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文摘·文学版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21年11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海外文摘》创刊于1984年,是一本贴近生活、透视海外的综合性文化休闲月刊。它专门介绍国外以及台湾、香港、澳门的社会万象...     展开
原价:¥20.00   促销价:¥12.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中篇小说丨六月的演出
一 2016年6月的第一天,兒童节,凌晨五点。腾格里大沙漠边上被一圈儿土坯房子围起来的一个院落。这是一所乡间民办学校,学校里唯一的一位教育工作者,校长,兼老师,兼厨师,兼校工,兼司机,还兼上课下课的敲钟人,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学生,一共十一人,...
中篇小说丨马六甲案件始末
杀猪的和卖肉的 马六甲和张利民怎么都不会想到——他们会扯上一宗轰动全国的诈骗案。 马六甲是个屠夫,他的屠宰场在自家院子里,不管白猪还是黑猪、花猪,但凡进了他家院子,就甭想再活着出去。马六甲把猪放倒后,他老婆王小花用双手和膝盖摁住猪腰和猪腿,...
短篇小说丨悦己
两个姑娘正在揉月琴的肚子。一左一右,身体前倾,像揉一大盆面。 与月琴肥硕的身躯相比,两个姑娘显得过于瘦小。四条纤细的胳膊,带动四只小巧的手,似在广阔的草原上,怯生生地艰难跋涉的四只小鹿。两个小姑娘很卖力,一点儿不马虎,每一下都揉到家,只一会...
短篇小说丨寻找阿豹
一 我走出白鹿大酒家,晕乎乎地跳上泊在大酒家门口的一辆人力三轮车,随口朝车夫喊道:“去大自然花园小区。”车夫随即应答了一声“好嘞”,便一脚踏下去,车轮跟着轻快地滚动了起来。 三轮车在马路上颠晃,我低头给自己点了一根香烟,抬头间看见车夫那几乎...
短篇小说丨接生婆
村里有一個接生婆,叫春娭毑。 一双小脚,如一对粽子。头上绾着一个结,常年穿着一身青色衣裳,拄着一根拐杖。 她家住在清代的老房子里,祖上有一个在外做县太爷的,修了四进大屋,“土改”时,春娭毑家属于贫农,便分在第四进原属于地主放杂物的房子,她的...
文化散文丨世界是年轮的样子
掐着指头数一数,从摇篮到千年床,从日常到终极,木无处不在。上有人字形的屋梁,下面是夜眠三尺的床。晚餐的桌子把我们聚拢,座椅和板凳又依次把我们排定。灶膛里的火,灶门口的柴。挑水的扁担,装水的桶。水里的船,船上的桨。碗与筷。钱和书。梯子与楼板。...
文化散文丨方志敏
今天,生动形象的党史学习教育活动,让我们再一次走进了一个人和一座山。 这个人——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36位军事家之一、杰出的农民运动领袖、红十军和闽浙皖赣根据地的缔造者方志敏;这座山——就是方志敏、粟裕以及红十军团浴血奋战英雄般的怀玉山。 “...
写作课丨新诗如何取标题
古人重视诗歌标题,有不少研究。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将“题”字解释为“额也”,将“目”字解释为“人眼”。唐代诗人贾岛《二南密旨》说:“题者,诗家之主也;目者,名目也。如人之眼目,眼目俱明,则全其人中之相,足可坐窥万象。”中国新诗已诞生百余...
生活随笔丨郁离子献马
“郁离子”,为明代开国功臣刘基的“托名”。元末大乱之际,隐居家乡的刘基所著的一部寓言集,便是以此为名。 刘基,字伯温,浙江青田人。每当提及“刘伯温”这三个字,马上想到他的“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的《烧饼歌》,其实,他的政治家声誉和文学家的...
生活随笔丨真人五加一
人的名字不过是一个人存在的符号,本来不必太过重视,可名字同时又是伴随一个人终生的生命对应物,又不可能不重视。 我的名字,借助于国脚高洪波冷静的射门而名扬天下,以至于某次到邮局取寄来的包裹,被业务员兴致勃勃地打量,继而询问:“您是踢足球的高洪...
