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月刊 (2017年03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说月刊》由中国文联下属的吉林省文联主办1989年创刊,是当时全国最畅销的杂志之一,十几年后的今天,它又顺应了当前形式,引进私企资金,重新打造最有“才情”及“趣味”小说市场,是一个新的挑战,它永远引领小说市场的发展,让小说与通俗故事结为一体,吸引更多的读者。
电子价:¥2.00  原价:¥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第三只眼看文坛
莫言:从我内心来讲,我不想成为公众人物,我只能作为一种习惯来承受它。 ——说这话时,莫言脸上流露出无奈和疲惫:“我非常企盼着,我现在比任何一个人都更企盼着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因为热点、焦点一旦集中在他身上,我就可以集中精力写小说了...
畅销主义·给中国文学疗伤丨文学把记忆中已经淡漠的重新唤醒
我从事写作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二十年来,不同时期会突然冒出这样的一个问题,经常会问自己,“文学是什么?”后来发现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过了很多年以后,我就发现与其说“文学是什么?”还不如说“文学给了我什么?”在回答很多问题的过程中,我会告诉...
头题·特别推荐丨留得住的浪漫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就一辈子不会做了。 受这句话蛊惑,刘德水来到了莫愁村。 来之前,他把这句话做了小小的篡改:有些浪漫现在不去感受,就一辈子无缘感受了。 马上就要进入婚姻,权当是最后一次疯狂,向即将成为过去式的单身生活告别。 男人所谓的浪漫,...
专栏·四人行丨女理发师
我们都叫她“兵姐”。 其实,她并不姓“兵”,只因她的夫君是个扛枪的,在云南边防守哨卡,所以我们都这样叫她。 “兵姐”姓傅,名巧华,今年二十四岁,高高挑挑的个子,辫子很长——眼下年轻的姑娘或者短发,或者长发披肩,但“兵姐”却蓄上了辫子。问她为...
专栏·四人行丨战争让女人走开
送到村口,井上再也不让她送了。井上说,太平洋战争很难打胜,如果我回不来,无论如何你也要把玉子带回日本,她是我们的独苗。 香穗子哭了。她说,当初都怪我,我不主张来满洲,就不会有今天的恶果。井上攥了攥香穗子的手说,都这会儿了,还说这些做什么,又...
专栏·四人行丨兄弟树
院子门前有两棵树。 一棵是香樟树,另一棵也是香樟树。两棵树差不多高,差不多大,枝繁叶茂,从地上慢慢生长,直至粗细相宜。 一棵树,是大章种的。 一棵树,是二章种的。 那个时候,大章和二章都还小。大章比二章大两岁,是兄弟。大章在前面走,二章在后...
专栏·四人行丨没事到丰城玩
我的同学巴库,高中一毕业就去丰城闯荡,在那里定了居,多年以后,听说这家伙混出息了,成了腰缠万贯的老总。 丰城,离我们这里有几千里路,远哪,但每年,巴库总是乘飞机,回来那么个一次两次的。 每次回来,巴库就心急火燎地召集同学聚会,按他的话说,一...
官场丨提前一点
我以前是单位搞文秘工作的,主要任务是为领导拍拍照、写点新闻报道、宣传领导关心群众的典型事迹什么的。 大前年单位更换了一把手。一切的事情还要从新来的一把手说起。有一天,一把手对二把手说:“明天我要去基层走走,你通知一下办公室小张,让他陪我去,...
官场丨疑难杂症
别样考察 公司要提拔一名财务科科长,公司孙总、刘副总和人事部谷部长组成考核组专门负责此项工作。 经过民主测评、谈话推荐,刚进公司一年多的丽丽、财务科副科长建平、成本会计建国三人进入第三关—— 面试考核。 第一个上场的丽丽,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
官场丨天大的事
昨晚安江县城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一大清早,同事坤对我神秘地说。 我放下手里的文件白了他一眼,说,咋了?谁把天捅破了?我从来对坤故作神秘常把芝麻大的事说成比天还大很反感,于是连讽带讥的。 还真的是把天捅破了,你知道是谁吗?公安局长。这次他有大...
官场丨人间正道
稳妥的坏人 犹如平地一声惊雷,那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就这样发生了——那可是件“殃及”数万老百姓的大事。市民群情激愤,仿佛鱼炸了塘。可市府大院里,平静如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其实,表面风平浪静,内里却波涛汹涌,甚至风高浪急——省市间的热线电话,...
