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月刊 (2016年12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说月刊》由中国文联下属的吉林省文联主办1989年创刊,是当时全国最畅销的杂志之一,十几年后的今天,它又顺应了当前形式,引进私企资金,重新打造最有“才情”及“趣味”小说市场,是一个新的挑战,它永远引领小说市场的发展,让小说与通俗故事结为一体,吸引更多的读者。
电子价:¥2.00  原价:¥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第三只眼看文坛
严歌苓:我曾经讲过,你把小说交给一个电影导演,就不能够再期望特别多,让他一定要还原我作品的原意,因为每个电影导演在一部小说里看到令他激动的因素是不同的,他用哪个因素来拍一部电影,他截取了哪个断面或哪个部分是不能强求的。 ——严歌苓说:“有的...
头题·特别推荐丨中国被
美智子种燕麦,和丈夫小野一郎共同扶养两个孩子。大的叫五一,二的叫六二,均是从他们的生日撷取的名字。五一年长六二三岁,在日本他有继承土地的权利,而六二没有,六二在户籍上是次子,次子都没有继承权。 一郎曾为这事苦恼,美智子更苦恼。六二体弱,她不...
专栏·四人行丨翰林弄
龚老板何许人也? 大名龚传仁。 其祖上做过鸦片生意,曾富甲一方。到他父亲这一辈做的是棉布生意,因为行业竞争,生意场上得罪了日本人,被黑龙会的混混暴打了一顿,落下了残疾。因此,龚传仁恨透了日本人。 龚传仁继承了父亲的家业,依然做棉布生意。龚传...
专栏·四人行丨灯爷
一天凌晨,局一号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机场接一个大电视台的摄制组。我没顾上洗漱,急忙打局驾驶班大刘的电话。我洗漱毕,大刘的别克商务车也正好到了楼下。路上,再眯上一个回笼觉,别克商务车就到了机场。拿着接人牌,守候在出口处,觉得还有些困。 一会儿,...
专栏·四人行丨今世缘
病房外,雨水“哗啦哗啦”地下个不停,好像一直在攻击母亲的身体,母亲的气色一天不如一天。 儿子在病房外,一趟一趟地来回走,雨水仿佛打在他的心上,他静不下来。 “妈,我在上海电视台再发个寻人启事,寻找父亲,你看可以吗?”儿子自打母亲住院开始,就...
专栏·四人行丨往返
一 暮色渐起,少年趴在自家的羊圈上,开始数圈里的羊。数了一遍,又数了一遍,少年就把眉头皱在了一块儿。怎么会少了一只? 少年跺了跺脚,迅速跑进里屋。一屋子的黑暗铺天盖地向少年涌过来。奶。少年摸索着,拉动拉线,橘黄色的灯光迅速铺满整间屋子。墙脚...
官场丨道歉信
康镇长上任第一天,就到该镇最偏远的魏家沟村及相邻的几个村去走访困难群众。 魏家沟及相邻的几个村,原来交通十分不便,村里的很多城里人稀罕的农副产品都运不出去,村民的收入也增长缓慢。但他们不等不靠,经过几年的苦干,几天前终于修通了一条长5公里的...
官场丨人间笔记
咱是干什么的 孙副县长本来是不认识这个所谓的张总的。什么张总、李总的,这之前,这些带总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碗里的“菜”——但这次不同,这次的这个张总,是市里的一位领导的夫人的弟弟介绍的。这个“弟弟”颇会“来事”,这个“弟弟”的姐姐据说更会“来事...
官场丨老王办厂
50多岁时候,老杨办了一家印刷厂。 开始的时候是小打小闹,只有一台八开机,一台切纸机,七八个人。印些单色的票据、作业本等零杂件。 2002年,政府在城郊划了一块很大的地,这块地被称为工业园区。政府提了一个响亮的口号,叫招商引资、筑巢引凤。为...
