馆举行。 酒足饭饱之后,主持人兼同学会出资人李希奇借着八九分醉意,拿着无线麦克风站在宴会厅的舞台上,不无亢奋地说:“岁月如梭,青春不再,一晃就过去了25年,宛如做梦一般。25年,一个...
官场丨亲如兄弟的哥们儿
大人看大人的世界是用成功做标准;大人看小孩的世界则是用成绩做标准。 按照上级机构改革方案要求,每个单位在编人员要精简百分之十。局里的编制总数应减去三点五人,不四舍五入,减三人,够退休年龄的两人,在岗人员中也得下去一人,那个人能是谁呢? 当张...
官场丨称呼
小苟分在局办公室。办公室主任姓罗,今年四十有五,因为有些秃顶,额头一片辽阔,看上去与年龄不符,很有些未老先衰的味道。 刚进机关,小苟就听到一个笑话。罗主任陪几个朋友在足浴城洗脚,请服务小姐猜年龄,小姐对罗主任说:“您才五十挂零,有魅力哩!”...
官场丨天上掉下个林老板
县里压给疙瘩寨乡3000万元内资的招商引资任务,贾乡长整天愁眉苦脸,心烦意乱,坐立不安,嘴里咝咝啦啦的,像是牙疼。 疙瘩寨一无资源优势,二无人脉资源,三倒是有交通劣势,穷乡僻壤,鸟不拉屎的地方,要招商引资真比到天上摘星星还难哟! 可县长在全...
官场丨旦夕祸福
我在局机关办公室工作已经十几年了,办公室主任这把交椅都快要让我给坐烂了,后备干部也已经备了好几年了。前几日组织部门来考察干部,据我的“内线”透露,民主测评我是满分,领导班子打分环节,我的分数也只差一分就是满分,我的票数又是最高的,提拔副局长...
官场丨局长的米酒
李德威读大学时,成绩优秀,还做过几年学生会干部。毕业不久,带着下岗工人父母的殷殷期望,拼一身血泪通过公务员考试进了某局。原本思想活跃的李德威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金饭碗”,在局机关大领导老前辈面前,夹着尾巴,忍气吞声,唯唯诺诺,就这样朝九晚五...
生存丨公交车上
公交车缓缓离开了站台。 落日的余晖落在窗玻璃上,人们的目光也落在窗玻璃上,很静。 这时,一位戴墨镜的年轻人,掏出了手机:“喂,赵局长,出发了吗?我呀,正往那儿赶呢,明唐阁国际酒店你知道吧……什么?太豪华了?哈哈……局长你真是太廉洁了!对对,...
生存丨小镇邮差
小镇窝在大山下,不大,只有南北一条街,政府机关、学校、商店、饭店……都在这条街上。从南到北,步行的话,也就是二十分钟的路程。小镇上开店的人,大都相识,你买我的东西,我也买你的,就算不是开店的,天天都在一条街上走,也都熟头熟脸的。 小镇上有个...
生存丨产房门前
小英卫校毕业后,当上了医院妇产科护士。虽然工作很忙很累,但其中也有快乐。 她觉得,当妇产科护士最大的快乐,莫过于向产妇家属报喜的一瞬间,“恭喜你们,生了个胖小子,孩子大人都平安”这句话一出口,一般情况下,产妇家属都会满脸感激:谢谢大夫,你们...
生存丨支书的狗
支书的狗高大、威猛、凶悍,走在大街上,大人小孩儿见了它,急忙躲得远远的。 这条狗,好像总也喂不饱,走了东家,就去西家,见了院中的鸡鸭鹅,便猛扑过去。主人见了,赶紧向它扔个馒头或什么的将它引走。这样,这条狗便习惯了这种生活,整日在外面吃蹭食,...
生存丨深深的井
厂子垮了,老板跑路了。她和丈夫三个月的工资没拿到, 她的心绞动着,渗出了黄连汁。 丈夫说:“别给人打工了,咱俩开个小超市吧?” 她去借钱,丈夫也去借钱。两人很快筹集了一笔钱,租了房子,买了货架,购了商品, 办了营业执照,打算月底开张呢,她突...
