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月刊 (2017年10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说月刊》由中国文联下属的吉林省文联主办1989年创刊,是当时全国最畅销的杂志之一,十几年后的今天,它又顺应了当前形式,引进私企资金,重新打造最有“才情”及“趣味”小说市场,是一个新的挑战,它永远引领小说市场的发展,让小说与通俗故事结为一体,吸引更多的读者。
电子价:¥2.00  原价:¥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第三只眼看文坛
我花了十月的一半夜晚重读了冯唐,然后又花了剩下的夜晚重读了莫言。莫言是地上长出来的,好结实。冯唐是天上掉下来的,我想他能飞得很远。 ——路金波说冯唐和莫言。 现在年轻人写长篇比较多,特别网络作家一上手就是长篇,哗哗哗一直写下去。 ——说起长...
畅销主义·给中国文学疗伤丨装在信封里的一生
著名小说家R到山上去休息了三天,今天一清早就回到维也纳。他在车站买了一份报纸,刚刚瞥了一眼报上的日期,就记起今天是他的生日。他马上想到,已经四十一岁了。他对此并不感到高兴,也没觉得难过。他漫不经心地翻了一会报纸,便叫了一辆小汽车回到住所。仆...
畅销主义·给中国文学疗伤丨耽书是宿缘
传说仓颉造字的当晚,有鬼哭泣——文字里藏有被泄漏的天机。文字写成的书在古时候金贵異常,刻在龟甲兽骨上的《诗经》《周易》只存在于王宫豪宅。写在羊皮上的一本《圣经》要用去三十只小羊。那时候,有一本书不异于现在有一辆奔驰600或是三桅游艇。那时候...
头题·特别推荐丨救赎
荧光粼粼的夜里,玛农路过旧物箱时突然被撞到,他吓了一大跳,拉开距离后,发现一个年轻人脸上挂着歉意。 “非常不好意思,我叫晓飞,在47层工作。”对方说。 玛农和晓飞就这样认识了,晓飞还送给玛农一根手工雪茄,晓飞说:“这个味道好,可惜容易灭火。...
专栏·四人行丨英雄
长征途中的铁蛋虽然只有十四岁,但参加革命已经三年多了。他的隊伍是一支小分队,二十多人,由于另有任务,落在大部队后面了。打仗的时候,队长不让他上阵,他如果坚持,队长就说:“等你有了枪再说吧!”从此他就盼望着能有一只枪,这就只能等缴获敌人的。 ...
专栏·四人行丨爷爷留下的问题
爷爷99岁那年,耳朵早就聋了,眼睛已经花了,腿脚也不灵便了,但依然很爱跟人说话。 做寿那天,儿孙辈共46人全部到齐。大家应邀相聚,无人闹别扭,无人摆架子,无人耍花招,却还是头一遭。虽然三叔是以“病假”名义回家,四姑丈、五表哥是“出差”路过而...
专栏·四人行丨飙车一哥
一哥名叫刘一,三十多岁。瘦弱,矮小,看上去病恹恹的。其实他没什么病,生就这副模样。父母身材都很高挑,他长成这个模样,心里难免有些自责,总觉得没有把他抚养好,对他自然就有更多的宠爱。 他有时候会自卑,总觉得自己不是相貌堂堂彪悍伟岸的男子,可越...
专栏·四人行丨一个反常的女人
大马在贫民住宅区租房住下后,很快就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这个三十出头、五大三粗的女人太反常。她牵着个名叫展志,年龄有三四岁的小男孩,与邻居说话谈到孩子时,她就高喉咙大嗓门地说:“这孩子是我收养的——凭我这德性,哪能生出这么好的儿子?” 没错,展...
官场丨丢包
再过一个月,账务科老科长就要退休了。财务科长一年经手的资金上千万,老科长退后谁接任科长这个重要的位子呢?刚从乡镇调任建设局局长的老张一时拿不定了主意。 这天,老张给财务科包括老科长在内的五个人开了个小会,布置了几项工作。会议结束时老张说,你...
