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文摘·文学版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21年12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海外文摘》创刊于1984年,是一本贴近生活、透视海外的综合性文化休闲月刊。它专门介绍国外以及台湾、香港、澳门的社会万象...     展开
原价:¥20.00   促销价:¥12.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中篇小说丨小夜曲
1 郑华是早晨去买菜时生的病。她生病时,正走在红砖墙边上。一只手提着一兜子刚买的青菜。她突然感到不好。脑袋眩晕,下意识地用手扶住墙。后来有人说,她这一扶,扶得好,如果不是正在墙边,一只手扶住了,郑华有可能跌跤,跌跤了,就站不起来。这样后果会...
中短篇小说丨战争
1 白描是在无意间发现江冰有些不正常的。 那是周六的下午,两口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里面正在播放抗日战争片《奇侠》。奇侠真奇了,从城楼上一跃而起,飞向鬼子瞭望台。鬼子见他飞来,急忙用机关枪扫射。奇侠在空中挥出一掌。老天,鬼子竟被隔空震死。这简...
中短篇小说丨老人的湖
老人举起望远镜努力搜寻,随着镜头的移动,蓝天白云映衬下的湖面,碧波荡漾,时而有鸟游弋,时而有鸟飞翔,为水天一色的湖点缀出独特的灵动。 老人的眉宇间不禁抖动了几下,放下望远镜,脸上不免流露出一种失望。 春天如同苏醒剂,催生了老人生活的屋船周边...
文化散文丨《玉堂春》,洪洞到太原的遥远路途
洪洞。 监狱。 苏三离了洪洞县,每当唱起这句词,竟然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可离了洪洞县,苏三将踏上什么样的路途却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 1 身披锁链,肩扛枷锁,我被囚禁了的身子沉重得很。抬腿迈出了监狱的门,猛然觉得一束光直直地打过来,刺眼,我想...
文化散文丨历史的脚印
一 去年春三月的一天,天上飘起小清雪,雪花纷纷扬扬的,身后雪窝留下两行浅浅的脚印。我走进坐落在北京东城区五四大街29 号的北大红楼,从楼上依稀可见故宫东北角的角楼,在瑞雪中,飞檐斗拱肃然,宛若静静的历史见证者。 北大红楼是座百年建筑,没有故...
文化散文丨稻乡惦记
人,可能存在选择性记忆吧。这些年,我忘了很多东西,稻乡米粮事留给我的印象却一直清晰如昨。 一 那是一块大山与大水之间的丘陵地带,山是千里大别山,水是皖河直奔赴长江而去。 在山峦与溪流之间,有一些高低不同、大小不一的平地。是一代又一代的前人,...
文化散文丨牛天岭上向家村
这座山的名字,源于一个关于天降神牛在云雾山巅帮助山民拉犁耕田的传说。听后让人凄然的是,漫长岁月的人牛共度,耕耘播种,始终没能拉走山寨的荒凉与贫穷。这头神牛也终于累倒,化成石头卧山,仰天长叹。 深秋时节,我慕名登上800 多米高,面积约7 平...
生活随笔丨打结的流水
街尾杳音 街尾,并非街的尽头,恰恰相反,正是街的中央,而这一段基本熟稔的街段,在我们心目中才配得起整条街堂皇的名字——家汇街。家汇街中间被几条大的小的巷子打岔,打岔之后的街,依然完满。 所以,老九家理所当然被我们列为街尾,他的家已经接近蛇行...
生活随笔丨“毛中”那一年
1 1993年,我高考失利,考了375分(总分640),这既在情理之内,又在意料之中。当时高考的重点和普通本科录取率极低,想上大学普遍要经过高三复读甚至要复读好几年。我们学校虽说早些时候也曾经辉煌过,但那几年几乎连年“黑窝”(一个都没考上)...
生活随笔丨云上胡杨
那种苍茫的感觉,是慢慢涌上心头的。 将军楼公园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西北,建于2009年。好友刘青在车上介绍,公园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青藏公路建设指挥部旧址将军楼及慕生忠将军纪念馆为核心,以纪念青藏公路、青藏铁路、军垦拓荒戍边及格尔木发展历史...
生活随笔丨尊胜别院
人的去向有时难以言说,某一段时间,你是松邻竹友、烟视蛇行,还是狐朋狗友、放浪形骸,都如神秘的图腾,嵌入生命的肌理里。 泉州开元寺是我常去的大丛林,实则被一种清晰的力量牵引着。“桑莲法界”前,菩提树的叶子叶柄细长,叶脉清晰,它清醒地梳理了人间...