生存丨今兮明兮
他坐在我的对面,在外面我们以同事相称。他的肖像极平常,但他对自己的每一个表情都很珍重。我不敢将眼睛正对着他,因为我的目光一戳到他的身上,他便得意地将头一甩,自以为潇洒地捋那几根本来就焦枯得可以的头发。我对他的举动莫名其妙,无形中便消化了一些...
生存丨多事
鸡哈寨早没有房子,相传,抗战时大学内迁,上面办过辅仁法学院,住过好几百人。解放后就没有房了,那眼井,也渐渐枯竭,现在仅有筷子大的泉水冒出。 上面没房,也没有人。直到那天,喜欢爬山的我发现,那里出现了一个棚,用化纤皮搭的,像儿时生产队看秋的棚...
生存丨当寂寞遇上寂寞
老刘这辈子只有一个爱好——下象棋。可是这些天一到中午的老刘是寂寞的。 以前隔壁设备处的张工还能对付着赢他几盘,算是棋逢对手吧,可上个月张工退了。现在的老刘独孤求败,空有一身功夫却无用武之地的感觉。 星期一,老刘出差回来,刚一进办公室,小赵就...
生存丨水鬼
谷庄村的人把捞尸人叫作“水鬼”。 亚峰当“水鬼”之前,当了四年海军。第一次上军舰,偌大的军舰在海面上,像一枚小小的邮票漂来晃去时,有的新兵胃里翻江倒海,吐得满地一身,亚峰却稳如泰山。亚峰看军舰掀起巨大的浪花,而远处的地平线水天一色,竟时常有...
生存丨贵人不顶重发
自从戴了假发套以后,像做贼一样心虚,怕人家用目光抚摸我的脑袋。这次参加老同学儿子的婚宴,几十年不见的老同学相聚在一起,自然不能像个老头一样光着脑袋去。 我们一桌共有八位老同学,七男一女,我是带着妻儿一起去的。刚落座,发现坐在我对面的是当初大...
生存丨无计可施
寒风掀动他的衣角,发际和胡茬儿挂着霜花,手扶着铁栅栏,却还是像抽了骨头的火腿,一堆肉般瘫在地上。铁栅栏里,某局巍峨的办公楼在雾霾中显得更加缥缈高大,遥不可及。不远处的门卫还在紧紧地盯着他,如果他稍有异动,那家伙会毫不客气把他按倒在地,“关你...
生存丨原来如此
傍晚下班回家,一进门,满脸沮丧的母亲对我说:“我把手机丢了。下午和邻居到城墙附近溜达,出门时还在胸前挂得好好的,不知啥时候拴着手机的细绳断了,我顺着原路返回去找了许久,也没找着。” 我听后不由一愣,“丢就丢了,不就是一个破手机吗?”我笑着安...
生存丨绝招
这天,李强深夜下班回家,当走到人稀车少、树影婆娑的湖滨路时,隐约听见有人在喊:“救命,救命……”李强不禁一颤,想起了这里很不安全,不久前还发生了抢劫杀人案呢。莫非……想着想着,他不禁毛骨悚然。 “救命……”又一声低沉的声音传来,他听得真切,...
生存丨复仇
齐老憨穿过几片松林赶过来时,旺财领着六个同伴正伸长了舌头蹲在一旁喘粗气,守护着它们身边这头庞大的猎物。 一头黑褐色的母野猪被旺财追得筋疲力尽,伸开两只前蹄,趴在雪地上几乎一动不动。 齐老憨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心里估摸着这头野猪足有三百多斤...
生存丨头等大事
这天中午,林森出发回来,路过理发店门口,发现里面不太忙,便赶紧走进去。理发师是个小伙子,手艺不错,收费不多,态度也好。来这儿理发的络绎不绝,林森也喜欢来这里理发。他坐在理发椅上,对着面前的大玻璃镜一照,只见两鬓霜染一般,头顶也是黑白参半,面...
生存丨枫叶红了
栓柱和兰花他们几个又在老枫树下朝岭凹里张望,视线恨不得拐着弯穿过对面的山尾,看看有没有那个他们熟悉的身影朝这边走来。山大爹在教室门口一边敲着竹筒子一边喊:“栓柱——兰花——上课了,你们快回来——” 几个人被山大爹的呼喊声拽着往教室这边走,但...