官场丨文局长的一把火
文一新在教育局走马上任,人们一时议论纷纷。 有人说,文局长人其貌不扬,不善应酬,能在众多竞争者中胜出,肯定有硬关系;还有人讲,文一新不吸烟,也不喝酒,连县领导劝酒也不给面子,到教育局当一把手也就官运到头了。 一个月快过去了,有人發现,文局长...
官场丨娘煨的粥
爹没了,刘局长怕娘一个人在乡下孤单,好说歹劝,近乎绑架了,好不容易把老人家接到城里,跟自己一起住。 刘局长是孝子,怕老娘寂寞,特意从单位园丁老李头那里要来几盆花草,想让娘闲得慌了,就给这些花卉浇浇水,施施肥,找点儿活儿干,免得憋出病来。 刘...
官场丨领导的衣兜
二十年前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县政府给一位副县长做秘书。副县长姓王,大家都叫他王县长,虽然不是正职,但在日常称呼时副字往往都会被省略,就连王县长的父亲也称他为王县长。 那时的王县长四十刚出头,正值年富力强、干事业的好时候,因此我这个做秘书的...
官场丨送礼(外一篇)
星期一刚上班,局长就拿着一罐普洱茶放在局办公室小马的桌上,笑盈盈地说:“小马,你要少抽烟,多喝茶。” 小马受宠若惊:“局长,茶我有,我有茶!” “这可是好茶,你喝点试试。喝完了,我再给你拿。”局长说完,高兴地走出了办公室。 俗话说无功不受禄...
生存丨秦腔王的儿子
秦康是秦腔王——秦大富的儿子,20世纪90年代初出生在黄河上游的河湾村。湾子的形状近看看不出,远看才能看出来,十几户人家就像是被夹在黄河胳膊弯里的几只甲鱼蛋。 别看村庄小,却是正宗的秦腔发源地,男女老少都会唱几嗓子。不过,这得把秦康除外。从...
生存丨特殊训练
读大四那年,谈欣上学期还在拼学分,其中最难的一门课程是设计。这门课程是毕业设计的最后一公里,也是今后工作的实际应用,必须学好。但据师哥师姐说,这门课程有点变态,课程设置变态,老师变态,学生也会跟着变态。真有这么夸张吗?谁知道。 谈欣没多想,...
生存丨婚事
刘维三十出头,在外企打工,到了这个年纪,家里人对他的婚事便格外上心,过年回家,亲戚朋友问得最多的也是他的婚事。父母更是恨不得他能马上领个姑娘来家。面对大家的催促,他却不着急,还调侃道:“来年,我干脆租个女友,让大家都过个好年!” 转年春节,...
生存丨斗漆
四乡八村的人都知道,老王漆匠手艺好,人品佳,所以,油漆活计一茬接一茬,从来没个空闲日。 那一回,老王应邀去镇上一户正筹备嫁妆的大户人家干活。可是才走进后宅工坊,就听到有人嚷嚷,不行,不行,他的手艺都老掉牙了。 老王回头一看,嚷嚷的人是一位年...
生存丨被撕裂的幸福
早上起来,老人看见乌漆漆的桌面上摆着两个窝窝头和一碗小米粥,小米粥正热腾腾地冒着气。老人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是什么时候做的粥。他朝里屋的床上张望了一下,看见小花还在沉沉地睡着,脸上就露出了很深的笑意。肚子却在这时咕噜噜地响了起来。老人拿起一个窝...
生存丨猎手之道
听说收山多年的猎手老丁又要出山了,但这次不是去打猎。 老丁今年七十多岁,曾是方圆百里有名的猎手。但不知为什么,二十多年前的一天,他突然把那支跟了他多年的土枪一劈两段,金盆洗手了。 老丁枪法准,十枪九见物,只要在他的射程之内,无论什么猎物都很...