官场丨捡来的姐夫
咣当一声,门关上了,吓得小钱一哆嗦。门外脚步声远了,他安静了下来,耳边回响着那铿锵有力的声音:明天要认真交代问题,别怀有侥幸心理啊。 小钱倒在床上,闭上眼睛,仔细回想这两年多的业务,怎么和腐败挂上钩了呢? 辗转反侧,脑袋里翻江倒海,小钱的心...
官场丨狗事
贾局长家的多多就快要生了。多多是贾局长夫人养的宠物。虽然这只是小道消息,但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局里。一个个得到消息都笑眯了眼,都打起了各自的如意算盘。小周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这些年,他奋斗过,努力过,可还是原地踏步。同一个办公室的小赵,比他后来...
官场丨给局长擦皮鞋
那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早上,夏洛照例地早早赶到单位上班,急匆匆地在考勤机上打完卡,他就觉得自己喉咙痒痒的,估计又是这雾霾天气闹的。 走进办公室,夏洛实在憋不住了,一口浓痰喷涌而出,他下意识地想吐到办公室门外的过道上,噗的一声,这口痰不偏...
生存丨同学
他和她是同学。他在市报做记者时,她已是他们那个市的一个局长。 一次,报社派他去采访她,他本想推辞,总编却说,你和局长是同学,你去采访更方便些。 他就去了。 他找到她的办公室,进门时,他见办公室有两个人正在和她说事,他叫了一声局长,就想退出来...
生存丨徐快乐的快乐生活
在老家,最快乐的人非徐快乐莫属。 快乐这名字还是他自己取的。一帮人都笑他穷得叮当响,快乐啥?他一脸正经地说,咋的,叫花子就不能吃鸡了,咱这叫穷快乐,懂吗? 徐快乐是个私生子,用老家的话讲,就是个野种。 有年开春,胶东的一个戏班子来村子搭台唱...
生存丨男人的禁区
某大公司高薪招聘高管,消息一公布,报名应聘者一大堆。招聘有两道关口,一是理论考试,二是面试及实践考察,各占50分。 应聘者中有三个都姓石的男士,戴眼镜的人称眼镜石,个儿特高的人称顶天石,个儿特矮的人称根基石。“三个石”专业技术拔尖儿,入选呼...
生存丨选择
“砰——”老憨头气愤地关上门,把刘阿妹隔在了门外。 “二十多年前不声不响就跟人跑了,娃会挣钱了,你就想回来认亲?!” 弯月已经在东边的山上冒头,刘阿妹怕天黑山路不好走,把一袋水果搁在门边,坐上从镇子上租来的摩托车悻悻地走了。 二十多年了,她...
生存丨为了你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小宇在屋里大吵大闹,妈妈并不理会,继续做自己的家务,只是眉头深锁,忧心忡忡。小宇现在很受打击,目前这种情况不知道会让小宇振作还是消沉下去,妈妈在心里深深叹了口气。 小宇从小就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住的是别墅,坐的是名车...
生存丨廓尔喀刀
和张里一块去深圳的,还有李兵。张里直接带回了李兵的骨灰盒。 李兵初中毕业后,在县技校学了厨师,却闻不了厨房的油烟味,就一直在家闲着。李兵的爹在村里干会计,稍微一活动,就在自家的地基上盖了两间房子,开起了小卖店,专卖学生用品和零食。 张里是读...
生存丨“讲不完”的梦
要问整个刘家胡同,数谁的嗓门高?相信孩童都会告诉你:“是胡同西头的讲不完爷爷。” 讲不完原名叫刘金生,原来在物资局上班,退休后,就搬到刘家胡同和儿子住在了一起。午后,整条胡同的儿女们上班后,就剩下一帮老人,他们会集中在胡同中,一面向阳的高墙...
生存丨大搬运
读到小学四年级时,四嫚就敢往绑在树上的篮球筐里投篮球,可是,几个月后她就没了这种机会,因为她不用再上学了。她再有投篮球的气力,也只能干些庄稼地里的活计了。此后,她的身影就经常出现在田间和村街上,两条乌溜溜的大辫子在身后甩来甩去。 四嫚十八岁...
生存丨趁火打劫
一进入腊月,爆竹声就隔三岔五地响起来了。东边燃一束烟花,西边炸几声鞭炮。好端端地行走在大街上,脚下突地一声脆响,直把人吓得心惊胆战。四周一搜寻,不知哪家调皮的孩子,手举着一支冒烟的焚香哈哈大笑,衣兜里鼓鼓的,塞满了零碎的小鞭炮。 这时候,即...