生存丨此头难剃
老邱是个幽默的人,喜欢跟幽默的人打交道。 小区门口有一家理发店,“东升理发”。店主叫做刘东升,这老板很会做生意,别人十块钱一个头,他要七块,别人涨到十五了,他要十二,薄利多销,会吸引顾客。 一般人每月剃一次头,老邱半月剃一次,不是爱剃头,就...
生存丨一条红领带
我把红领带沉河里了。 红领带是买给小刚的。 我认识小刚的时候,他三岁。 小刚不仅聪明帅气,而且小嘴特别甜。小区的人任谁见了,都忍不住逗引他几句。准妈妈们更是爱他到骨子里,纷纷要了小刚的大头照贴在床头,每天晚上看着他进入梦乡。上了年纪的人说,...
生存丨看猴
游览过合同书上的五六个景点后,导游说,时间还早,想不想另外加费,乘坐水上观光游轮,去猴岛看看? 每位多少钱? 三十元。 来回多长时间? 大约一个半小时。 …… 我早就听说过,雪浪湖景区有个猴岛。岛不算大,方圆三个多平方公里,孤零零泊在湖中央...
生存丨回家
“老李,来,再干一杯。”冯爱国端起酒杯对着坐在面前已经喝得微醺的老李说。 老李看看他,笑着说:“行了行了,就剩这么点了,从国内捎几瓶也不容易,你留着自己喝吧。” 冯爱国皱皱眉头一摆手:“你看你,说哪儿的话……”他突然停了下来,望望身边狭小的...
生存丨陷阱
天色快要暗下来的时候,他们终于发现了猎物的脚印,头儿用手指探了探猎物踩过的脚印,喊道,不远了,追! 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追赶了一阵子,终于在一处草潭里追上了目标,那是一群山羊。山羊一定是为了寻觅绿草才陷入草下的沼泽,食草动物往往会被绿草迷惑,...
生存丨摸砖人
管牛十八岁那年,家乡闹水灾,巨大的泥石流冲毁了他们村大片的山坡地。管牛爹跟管牛说,你去江南吧,找你堂哥,他在砖瓦厂吃公饷,日子过得挺舒坦。管牛来到了江南,找到了堂哥管军。 管军知道管牛从小水性就好,说你去大码头摸砖吧。管牛说,只要有钱挣就行...
生存丨娘的遗愿
黄月的娘走了,没下来手术台就走了,儿女们的悲伤逆流成河。 娘这一走,留下了很多遗憾,遗憾不光是子欲养而亲不待,还有娘那些未完成的心愿。 娘在生前曾不止一次地唠叨,说她死前一定解决好女儿的孝心田,是谁的给谁,原数归还。 那年分地时,黄月还在学...
生存丨手心里的暖
孙子眼睁睁地看着奶奶跌倒,脱口叫了声“俺奶”,却无法伸出手去拽……村里传来杀年猪的喧嚣,仿佛那把刀也同时戳在孙子的心上。 孙子只剩咬牙帮子的劲了。他恨命运弄人,岁月如刀…… 一天天,一刀刀, 刻奶奶的额头,刻着她的双手,甚至绝情地刻进奶奶的...
醒俗丨威望
村落不大不小,一千六七百口人,分布着四个大姓家族,桂生是“外来户”,在村里是单门独户,再加上桂生两口子为人很低调,不怎么走街串巷,在村里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人气,谁都不把桂生两口子当回事,大事小情也就没有人把他们放在眼里。 桂生知道自己势单力薄...
醒俗丨提一个要求
腊月二十一,沟里村的梁志老汉到镇上去赶年集。梁志老汉原本打算到县城赶年集,县城货物齐全,场面壮观,看着就叫人激动和兴奋。可是女人身體不好,孩子们又不在身边,他必须在中午之前赶回来,给女人烧水做饭。临走之前女人嘱咐他:他爹,咱家和别人家不一样...
醒俗丨两栖人
旱情一年比一年严重,今年起码比去年严重三倍。 看看地面,你就会相信我的话了。泥土细得踩一脚,溅起的灰尘水雾似的,立馬就将鞋面糊没了。炽热的太阳,每年都往下坠一寸。地下水位每月都往下降一寸。我们只好每日都冒险下一次井,将井底再掘深一寸。谁都不...