生存丨大暑
天热得狗卧树荫下吐舌头。我在聒噪蝉鸣中想到一个好去处,只等下班出发。 忽然云遮骄阳,电闪雷鸣,雨大如天破。一支烟的工夫,又见云退雨收,彩虹横空,夕阳熔金。 不迟疑,立即下楼出发。我的“马驹”携带风声,向水库去。雨并未散去空气中的闷,这样的天...
生存丨回归
离村庄约有一里路,我让司机停下车,我要步行走回家。我的秘书——俄罗斯女郎卡洛娃要下车陪我,被我挡在车里,她太招眼了。 我穿着一双老北京布鞋,上身纯棉白布衫,下身纯棉青色裤,年龄大了,怎么舒服怎么来。这身打扮,要不是跟在我后面的那辆奔驰车,谁...
生存丨一路奔跑
6点。 天还漆黑一片,冬日的天亮得比较迟。林平穿上了一身运动装,开始了他又一天的奔跑。 五年前,林平来到这里,这个刚刚建设中的商务区。那时,这里还是片泥地,密密麻麻的脚手架搭起,像一张张纵横交错的蜘蛛网。 得了重病,在床上瘫了三年的母亲过世...
生存丨铁厨子
早先,老家办婚宴,大都请来三五乡厨,在自家搭棚筑灶,将桌椅当院摆开。宾客围桌而坐,乡厨操锅挥勺,帮工穿梭上菜。酒菜飘香四溢,满院人声鼎沸。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宾客们咂嘴剔牙,谈论最多的是乡厨的厨艺。 当时,大多人家的日子,本就过得窘迫,...
生存丨收藏
在老街,喜欢收藏的主家很多。乱世买黄金,盛世喜收藏,日子过好了,手里有了钱,玩收藏的人越来越多了。老街搞收藏的各式各样,大到古宅庭院,小到针头线脑,收藏什么的都有。每到周末,老街东大街上就被各种卖藏品的摊位挤满了,想弯下腰来问问价钱,屁股都...
生存丨父与子
老马是在Q城读的Q大学。毕业那年,他志愿回乡,稀里糊涂地成了名牌大学毕业生就业的典范。光环没多久就消失了,他也兴致勃勃地踏上了回家的路。到了县城,他再次请求下到基层。最后,他去了乡下的一个农机站。农机站距离他的村庄只有五公里。他如愿以偿。上...
生存丨儿子的味道
娘打电话说,要来郑州看他。他说,娘,别来了,你老人家身体不好,长途跋涉的,万一有个闪失,可怎么办?娘说,不要紧,我还走得动,再过几年就没有机会去了。 劝不了娘,她还是一定要来。坐上了车,又用司机的手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四个小时后到达郑...
旧味丨绝杀
森林、溪流、野兽、珍禽……当杜老四误打误撞发现这座美丽的山谷时,他的一颗心几乎就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他跳下马,端着老洋炮,小心翼翼地东张西望。在确信这里的确没有半根人毛以后,他立刻朝天砰地放了一枪,大声喊道:山神爷,感谢你!这里的一切都是老子...
旧味丨智取
吴管家悄悄地进了门,双脚定在了离门三步远的地方,低眉垂手,默然不语。 堂上,海爷正给老太太侍奉汤药。海爷瞄了管家一眼,回头,又小心喂了老太太几口,顺手把碗递给了一旁的丫鬟。 海爷伺候老太太时,谁都不许到跟前说事儿,天塌了,也得等他伺候完了再...
旧味丨我们对纯文学的抛弃太快太彻底
大概是三个星期以前,有个法国出版商叫菲利浦先生来北京。我问他,你们法国有网络文学吗?他就问什么是网络文学,翻译费了好大的劲把这个意思传达给他。他说没有,有跟读者互动的写作方式,但是没有像中国这样的网络写手群和网络文学读者。还有去年跟奥地利的...
旧味丨东坡肉
四十多岁的老楚,是炊事班的头儿。 这老楚,可不简单,曾见过大世面,曾是南京著名酒楼——品世阁的掌勺大厨。 鬼子攻南京,一发炮弹,品世阁就变成了瓦砾。同时,也有炮弹飞到老楚家中,妻儿老小连同家产,一起消失在战火里。老楚逃了出来,手里掂着一把菜...