生活随笔丨悬棺冷月
一弯亘古如斯的冷月,从麻塘坝陡峭参天的岩缝中挤了出来。 整个悬棺景区,孤月高悬,寒辉流泻,奇峰突兀,岩影幢幢,那刀削般的岩壁上依附的具具寒棺,变成一个个遥不可及的船形黑点,就像一个个迷茫的梦幻,隐在夜的帷幕之中,在清冷的寒光笼罩下,驶向时间...
生活随笔丨一起看海去
因为那片海,诱惑我初开的情窦,于是,我等你。 等一句山盟海誓的诺言,等一个地老天荒的传说,等你一起看天色水色,一起感受海风的热浪。 日落日出,沉缅这勿明勿暗的暮色,直抵我心。 责任编辑:黃艳秋...
生活随笔丨我已是大运河的粉丝
一 周日与舞蹈家姚珠珠老师通电话,寒暄一阵以后,我鼓起勇气开口问询作家舒乙先生的近况,电话那头出现了短暂静默,继而是以明显低弱的声音回应道,舒乙老先生境况依然大不妙,至今仍昏睡在京城解放军总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说完这句话便再不多言半句。我知...
生活随笔丨没本事的女人
说到本事,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观念是远远落伍了。 前不久网上曝出某地方领导的私生活,称其女人玩尽,且让她们各自得到了或钱财或提拔的回报,其情人姓名单位职业一应俱全,也不知是事实还是诽谤,着实让人们刺激了一阵,一时间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娱乐八卦...
生活随笔丨参差或错落
她是方老师,从外地调来不久,二十出头,身材瘦长,扎着马尾辫,笑起来脸颊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我小学二、三年级,她都是班主任。 我们学校不远的地方,是乡卫生所。 乡卫生所内空旷的场地,也是我和小伙伴的游乐场,医生们见怪不怪,太吵闹时,皱着眉头,...
生活随笔丨秋荷记
荷,沿河生长。 河是新开挖的,名日“镜河”,应是取“镜鉴”之意;毗邻大运河,但年轻许多,也更精细。河水不深,清澈见底。河底镶嵌的鹅卵石,在水波漭漭中流光四溢,很有些星辰大海的意象。水面不宽,犹如家乡的“水坑”,狭窄处可一跃而过。河中水质特别...
生活随笔丨收藏胜似昆冈富
1 大洋那边的刘生又给我打电话了,他说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和一帮朋友饮茶,聊古玩,其中有我。 2 刘生的报道,在国内上过电视,上过报刊。他的藏品获得过官方举办的省级集邮展奖。他受邀参加过全国红色收藏博览会,是小有名气的红色收藏家。他收藏的是...
生活随笔丨磨石山下
我们不能确定,管门的人来还是不来,我们在那扇锈迹斑驳的大门前等着。 大门是铁栅栏门,透过栅栏我们可以看到里面的局部:一大片荒草,几棵古树,一栋独立的拱形圆顶的房子,还有一排U字形的平房,看起来像是日本式的会所。 同行姚老师,诸暨人。给联系人...
生活随笔丨颂毛泽东
您是喊出人民万岁的人,您是被人民高呼万万岁的人。 您是一生从不佩枪的人,您是打倒敌人最多的人。 您是大气磅礴的人,您是粗衣粝食的人。 您是贪官污吏惧怕的人,您是人民大众爱戴的人。 您是没有博士学位的人,您是雄才大略无人比肩的人。 您是只有两...
生活随笔丨村头的哨声
父亲从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便开始担任生产队长,一千就是26年。 父亲身为队长,每天都得喊工派工。在那个连闹钟都买不起的年代,农村人只知道鸡叫三遍,天就快亮了。父亲也就每天在这个时候起床,先将家里的水缸挑满水,然后带上工具或农具,站在屋旁的...
生活随笔丨女儿嫁给了瑶寨
晚上,正准备洗漱休息,女儿打电话来了,说她将在“十一”国庆节与嘉乐在龙胜的瑶族山寨里举行婚礼,因路程遥远,就邀请我和妻子、她舅、舅妈4个代表娘家亲人前去参加。 本来,我和妻子都不太同意这门亲事。好好的一个成都平原的女娃子,为啥要跑到天高地远...
生活随笔丨女儿不是月亮
电视剧《女人不是月亮》的主题曲唱道: 女人不是天上那轮月, 女人不是瓶里那束花。 女人不是笼中那只鸟, 女人不是墙头挂的画。 …… 女人不当那个勒嚼子马, 女人不当那个井底的蛙。 女人不当锈死的那把锁, 女人不当早熟的瓜…… 在一千多年前,...