醒俗丨
张大宽坐在村西的那块麦地头边,呆呆地望着地里奄奄一息的麦苗,他的心仿佛被家里的那只大黄猫抓了一把,说不出地难受。 入冬以来,天出奇地晴朗,风一个劲地刮,随便捏一把土撒在空中,瞬间便被吹得无影无踪。 “这鬼天气,明年还让人活不活了?”张大宽骂...
醒俗丨王老汉的葡萄园
王老汉种的葡萄好吃,说白了,是因为有着那股子天生的“葡萄味”。这个总结,是王老汉的孙媳妇给下的。 孙媳妇来自城市,吃的都是菜场卖的水果蔬菜,近些年偶尔会抱怨吃什么都味同嚼蜡,如今水果摊打出招牌所说的“甜”,便单是“甜”了,少了果香。 那种“...
旧味丨一根筋
蒲留仙,就是蒲松龄。那时,在历下一带已很有名了。可惜,文名虽显,科场蹭蹬,屡考不中。这次来历下贡院参加科举,算来已是第十次了。 来历下,当然要赏景,看水光潋滟的大明湖,看珠串晶亮的珍珠泉,以及天下闻名的趵突泉。 蒲松龄也不例外。他背着手,在...
旧味丨狼虫
翻开《词典》,我没有找到“狼虫”这词儿。然而在我们关东大地上,听老人说,在大帮狼群中确实有狼虫存在。 七叔就亲眼见过一次狼虫。按照他的说法,狼虫很像狈。“狈”的注解:传说它是一种兽,前腿短,后腿长,走路时得趴在狼的身上,不然就不能行动。有一...
旧味丨年戏
村子后面的大路上,人很多,接连不断,如搬食的蚂蚁队伍,都急慌慌地朝前赶。一个胖大嫂,用手拖着一个嘴唇上挂着鼻涕、往后打着坠儿、撒娇卖痴不想走路的小男孩,嘴里骂骂叨叨:“小爹,快点走吧,再不走,好戏可就开场了!” 他们是赶着去看年戏的。 村子...
传奇丨功夫
清嘉庆年间,赊店东裕街有个叫杨奎的人,力气奇大,武功高强,自诩在整个赊店没有哪个人能比得过他,连戴二闾都没放在他眼里。 杨奎每天都到镇东潘河边的一块空地上练功打拳。据目击者说,杨奎的拳打得呼呼生风,令人眼花缭乱。他的力气大得惊人,两三百斤重...
隐秘丨谁说我们是兄弟
“你姓唐,我也姓唐,我们是兄弟,是兄弟你懂吗?”唐汉的老板叫唐清,对唐汉非常好。唐汉点头称是。唐清又说:“以后只要有我吃的,就有你兄弟喝的。”唐汉点头感谢。唐清打着酒嗝,说:“兄弟,明天让你当经理。” 果然,第二天,唐汉当上了经理。当上经理...
隐秘丨屁窜子
老家人习惯把爱吹牛的人唤作“屁窜子”,就是说话不靠谱的意思。老憨叔就是个屁窜子。 当然,老憨叔也不是什么都吹,他只吹一件事,那就是他年轻时当过老师。而且,老憨叔也只在小辈们面前吹。但是,知情人都知道,他压根儿就没教过书。 老憨叔见了刚毕业的...
隐秘丨心愿
夜,静静的。 我正沉浸在电视剧《十送红军》中,茶几上的手机忽然响了。我按下接听键,却无人说话。我“喂喂”了两声,才从似乎很远的地方传来听上去很虚弱的声音: “您是方大夫吗?” “是。您是……” “我是您的病号,洪军胜。” 洪军胜?我马上在脑...
畅销主义·给中国文学疗伤丨游戏人间
一九八三年一月八日,我从城北郊外迁移到市内,居于三十六点七平方米的水泥房,五个门开关掩闭不亦乐乎,空气又可流通,且无屋顶漏土,夜里可以仰睡,湿湿虫也不满地爬行,心遂大足!便将一张旧居时的照片悬挂墙上,时时做回忆状。照片上我题有一款,如此写道...
订阅全年
小说月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您的当前余额:234.01

确定购买 小说月刊2017年04期

杂志价格 ¥2.00

余额不足

您的当前余额:0.01

您的余额不足,现在去充值?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