生活随笔丨母亲的沙家浜
去往沙家浜之前,我犹豫了好几天。住在小城西端的我,始终没敢用微信或者电话,告诉住在小城东头的母亲,她可以趁此机会和我一起到沙家浜走走,看看,重温自少年时期就根植进她灵魂的梦想和期望。清早,我独自打着伞,迎着哗啦啦啦下得很大的雨,出了门。阻止...
生活随笔丨穿过奥森北园的秋天
一 我站在阳台上看奥森——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看见一团红,火一样的,然后是一片青翠连着一片青黄,再是一片紫红连着又一片青翠。就这样连绵而去,丰富的色彩开始涂染整个园区。奥森的秋天到了。 洒满阳光的下午,我走进了奥森北园,找到那最早看到的一团红...
生活随笔丨弯弯的目光
1984年,是我们家庭的转折点:我考了本科,犹如一颗流星,划破了村庄的夜空。在当时,我是我们村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堪比旧时中状元。 我的父母接受着全村人的恭维和道贺,这种突然而至的恭贺不断加载,渐渐超出了他们的喜悦值,渐渐拔高了他们的满意度。...
生活随笔丨家乡的年味
临近腊月,随着过年的脚步越走越近,在外漂泊了一年的游子,带着浓浓的思乡之情,踏上了归途,迫不及待地奔向那座熟悉而充满温情的农家小院。 清晨,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一縷阳光已经挤过窗帘的缝隙,映射在墙壁之上,于是,赶紧穿衣起床,带着妻子、女儿、...
生活随笔丨故乡书
我一直认为,一个离开了家乡的人,才会拥有故乡。一个一辈子没有离开家乡的人,是没有故乡的人,他(她)也沒有乡愁。对,我就是一辈子没有离开家乡,也没有乡愁的人。 毕飞宇在他的纪录片《文学的故乡》开头就说,他是一个没有故乡也没有乡愁的人。他的没有...
生活随笔丨女友来到了咱海岛(外一篇)
1982年的夏天,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东海舰队某基地的海军防化连当指导员。 我这个北方兵,初到南方,还真有点不适应。天气闷热潮湿,即使坐在办公室里,也会使你大汗淋漓。天热得像火烤似的,一点儿不夸张地说,十几分钟就得用大盆儿凉水,从头浇到脚...
生活随笔丨青葱岁月
1990年秋季,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我收到了那张迟到八年的充满酸楚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几天后,我背上行囊,系上叮咛,离开了那个曾经生我养我的僻远农村,来到了省城,梦幻般的跳入了一所大专院校的“龙门”。 为了表示对新生的欢迎,校同乡会特意为我们...
生活随笔丨百年碉楼
英利镇昌竹园村,位于雷州市与徐闻县的交界处,是雷州半岛古老的村庄之一。然而,更吸引我驻足凝视的是挺立于村前的与现代乡村极不协调的百年碉楼。或许,它早已习惯无人问津的尴尬,但在旁边几棵盘根错节的老榕树的陪衬下,当年壁垒森严的风骨难以掩饰。 碉...
生活随笔丨电影梦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国内电影已经进入成长期,不少经典电影集中在我们农村放映。农村条件差,放映都是露天的,一般在村里比较集中的小学操场上栽上两根大楠竹,挂上银幕,架起放映机,只等天黑就准时开始,看电影的人坐的、蹲的、站的都有。当时,电...
生活随笔丨糖,不甜
我不知道小孃生于哪天,我只知道她大我一轮,属马的。 爷爷、奶奶共生养了4个孩子,在我记事的时候,姑妈早已远嫁他乡,父亲是老二,爷爷最宠爱的小爸也已成家,小孃那时还未出嫁。 小孃是家里最小也最受宠的孩子,从小没吃过什么苦。爷爷曾在东门开过馆子...
生活随笔丨竹林晨曲
鸟声轻啄南窗,吵醒了阳台上贪睡了一夜的绿萝,渐明的天色挑开了家家户户的门帘,清晨的第一缕霞光悄悄挤进窗棂的罅隙,一并溜进来的还有沾着露水的鸟鸣,以及透亮如洗的晨光。 后院的竹林醒得早,清晨的第一缕鸟声定是从一夜疯长的笋尖上跌落的,那么嫩,那...
生活随笔丨失踪了30年的一枚印章
印章,我见过不少。金质的,银质的,玉质的,木质的;方的,圆的,条形的,形形色色,多种多样。“有一枚印章你就没见过,想不想去见见?”原高安武装部战友欧阳晓东说。“想。”没有半点犹豫,干脆利索。 盛夏的一天,我们驱车来到了江西万载的仙源乡。 一...
生活随笔丨面对陌生而又熟悉的父母
父母真的老了,老得让我有些害怕,有些陌生,甚至不敢直视他们的表情和面孔。 随着我的长大,以及女儿的成长,那个年轻的父亲不见了,在女儿眼里我成了我记忆中父亲的模样。我有些害怕和不安,当父亲把年轻一点点地移植到我身上,他还能剩下什么? 在我的心...