旧味丨兴废洛阳宫
贞观四年,大唐各项事业蒸蒸日上,盛世之况已现端倪。 盛世当有盛景。盛景得大手笔。大手笔何处入手呢?李世民想到了前朝开建的洛阳宫。这个短命的王朝,眼界却不短,着墨洛阳这块风水宝地,委实大手笔。然而天不予之,宫殿墙土未干,大隋就完了。如今,时光...
旧味丨爱卿真能干
皇上总算动真格了。孔御史站在殿下,心里有了底。 皇上真是急了。半年里,因朝中官员的贪腐豪夺,东南西北都出现了民变,上个月连京城也冒出个近千人的队伍,还差点冲进皇宫。此种形势,傻子都能看出,再这样下去,本朝就要完蛋了。朝庭一旦完蛋,最先完蛋的...
旧味丨血路
青玉睁开眼睛,看到由模糊到清晰的一张脸,一张男人的脸。那脸上有一对浓眉毛,鼻梁挺直而端正。 “你醒了?”男人向她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洁白的牙。 青玉环视了一下四周,一个挂满兽头兽皮的房间,这是在哪儿呀?她问。这是清风山,我的地盘。男人说。 徐...
旧味丨李小龙大哥
其实他不叫“李小龙”,而和我一样,姓王,叫王小龙。 小时候,我们是非常要好的小伙伴。那时,村里刚接通闭路电视,家家户户都躲在房间看电视。周末播放了一部叫《精武门》的功夫电影,立即成为全村老少茶余饭后谈论的热点,他也被男主角的高超武艺深深吸引...
旧味丨犯忌
小清河一曲尚未唱完,就被虎啸天大声喝断。两个胡子冲到石台上,不由分说把他捆起来,如同待屠宰的豬一样,吊到山洞前的槐树上。虎啸天脱下一只鞋,照着小清河脸上拍下去,小清河眼睛顿时模糊起来。 那一年小清河十六岁。家里为省下一张吃饭嘴,把小清河送到...
旧味丨泥巴饼
泥巴饼,泥巴饼,好吃把面省,胃里吃出个大窟窿。 儿歌是女人编的,唱给孩子們听。那时候,家境还不错,虽无大鱼大肉,却也衣食无忧。后来就打仗了,一拨当兵的杀过去,又一拨当兵的杀过去,步枪拖着哨声,机枪一扫一片,苞米地里滚满尸体,肠子缠上了树枝。...
旧味丨一棵椿树的存在方式
地坑院的日子很缓慢。 太阳从窑脑上开始,在院子里一寸一寸地挪,从东墙挪到西墙,才过去一天。 在这一天里,娘可以做很多事。跟着生产队的钟声下地出晌,回家做饭,喂猪喂鸡,缠线纺花,洗洗涮涮,纳鞋底,补衣服袜子,还有,打大姐。 和哥的瘦弱文静不同...
旧味丨忘不了的人
人面疮是一种怪疮,长得像人的五官,有鼻子有眼睛还有嘴,一般是长在胳膊或腿上。但阳都大户袁家的小姐袁雪芬却在左太阳穴部位长了这么一个毒疮,光滑的面部又突出了一张高低不平的小脸,显得其丑无比,狰狞恐怖。每到半夜时分,那张小嘴便张开,整个疮面显示...
旧味丨孟三爷的徒弟
孙兴的接骨手艺是和孟三爷学的。 孙兴说,他15岁那年上山采松塔,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好几处骨头都断了,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哀号到快天黑,让在山里住的孟三爷发现,当时就把骨头接上了。等他好利索了,就拜了孟三爷为师。 有人马上摇头说,孟三爷那个孤...
旧味丨隐情
于国栋年轻的时候念的是日本人的国高。 那年在自己长到可以念书的年龄后,是那个一辈子抱着旱锄头的于双玺硬拉着他的耳朵,去了五常堡日本人办的国小。 于双玺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儿子通过念书,脱离干巴巴的土地,过上好日子。这样的念想简单而务实,哪...
醒俗丨爷爷的墓碑
小伟没见过爷爷。据说,爷爷很盼着有个孙子。 小伟听大他10多岁的姐姐回忆她和爷爷的故事。爷爷的大手怎么灵巧,带她去郊区玩,用高粱秆外皮儿编蝈蝈笼子,然后大清早去田里逮来蝈蝈关进去,摘黄澄澄的南瓜花喂它。 为什么在大清早呢? 大清早有露水,露...