生存丨绿叶上的雾气
刚过9点,夏村就像蒸了半天的笼屉,突然被打开,热气四散。七月的阳光干净又毒辣,箭般射下,发出破空的噗噗声。绿叶上升腾起闪烁的雾气。 春花望着绿叶上的雾气,感觉耳边隐隐响起一支曲子,曲调不很清晰,她断不准是当年庆民牵着她的手走进县城一家商场时...
生存丨呢喃
老河是无名的,因为老,所以才称老河。它水滴石穿,从蛇子岭出发,拐弯抹角地灌溉缝岭的每一寸土地,一路激情,像一支浩荡的水兵,淌进大路洲的腹地;再由南向北,汇入两千余亩的缝岭水库。这些年,政府治理江河,兴修水利,人民的用水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与保障...
生存丨生存小小说二题
完美无缺 老梁家里有一个黄瓷盖碗,是件传家宝。最近等钱用,想出售。 消息传出后,有古董商找上门来,拿在手里端详了半天说:“嗯,货是好货,可惜碗盖有个缺口。” 老梁说:“给个痛快话儿,你能出多少钱?” 古董商说,若是碗盖没有缺口,这个碗能值十...
生存丨护秋
护秋从立秋前就开始了。 入夏,瓜果就挂起来,成串成排。苞谷、黄豆、谷子,饱盈盈的。红薯、花生,绿油油的。茄子、豆角,旺腾腾的。不护,就有人偷。 其实,护秋是这两年才有的事儿。以前,不护,人们不偷,口渴了,走到地头摘个瓜,薅个水萝卜,不算啥。...
生存丨害怕“但是”
村主任田耕什么也不怕,就是害怕石磊乡长说“但是”。 田耕在上初中的时候就知道“但是”是个转折词,前边儿本来说得好好的,说得良辰美景花好月圆,可是后边一用但是就糟了糕了,就否定了前边的珠联璧合气象万千,把人把事说得一无是处一钱不值。 比如老师...
生存丨留守女人
每天从工地上回来,累得身体像散了架似的,动都不想动,摸出手机跟槐花一聊天,什么苦啊累啊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水生这边没什么好说的,无非是楼到几层了,今天三十好几度,又搬了多少袋水泥。倒是老家的信息不断。这也正是水生需要的。人在千里,家在心里,...
生存丨霜降
霜降就快到了,天气骤然转冷。车旦车老汉经过一番艰辛,终于住进了崭新的大瓦房,他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但心里还不落忍,总感觉这幸福多少有点虚幻。 儿子车生呢,还真是个干事业的,他收拾完一切,又在一间房子的窗玻璃上开了一道带标牌的收费口,就等着...
生存丨小城寂寞
阿千想写一本书,给去世的母亲,可是没有人能够懂他。小城里的人都忙着挣钱,或者攀比新买的房子车子机子,即便有闲,也更乐得聊点别人的隐私八卦,所以给去世的人写一本书,听起来太文人气,大家顶多一笑,说一句闲得蛋疼,或者像阿千的老婆那样,直接骂他神...
生存丨回家
又过年了。小陈看着回家的人潮,心里酸酸的,眼睛不自觉地又红了。 小陈年年给父母承诺回家过年,年年都没能兑现,他心里既难过又愧疚。并不是他喜欢撒谎,也不是不想回家,在外面打工,钱没有赚到几个,老婆也没有,他实在没有脸面回去。 其实,小陈每年都...
生存丨寻找大卫
“二十年后重相聚,你最想见的人是谁?” 微信群里,群主刚抛出这个话题,群里就炸开了锅。 有人说最想见的人是曾经暗恋过的女生,有人说最想见的人是曾经“同桌的你”,有人说最想见的人是帅过刘德华的班主任…… 随着讨论的深入,“最想见的人”呼之欲出...
