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花

山花 (2021年11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山花》因其鲜明个性和开阔视野而富有冲击力,曾被誉为纯文学月刊中“四小名旦”。长期以来,由于高举文学精神的旗帜而得到读者...     展开
原价:¥18.00   促销价:¥10.8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小说驿丨团圆酒
1 十月初八,元英婶妈一个人,头脸裹着我妻子送的红牡丹丝巾,快脚快手,走在高高的小澴河堤上。初秋大水退去,唉,比起从前悬置在乡亲们头顶上的大水,这也好意思叫大水呀。镇政府派修路公司的小伙子开着铁公鸡一般的挖土机来整修河堤,又在堤面铺上水泥。...
小说驿丨哪吒
哪是所有的回去,都能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能是奢望。不能,多为不及。来不及,或措手不及。它最终又会造成归来者心绪上的混乱。 这次回去正是这样。 此前,我独处租屋,面朝那扇并不宽敞的落地窗,感受着背阴的冷冽和世界之亮。一朵忽浓忽淡的云,碍眼地挂...
开端季丨小隐
那天晚上,我砸门进入丁建华轻易不让人进的小书房,拿了砖头大小的一坨钱,用黑色垃圾袋包好,放到旅行包隔层里,填上七八件常穿的衣服,枯坐一夜,天一亮就打车出城了。晓敏没骗我,坪山石化加油站下车,走个把小时毛路就到南怀村了。一条灰白色土狗在村口迎...
诗文间读丨犹将爝火照琴弦
一 1912年,金克木出生。这个时间点,客观意义上没有经过清朝,或者笼统说,没有经过封建时代。不过,近代中国变化万端,前代往事并不随风而逝,仍然会给后代造成重大影响。抗战之前,金克木自言,留下了“五次革命失败的精神压抑”——“戊戌”“辛亥”...
散文随笔丨《赖活》
题记:每次想到要讨论《赖活》,就想,我有一堆赞美的话要说,但我立刻又摇头。这部片子里有太多闪避的谬误。面对事实,我们无法置身事外,但面对历史,我们又必须置身事外。希腊人确切地告诉了我们应该如何行事,如何正常地说一个美狄亚的故事,一个安提戈涅...
散文随笔丨反抗与施暴
一 正德皇帝朱厚照是个颇有争议的皇帝。 后世谈论历史人物,但凡说有争议,往往代表他在正史上声誉不佳。朱厚照已不仅是声誉不佳,简直成了国家公敌,被后世树为昏君典型。他好玩,建立豹房,肆为淫乐;又尚武,曾与猛虎搏斗,又曾溜出关外,亲自调兵对抗鞑...
散文随笔丨时间:艺术的一种迷思
关于已逝的,将逝的,未来的种种。 ——威廉·巴特勒·叶芝《驶向拜占庭》 1、絮语者 法国人罗兰·巴特身份众多,他自称:“我是随笔作家,因为我是脑力劳动者。我也很想写作中篇小说,但是,我在为自我表白而寻找一种写法...
散文随笔丨湿地公园或贵阳后记
湿地公园·顾名思义 顾名思义,她从早到晚都滋润 多难得,寸土寸金的时代,她公开 让闲情逸致保持常绿之势,相对于 饱暖后的形影和热闹的夜市 三三两两的路灯始终算少数派,相对于 路灯这种人为之光,能见的黑暗 显出了另种普遍性 我们静坐...
散文随笔丨净罪颂
净罪颂 笑不是突然笑不出来的, 而是被哭,哭丑了。 绝望不是突然恶化的, 它装在胶囊里,像小剂量的解药。 一个人不是突然死去的, 而是一边忍着不死,一边一寸寸地死。 一个人要到很晚很晚的时候, 才肯脱下满是刀痕的身体, 用火焰搓洗灵魂。 亡...
散文随笔丨皈依
皈 依 像海,本具自足,却生而孤独 在孤独里起舞 默许 一个宇宙无中生有 在抽离疼痛之间 学会了和自己握手言和 相濡以沫 不再幻象丛生 不再爱恨交集 尘埃 在存在之外落定 空 风把我吹进自己的身体 像一粒词语 急切寻找表达的出口 像一张纸 ...
散文随笔丨2021贵州大曲杯“记忆里的味道”征文终评结果(各奖项排名不分先后)
2021贵州大曲杯“记忆里的味道”征文終评结果(各奖项排名不分先后)...