旧味丨危难成佛
方圆四百里,人人都称他为“活菩萨”,邵仁义自己也感觉当之无愧。自私是人的本性,可祖上积攒下来的财产都被他用来救济贫困,布施僧道,修桥补路了,他自己却节衣缩食过着清苦的日子,这样的善举天下难寻。“活菩萨”被人们叫得久了,邵仁义就渴望自己成为真...
旧味丨旗袍
我总是忘不了村上的胡老婆,虽然她至少去世已有四十多年了,至于具体是哪一年,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她的名字几乎没有人知道,就是那个胡姓,也不知是她的夫姓或是本姓。在我只有几岁的时候,她的年龄就有六十多岁了,既无丈夫,又无儿女,孤独一人地活着。...
旧味丨偷芦荟
上初中时,班里有个女孩叫李春芽,长得眉清目秀,我们男孩都喜欢她。 有天李春芽削铅笔时,把食指削了,老师用纱布给她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同学们都关心她,问还疼吗,这让她难为情。 胡振山说,能不疼吗,十指连心呢。我堂叔家有云南白药,治伤口很管用,你...
旧味丨后半句话
民国初年,雾蒙山一带土匪猖獗,打家劫舍,杀人越货,民不聊生。那时的官府只管向百姓摊派所谓的“太平费”,并不真心剿匪,象征性地派兵到村寨串串也就是了。若真剿灭了土匪,“太平费”更难收缴了。 百姓灾难深重。 雾蒙山下有个本分的农民叫王五,当老婆...
醒俗丨作价
东升把风铃给强睡了。 工地会餐,东升酒喝得上了头,人在半醉半睡半醒间,下半夜起床撒了泡尿,回工棚时摸上风铃床,借酒劲把风铃狠狠地办了。 本来黑夜里床上的私密事,当事人风铃又肯吃哑巴亏,外人也只能装聋作哑,偏有人看不过眼,捅了出去。工地上就刮...
醒俗丨三年
她和他是一起考上大学的。他们俩成了这个美丽小镇走出去的仅有的大学生。 四年时间,他们俩一起在大学校园里度过。她喜欢浪漫,而他喜欢读书,她就默默地陪在他的身边。毕业时,她依然回到那个美丽的小镇,在那个青山绿水的小镇上当上了一名老师,而他却以优...
醒俗丨门锁
腾龙小区住着28户人家。小区很小,设施老旧,但这里的公共服务设施一应俱全,生活非常方便。多数人家在南部新区已经拥有了住宅,却不愿意搬过去。 住在这个小区的人家都是本分人家。这样和谐的环境,哪个愿意轻易放弃呢? 许明亮住在二单元,顶楼。没有电...
醒俗丨问路
孙庄是从南边进城的必经之路,也是一个多岔路口。往北,进城;往西,是云湖景区;往东,通往绕城公路;还有一条岔路,往东北,夹在进城和通往绕城路之间,是到赵家庄的,它是一条断头路。 这么复杂的路况,开到这儿的司机,大多会犯迷糊。停车,辨方向,虽然...
醒俗丨百合饼
赖何天年过不惑,依旧是形影相吊、独来独往。在湖南俗语中,年纪大又没动过婚姻的童男子,称之为“老伢子”。 不是他身体有什么残缺,不是他没有安身立命的职业,而是他压根儿就对找女朋友、结婚这种俗事,没有什么兴趣。 父母着急,他嬉皮笑脸地说:“六月...
醒俗丨相忘于江湖
我认识老蔡,是在夜总会的包厢里。那次,是一个当大老板的老乡做东。 大老板和老蔡不断地在招呼陆续而来的客人,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老蔡的。老蔡也是老乡,是大老板的助理,刚开始大家比较客气、拘谨,免不了蔡总前蔡总后的,但是几杯酒下肚,老蔡就嘟嘟嚷...