生存丨急诊
周四下午下班时,老B去厕所的时候,忽然感覺不舒服,这一难受,可把他吓蒙了!赶紧上网搜,一下出来几十页!没看几页,老B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 带上医疗卡和现金,老B夫妻打车来到县医院。一瞅见闲聊的人群中比较熟悉的老Y,老B便拉着他往门诊室赶。 ...
醒俗丨血光之灾
大清早,依民的右眼皮就嘣嘣地跳。右眼跳,災来到。 依民一下慌张起来。莫非真是“血光之灾”?他想起了去年和领导去五道坎子相面的事。那个身着长衫、眼锋锐利,胡子盖住了半拉脸的先生,鹰似的眼光在领导脸上聚焦了两分钟,幽幽地说:“你家祖坟南高北低,...
醒俗丨人间百态二则
故事与现实 吕娟看了看表,夜里10点钟了,七岁的女儿甜甜还不想睡。吕娟于是说道:“乖女儿,妈妈给你讲故事,讲完后一定要睡哟。”甜甜高兴得直拍手。 吕娟绘声绘色地讲起来:“有一位姐姐叫小芳,晚上刚走进小区门口就遇到了一个凶恶的歹徒。小芳姐姐忙...
醒俗丨朋友圈
好多人都喜欢在朋友圈晒图片,晒心情,晒生活,有事没事都拿个手机在手里,玩得特别开心。 曾聪明也玩起了微信,加入了朋友圈,每天不时掏出手机看看,看那些朋友的动态,看他们的图片,看他们的文字。 朋友圈里,好友发的图片,有的拍的是自己,有的拍的是...
醒俗丨暖心饭铺
暖心饭铺——胡同里四个红亮亮的大字跃入曲守民的眼帘,让他的心倏然暖了一下。就这儿吧。他搓了搓冻得发僵的手,快步走过去。揭开棉门帘钻进饭铺前,他回头看了一眼胡同口。天黑蒙蒙的,一个行人也没有,昏黄的路灯光里可以看见飞舞着的零星雪花,于是他长长...
旧味丨父亲河
他还没有从照顾父亲直至安葬父亲的疲惫中解脱出来,酷暑便接踵而至,今年的天气出奇地热,整个世界像灶台上的笼屉,把人熏蒸得无处藏躲。 难挨之际,老陈从居住的边陲小镇打来电话,邀他去避暑,老陈是他合作多年的生意伙伴,以前多次邀请他过去看看,由于种...
旧味丨孤本
老街人爱听琴戏。 早先,琴戏是从鲁西北传来的,一把二胡,两张嘴,半张床的地儿,就能从古唱到今,从天说到地,上到五帝三皇,下到孤儿寡妇,水浒瓦岗西游,白蛇梁祝包公……得啥说啥,说啥像啥。一人说唱,余者伴奏,行腔深沉,咬字真切,或取笑逗乐插科打...
旧味丨对头
福盛饭庄掌柜许文明待人宽厚,乐做善事,饭庄菜肴品种丰富,有御厨主理,价格又低,整日门庭若市,座无虚席,很快超越隆盛酒楼,成为赊店餐饮业的龙头老大。 发了财的许文明自己十分简朴,施舍起来却很慷慨:每年春节,他都要挑选二十户贫苦人家,送去米面肉...
旧味丨坐火车
大麻石上,火灵唾沫飞溅地对围坐在他身边的我、木林、冬娃、春狗炫耀他看到的火车:“那火车好长哦,哐当哐当,哐当哐当,一直往前跑,看到我大姐喊我回家吃午饭了,还没看见尾巴……” 火灵有四个姐姐,他大姐嫁到离家四十里远的绵阳火车站边上,暑假时,他...