散文随笔丨故乡的大头青
在故乡所有的吃食中,我最惦记的,是故乡冬日的青菜。 故乡在江南,江河湖鲜,时令疏菜,名动天下者颇多,按说,怎么也轮不到一棵不起眼的冬日青菜让我念兹在兹,从前的美食名家如倪云林李渔袁枚等,更不会将这样一棵青菜放在眼里。 但我惦记冬日故乡的那棵...
散文随笔丨人间真味·渣面粑
第一次去他家,迎接我的阵仗,是十几口人忙着为一场见面,准备一种不朽的味道。三十年来,我一直都觉得,那是我命里的亲人们举办的一场仪式。不是仪式还能是什么? 桌子上的锑盆里有大半盆米粒,茶几上的瓷盆里有切好的火腿丁,铁炉子边的长板凳上是半盆豌豆...
散文随笔丨永远的黄豆
大豆,学名又叫豆菽。它作为一种极为平常的油料作物,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或用于生豆芽,或磨成浆,或制作成豆腐,从而再衍生出各种豆制品,真是不一而足。 在乡间长大,对于一棵棵豆苗的记忆格外深刻。把豆种点播到地里之后,隔上三五天,一棵棵幼小的...
散文随笔丨手撕腊肉的声音
在我的记忆里,手撕腊肉时,是有声音的。 灶膛里燃着青杠柴,火苗从锅沿蹿上来,锅里早已欢腾一片。腊肉被切成两三寸一截,在沸水中“扑扑”跳动。眼看火侯差不多了,母亲用筷子插进腊肉,把肉块叉起来,放进大碗里,摆在小方桌上,香气在屋里瞬间蔓延开来。...
散文随笔丨父亲的树
1 父亲在家门前的清岩坎下种了很多树,我不知是何树。后听父亲说,这是水白杨,耐活,随便插在泥土里,它自己就茁壮成长起来了。 的确,成排的水白杨没过几年就长得丰茂起来了,生出的嫩叶绿油油真如打了油一般,我们都很欢喜。问父亲这水白杨有什么用,父...
散文随笔丨乡愁,一串乌金黑的记忆
1976年,茅台酒厂的“红粮窖酒”产品更名为“贵州大曲”;也是这一年,我出生在赤水河畔一个偏远穷的小山村,一路听着贵州大曲的故事快乐成长。 1976年渐行渐远,2019年的时代大潮如期而至,我和“贵州大曲”历经43个春秋后有缘相聚在中国酒都...
散文随笔丨贵州大曲,夺眶而出的酱香记忆(外二首)
贵州大曲,夺眶而出的酱香记忆 那些多按捺不住的酱香 为什么沁溢夺眶而出的味道 还是一两碟小菜,一两盅小酒 还是父亲讲的那一段八十年代的故事,循环往返 只是他已越发苍老,那种挥之不去的记忆 越来越醇厚,如他故事中永远的主角 ——红粮窖酒。那时...
散文随笔丨贵州大曲
第一次拥吻你的时候, 我的味蕾咂出了惊异: 芬芳, 让我雀跃于鲜花盛开的草原; 優雅, 让我徜徉于千年酒镇的神秘; 微酸, 那是外婆留给舌尖的笑靥; 醇和, 那是家乡山水的春之曲。 五十年的记忆啊, 蒸腾着多少人的啧啧赞誉。 再举杯, 欢欣...
散文随笔丨秋声赋
火炉上酒壶已沸 桌上的两个酒杯业已斟满 你一如往常,梳洗,画眉 而后起身向外 深秋的旷野雾霭低垂 芦苇撒满了白霜 水面再没有起半点波纹 只有沙洲上成双的鸟儿 時而飞翔,时而停息 你深邃的眼眸凝望远方 望向那写在纸上的誓言和归期 冬去春来,已...
散文随笔丨心中有湖水
我又回到湖邊的老家 屋子里静悄悄的 一只水桶水汪汪地望着我 我忆起湖水甜甜的 它的胸怀使我安静 雨中的每一滴都至关重要 人们像当初一样与水无争 在一只瓦罐里相遇 我饮尽天色 回忆使湖水显得格外绵甜 我说过胡话,湖水也皱着眉头 整天整天的沉默...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山花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130.6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山花

杂志价格:¥10.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山花

杂志价格:¥10.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