生活随笔丨邂逅方成
1985年,那年,我二十四岁。 小学没毕业的我,不甘心在家种田,又没其他的门路,只能背着一个画夹,走村串户,给人画像、画墙,以养家糊口。 我是过了正月十五出门的。画像没有固定的客户,画完一家,不知下一家在何处,我只有一路走,一路问,不敢去城...
生活随笔丨草金鱼
幼时我曾养了许多宠物,养过次数最多的宠物,是草金鱼。 拇指和食指捏不住它们,它们会快速地从指间溜走,翻起泡沫,然后躲在鱼缸的另一角。想要抓住草金鱼只能将整个手掌伸入水中,然后拿另一只手快速盖上,快速将其放在另一处有水的地方,因此,草金鱼并不...
生活随笔丨穷“亲戚”的春天
清楚地记得那一天——2016年2月28日,我要去的地方,是四川省大竹县高穴镇官家村。 那里,有我最牵挂的人,他们就是我结对帮扶的两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唐中明一家和聂绍剑一家。 一 雨中的乡间小路泥泞漫长,走过一汪水塘,便来到三组张家大湾院落背...
生活随笔丨小院如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有时真觉得苏轼这诗句,好像是在调侃我。 仔细想想,搬迁到新家,已经七八个年头,还真是从来没有认真注意房前屋后的四周环境。 十几天不出门,偶得一日空闲,就到自家小院房前屋后四处转转,慢慢地感受到,自家的小院...
生活随笔丨体检这事儿
记不清从哪年开始,我所在的单位就给职工每人发一张“体检卡”,到指定的医院进行身体健康检查。 前几天因为母亲冠心病发作住在市区一家医院,周末的早晨我去看她,正遇到护士在给病号测量血压,我就请护士顺便帮我测量一下。不测不知道,一测吓一跳,我的血...
生活随笔丨长姐
那时候,妈妈工作繁忙,姐姐是老大,便理所当然地把我丢给姐姐照管,十几岁的她带着不满半岁的我,无微不至地照顾着。长大后听得最多的一个故事就是:我小时候爱哭,而妈妈上班的院子外边有个小树林子,我每次听到风吹动树叶的声音才会停止哭声,开始咯咯笑,...
生活随笔丨出笼的鸟
鸟的自由在天空。鸟之所以自由还在于它那一对神奇的翅膀,可以飞到想去的地方。 圈养鸟儿这算不算一种违背意愿的自作主张呢?笼子里的鸟,自由只是隔着几根铁丝的奢望,但那也是一辈子都逾越不过的高度和厚度。它们那对用来生存和寻找自由的翅膀在无期的“关...
生活随笔丨交公粮的部长
今年,我们初中毕业分别四十年的同学聚在一起,并且邀请了班主任蒋老师。 女生都有一个共同动作——睁大眼睛,深情地望着蒋老师。帅!帅!帅!玉树临风、仪表堂堂、温润如玉,满身的书卷气!这是聚会的女同学回忆蒋老师用的词——女同学们一个个又回到了花痴...
散文小辑丨奋辑笃行,赓续传奇
2019年9月25日下午,风和日丽,阳光明媚。温州龙港市召开大会,正式挂牌成立。这是中国新型城镇化改革的重要里程碑,也是浙江对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特别献礼。 历史,在这一瞬间穿越了浩渺的时空隧道—— 早在新石器时代,这里就有人类活动,并...
散文小辑丨潜蛟可与魂游
“神龙不现首尾,潜蛟可与魂游”。2012龙年,我写《龙赋》这首小诗中的这两句时,完全没有料到今天提笔写龙港时会令我灵犀飞动,大有目力陡增之感。虽然2005年我去过一次,但记忆中的龙港,绝对不是今天展现在我眼前的,这座新型的现代化的漂亮城市—...
散文小辑丨走进龙港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去龙港的日期一拖再拖,尽管本是意料之中,但不免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失落。想来自己这般的年龄居然还有这儿童般的可笑和幼稚,真是“不可思议”。 终于可以成行了,但是我没有想到龙港市居然是温州市下辖的一个行政區。温州我倒是多次来过...
散文小辑丨龙港:你和别的城市不一样
9月初,跟随《海外文摘》在浙江温州龙港市举办的为期三天的“2021蛟龙出港”全国作家采风队伍,我走进了这座陌生的城市。 龙港,是浙江省温州市一个刚刚成立两年的县级市,一个由农民自行发起自行建设的一座城市,同类城市中最年轻的城市。 第一个发现...