醒俗丨雕塑
戴希尼下班途经广场时,见一栋楼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有两三百人。戴希尼下了车,问队伍中的一个人:“排队干吗?”那人摇摇头:“不知道。”“不知道还排队?”戴希尼笑了。队伍中的一个女人说:“据说是一公司送购物券。”“送多少?”那人摇摇头。戴希尼也...
醒俗丨隔岸观火
人老了,骨头就疏松。 老人在外面散步的时候,路滑,不小心摔了一跤。老人求救似的往周遭看了一圈,路过的人都目不斜视,步履匆匆,没一个过来搀扶的意思。 我不该为社会增添负担。老人咬了咬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自己从地上撑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家里移。...
醒俗丨一面
这个故事开始的时候是十多年前。 那天下午,我正在一个工地上捡瓷片,手机突然响了。 工地上的挖掘机轰轰隆隆,我站在四五米深的地槽里,眼前是白亮亮的古代瓷片,我一次次估算好挖掘机的运动频率,精确地一次次冲到它的“爪子”下,从渣土中薅下瓷片再急速...
醒俗丨你我之罪
兵走进宅院,宅院寂静无声。牛安然地嚼着枯草,雪花飘落一地。这里仿若世外桃源,可是兵知道,几分钟以前,一名叛军逃了进来。也许叛军早已翻墙而逃,也许他藏在牛棚里,藏在地窖里,藏在大树上,藏在某扇门的后面,甚至,藏在一片雪花下,一粒尘埃里。兵全神...
醒俗丨顺时针,逆时针
据说上了年纪,最好的锻炼方式就是早上散步。这散步也有讲究,早了不好,说是夜间的暮气尚未散尽。太阳大了,晒出一身臭汗,也不好。最好是太阳刚出来时,一是可以欣赏到东边日出的景象,二是初生的阳光具有天然蛋白,通过那一照,空气清新了,吸进去大有好处...
传奇丨墨中白小小说二题
乳娘 泗州城没有人不知道乳娘的。 见过乳娘的人,不相信她有五十岁(还有人传说六十岁),都猜她二十刚出头。 乳娘白,人皮肤一白,就显嫩。乳娘看上去年轻,还有胸前那对结实饱满的乳房,一点也不像是个老年妇女。说起来,发生在乳娘身上的奇事,一天一夜...
传奇丨多虑赵匡胤
这天中午,赵匡胤正在用膳,快马来报:南方下了一场透雨,持续半年的旱灾彻底解除。赵匡胤大喜,破例饮了酒,然后又叫来几位大臣,一起到汴京城外打猎。 到了猎场,好一会儿,君臣才发现一只兔子,于是急忙搭弓,拉箭,瞄准。与此同时,赵匡胤低声数道:“一...
传奇丨飞虎泪
傍晚,梁老俵通常要挑着鱼丸担子走过黄草冈。 那黄草冈介于武邑城南和松树崟之间,疯长了蓬蓬勃勃的猫毛草,朝晖夕照下,流动着金黄的波浪。 这日向晚,梁老俵脚跟轻快,一步三摇。他今天卖出了二百碗鱼丸,精光滑净。一三得三,二三得六,整六百文铜板装入...
隐秘丨地址不详
张晓蕙提起笔,咬了咬唇,唇是红的,欲说还休的那种红,这话,是男人夸她时说的。 当时张晓蕙还开了句玩笑说,欲说还休?这年头女人欲说还休在你们男人眼里值几多钱啊?张晓蕙一向是不开玩笑的那种女人。 男人怎么回答的呢?男人捏了她一下红唇,说,起码不...
隐秘丨纸魅
“快,快呀,出事了!”走廊里已经乱成一片。 有人推开门歇斯底里闯进来,朝她大喊:“快,快呀,海平跳楼了!” 她忽地站起来,脸上的笑尚未来得及散尽,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那人早已扭头远去。崩裂中,她顾不得如潮浪涌的晕眩,匍匐向前,挣扎站起,错乱...
订阅全年
小说月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文章

小说月刊

文章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购买文章

小说月刊

文章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