旧味丨匠人
毕一刀是远近闻名的乡下剃头匠。近年来他不再开铺子,专给死人剃头刮脸,听起来不太体面,生意却上手,收入也不薄。 村里人盼望左邻右舍谁家有喜事,毕一刀却念叨着谁家死人。 毕一刀的手艺是从他爹毕石头手里传承下来的。毕家剃头的绝活是刮脸剃须。那时候...
传奇丨刽子手
夏一刀过去没少杀猪,也没少杀牛羊,可是他还从没有杀过人。夏一刀很想杀人,他觉得杀人才叫过瘾呢!杀人偿命,夏一刀心里清楚。 不过,这杀人的念头,像小虫一样驱不散、赶不走,让夏一刀备受煎熬,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前去求助高人指点。大师看了看这个面无...
传奇丨私塾先生
先前桑槐坪唐氏祠堂里有一私塾,几桌几椅,很是简陋。私塾先生为村里一老学究,长须飘飘,一步三摇,才学渊博。祠堂高大深邃,每日里书声琅琅,平添田园几分雅趣。 老学究年逾六旬,面容慈祥,执一铁尺教鞭,四书五经堆砌台前,自有几分威仪。而学生中桀骜骜...
传奇丨一掌教子
高一掌抬起右掌,暗自运气,一掌拍在桌子上。一张上好的龙檀木八仙桌顿时四分五裂尘屑飞扬。江湖上号称“高一掌”的确不是白叫的。 果然,刚才还像一头昂扬叫驴的高飞,瞅着一地碎木条儿惊得说不出话来。 高一掌这一掌,是威慑儿子呢,成心要让儿子看看,谁...
隐秘丨绑架
这一周天气十分闷热。时代小区有几个孩子接二连三被离奇绑架,更给整个小区罩上了巨大的阴影。 周一,8号楼吴明12岁的儿子吴烁突然失踪。那天下午,去学游泳原本7点前就该回到家的吴烁,都8点半了还没见回来。吴明给泳校打电话,教练说孩子6点半就回去...
隐秘丨女歌手和梦想者
他喜欢听歌,喜欢听女歌手唱的,著名的,年轻的,未婚的。他有梦想,梦想有一天,能和他心仪的女歌手结成伉俪,尽管梦想十分荒唐。 有一位当红的女歌手,他没当面亲眼见过,更没有交流过。但在手机里,在电脑上,他天天和女歌手见面。 他每天晚上下班回来,...
隐秘丨见义勇为
快客从高速公路服务区驶出。天气好,路况佳,车子风驰电掣般飞驰。 一车旅客靠着椅背闭目养神,有的已是昏昏欲睡。 突然,最后排响起尖利的女声:“干吗摸我?流氓!你这个流氓!” 说话声中,一个长发圆脸大眼睛的娇美姑娘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往前走。 ...
隐秘丨尴尬的酒局
诗歌沙龙最红火时,我常常到乌镇去。那儿有诗歌沙龙酒坛四大金刚——赵、钱、孙、李。每次去,他们都自掏腰包,轮番安排我这个群主喝酒,不喝个天昏地暗,绝不罢休。 一晃,诗歌沙龙解体三年了,我这个曾经的群主,已经淡出了诗坛。闲得无聊,突然想起四大金...
隐秘丨病态
男人灰头土脸地到派出所报案,说自己掐死了个女人。 男人是当地一家深加工企业的老板,有一定知名度,派出所所长觉得人命关天,立马带人拉着他赶到现场。 豪华的套房里,没有死者的任何蛛丝马迹。所长逼视着他:你是不是在忽悠我们? 没有啊!我真的把她掐...
隐秘丨孤鸿
王少卿快到东坡先生家时,看见一个小姑娘站在一块尖尖的石头上,正踮着脚往后窗里看,他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小姑娘转头看见他看着她,脚下一乱,从石头上滑下来。她提了提裙子,害羞地瞟了他一眼,飞也似的沿着一条树林荫翳的小道溜走了。 这是他第二次看见小...
订阅全年
小说月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说月刊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说月刊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郑重声明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