醒俗丨情人
那个女孩儿全身上下似乎都是红的:红头发、红嘴唇、大红的披肩、朱红的高跟鞋,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脚一跳一跳,头发一甩一甩,等等,几分轻盈,几分妖冶。 可这个女孩儿不姓“红”,偏姓黄,名字也怪:“黄雀”,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个八个字的成语:螳螂...
醒俗丨强奸犯
“我不是强奸犯。”杵在吴冬面前,宋秀江沮丧的神情中有几分委屈。 “我是。”吴冬揶揄道,“我强奸杀人,政府怎么不判我个无期?我说你不是,我比法院还法院?老宋,提个醒,把尾巴夹紧了,比什么都强。” “我上诉,凭什么?” “再好不过,你上诉。” ...
醒俗丨没有任何借口
“爸爸,在七中我实在受够了!我想到实验中学去借读。”闫伟扔下书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说。 “又要借读?你不是说这个学校不错吗?”闫涛既吃惊又生气。 “那是刚开始我对这个学校不了解!”闫伟振振有词。 “这所学校怎么不好了?”闫涛耐心地问。 “这...
醒俗丨教师楼的故事
教师楼以前没这么乱。第一批入住的黄老师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厌恶,双眼冒着寒光盯着自行车棚里的那张麻将桌,那“哗啦哗啦”的洗牌声就像毒蛇的信子一样,正沿着她的发梢往后脖颈子里钻。 绝不能再让他们这样了!二十年前,政府为了提高知识分子待遇,在高中对...
醒俗丨绝不容许
隔壁老李家被偷了,老王比老李还要气愤。 老李反过来劝导老王:不就几百块钱吗?少喝两顿酒而已。从我家里偷不出金银财宝来,下回叫他来都不想来了。老李喜欢喝酒,十喝九醉,退了休更是。要不,那贼也不至于半夜从窗户爬进来,从床边老李的衣服里掏出钱来他...
醒俗丨开着宝马回家过年
时间过得飞快,又到了年关。虽然打拼了一年,但是今年依然是钱赚得不够多,房子啊,我的房子至今没买,不是不买,是买不起。 未婚妻李华打来电话,今年回老家过年? 我说,那是当然。 李华说,她们有的去海南过年,有的开宝马车回家过年,我们就这样寒酸回...
传奇丨灵丐
民国末期,西安民乐园是一方独特的天地。 那是一贫民窟。难民棚房门门相连、巷巷相交、房房相叠、路路相绕,人走进去就像掉进了低窄暗深的迷宫。 万义灏是民乐园的老中医。因宅心仁厚,好善乐施,人们都称其为活菩萨。乞丐侯三40多岁,癞痢头,牛眼,痴傻...
传奇丨瞿家馒头
来老街,得尝尝瞿家馒头。 馒头?馒头有啥好吃的? 是啊,馒头有啥好吃的?可瞿家馒头,你得吃! 瞿家馒头,选的是沂蒙的麦粉,用的是特制的酵母。出锅不缩,个个细白如雪,皮似蛋白,松软弹牙,香甜筋道。无需任何菜肴作料,细嚼慢咽,那新鲜的麦香味便在...
传奇丨盘龙枪
东篱之下,把酒黄昏。美人在侧,菊花满堂。 祁若峰已经醉了,却不是因为酒。 柳允儿舞罢一曲,不由得娥眉沁露,春俏桃腮,人人只道江南好,又怎敌这万种风情绕眉梢? 琴声立止,丝弦寸断。 “江湖从不寂寞,不论走到哪里,都跳不出你玄天圣手的掌心。”祁...
隐秘丨一把钥匙
过土墙,往西,上小山坡,一直走,见到两棵桂花树……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条信息,那几行字,会那么清晰地印在她脑海里,抹都抹不抹掉。其实,她只扫过一眼。 在她的小皮包里有一把钥匙。拿着这钥匙,往西,一直走,她就能像女主人一样走进第九栋两层尖顶小...
隐秘丨不像好人呢
张三带两个朋友出来玩,是两个美女朋友。路上,一个美女问张总:“张总今天怎么想到带我们两个出来玩?” 张三说:“想你们呗。” 一个美女说:“张总身边美女如云,会想我们?” 张三说:“还真是想你们,我们好久不见了,再不联络,就要生疏了。” 两个...
订阅全年
小说月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您的当前余额:234.01

确定购买 小说月刊2017年03期

杂志价格 ¥2.00

余额不足

您的当前余额:0.01

您的余额不足,现在去充值?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