散文小辑丨花生苗酸
汪曾祺在《四方食事》里说:“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都去尝尝。”比如说,花生苗酸这样的一道农村菜。 花生叶,味甘、性平,具有补益心脾、镇静安神、降血压、止血的功效。在花生还没长老,叶子最茂盛时,母亲去地里用剪刀剪...
散文小辑丨印刷术、饭菜票与龙港
一 先说印刷术。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大学里参加了学生诗社,经常干的就是与社员们一起,将我们自己写的稚嫩的诗歌,在蜡纸上工整地刻录,然后去油墨机上印刷,再用订书机装订。这样出笼的诗集有个统一的称呼叫“油印本”。当我们以此传递我们青春的激情...
散文小辑丨让龙港告诉世界
东海之滨,碧波万顷,暖阳普照,花香四溢。 2019年9月25日,龙港这座新兴的城市洋溢在一片喜庆的气氛之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前夕,经国务院批准,撤销苍南县龙港镇,设立县级龙港市。这无疑是浙江乃至全国改革发展的重大事件,直接由镇改...
散文小辑丨戚老师钓鱼
戚老师是从龙港镇撤镇设市(县级市)那个月退休的。退休前的戚老师业余爱好除了练练书法就是钓鱼了。如今他有了大把时间可以安静地久坐于小河边、柳树下放竿垂钓,为此,戚老师让他以前用竹竿自制的钓鱼竿“光荣退休”,花钱买了根高级碳素制成的钓鱼竿,每周...
散文小辑丨龙裔依龙港
龙港的地名里有许多龙:龙港大道、龙金大道、灵龙大道、翔龙路、龙跃路、龙洲路、龙新路、龙美路、龙跃社区、龙江社区、龙浦社区、龙珠佳苑、龙都村、龙港公园、龙城社区、龙虹社区、龙浦社区、龙源村、双龙村、汇龙村、龙和村、龙南村、龙平村、高龙村、龙华...
散文小辑丨我和龙港有个约会
黄昏里,车子拉着长长的影子,沿着大坝向东海的深处前行,司机终于在路的尽头踩下了刹车,绕了一个漂亮的弧线停了下来。 晚霞烧红了天,映红了海,我飞快地跳下了车,陪同我们的温州朋友说这个地方叫铁圢岛,是离“钓鱼岛”最近的地方,直线距离只有300多...
散文小辑丨漫游记
南方在我的印象里有一些深刻的词汇——山水人家,吴侬软语,小桥流水,外加刻入骨髓的潮湿。不同于北方的粗犷,细腻的南方给人的感觉是温柔,如柔滑的丝绸拂面。这次有机会去浙江龙港,感受一下印象中的江南小城市。 刚一下飞机,扑面而来的热浪袭遍全身,此...
散文小辑丨一代数学大师姜立夫的传奇人生
2020年是数学家姜立夫130周年诞辰。 这一年的10月31日,中国数学教育研讨会在姜立夫故里——浙江省温州龙港市举行。也就在那一天,龙港双灵社区的姜立夫故居正式对外开放,姜立夫长子、中国科学院院士姜伯驹偕夫人回到了家乡。 白发苍苍的姜伯驹...
评论丨小说的衣裳
小说是否好看,首先要看小说的衣裳。这件衣裳是否得体,是小说的关键所在,如果小说的衣裳不合体或者不体面,给人的感觉就是比较生硬。若是衣裳具有个性,色彩搭配和质地都有特点,就能吸引更多读者欣赏的目光。 读完阎连科先生的中篇小说《年月日》(江苏凤...
评论丨用爱擦亮人生
林丽华的散文集《浮光》(羊城晚报出版社,2021年9月第1版),都是反映真实生活的,我认为称为纪实散文更确切。她的散文,能让我们近距离地触摸到世间人与人之间美好的品格。她的笔端带着湿漉漉、沉甸甸的原始泥土、露珠,写的都是她身边普通人的故事,...
评论丨小人物们的想法
小说的写法有很多种,有注重语言的,有注重时代背景的,有注重故事情节的。阎连科先生的《年月日》虽然也有注重,但重点是人物刻画,尤其是在大故事中刻画出的人物。先爷一个人对抗荒年,那种孤独和内心的苍凉被作者渲染得极其到位。小说没有让一个青年人或者...
诗歌丨锁不住的小小的力
一封信被打开的同时 一封信被打开的同时 一个人站在灯前 她笔尖上的言语、放松的身体 温热着脸庞 她在星空中间的梭巡 保持目光并沉默于月亮的恋爱 被蚕丝挣破 挣破一朵云,离开水 在一张纸上横流 仿佛月亮,黎明前化身的一滴水 破开春天的私处 一...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海外文摘·文学版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14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海外文摘·文学版

杂志价格:¥1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海外文摘·文学版

杂志价格:¥1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