生活随笔丨道不尽的“趣谈”
读高洪波的诗文颇多,近读其散文集《人生趣谈》,思绪深陷文中不能自拔,只好仔细品味。哈哈哈,人生五味杂陈,真是道不尽,细嚼味正甘。 以史笔写当下,才觉以“董狐之笔”褒贬世相,如此酣畅淋漓令人深思。当看到《冒一炮》这篇(1993年写),我难以相...
生活随笔丨刻章
念高一时,班级里有位同学字写得很好,第一次班委会出黑板报,那工整隽美、挺拔有力的粉笔字,大家还以为是老师写的呢!更令人吃惊的是,他居然还会篆刻,这在当时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 这位陈同学是我们班长,读书成绩好,人又长得帅,是班级里的学生领导。...
生活随笔丨兰州的城
与兰州结缘,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刚参军一年的我从武警平凉支队调到位于省城兰州的武警甘肃总队机关从事电影放映工作。 我那时虽心生欢喜,却不敢以兰州市民自居,因为我毕竟没有兰州市的户口,且当兵三年,随时有可能回到故乡陕南那个小山村当一名普通的...
生活随笔丨网友梅子
十几年前,社交软件方兴未艾,能够拥有一个社交账号,并通过社交软件与来自五湖四海的网友们聊天,是一件非常时髦的事情。 当时,年少的我也期盼着能够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社交账号,注册成功之后,我赶着时髦,迫不及待地点开了软件上的“加好友”功能,随心...
生活随笔丨外婆的嘱托
小的时候,家住小山村,日子过得寒酸,挨饿受冻更是家常便饭。 为了省钱,母亲有病就扛着,宁愿忍痛下地干活,也绝不去看大夫。哥哥几次提出辍学务农的想法,都被父亲严辞拒绝。我和弟弟每年的学杂费经常拖欠,次数多了,连老师都不好意思上门催促。年幼妹妹...
生活随笔丨活到一定时候就明白了
人的一生,总是要经历很多事,也只有在经历的过程中,才能真正明白一些事。有不少的事情,不少的道理,只有到了一定的時候,有了一定的积累和沉淀之后,才能真正明白、真正领悟。 活到一定时候,才能真正明白,当你想要改变世界的时候,当你想要改变现状的时...
生活随笔丨给城里亲戚拜年不送腊肉送稻草
上世纪80年代,在湘南农村拜年走亲戚流行送腊肉和糍粑。只有过年才能吃到的烟熏腊肉和糍粑,自家吃得比较节省,要省下来一些留到正月里走亲戚拜年送礼用。特别是城里的亲戚,因为条件受限,不可能制作腊肉和糍粑,所以将农村亲戚送来的臘肉和糍粑当贵重礼品...
生活随笔丨甜味儿
北方人嗜酸,南方人爱甜,肉羹里都放糖。汪曾祺老先生说:“苏州菜只是淡,真正甜的是无锡,无锡炒鳝糊放那么多糖,肉包的肉馅里也放很多糖,没法吃!”饭菜里都放糖,虽然味道欠佳,但甜到了骨子里。 我虽北方人,但却嗜甜如命。有人说,喜酸者往往五大三粗...
生活随笔丨基隆嶂露营
农历七月十四,与寻途户外的驴友们去基隆嶂露营。去之前,下了一阵雨。有人担心安全;有人认为天气预报跟实际不符,不必忧虑;也有人说,雨中宿营是别样的味道;群主阿进说,出发前若还下大雨,活动就推迟。 下午两点,各车辆陆续出发,于大竹园复运堂(寺庙...
生活随笔丨卖菌的孩子
从老家回来,车从河谷爬到山顶,来到一个叫海那的村庄。一阵凉风袭来,吹干了背上的汗,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海那跟海没半点关系,这里跟云南高原其他地方一样,干旱少雨,弥漫眼底的是红土、森林、草地和大片大片在风中摇曳的洋芋花。 路边有几个卖菌的孩子...
生活随笔丨从草木到田野
草木 草木,是尘世的灵魂,也是点染大地生命的绿。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外照射过来,甜润的空气中便有草木的芬芳。小时候,我从不赖床,和邻居的孩子早早相邀去草地玩耍。别说小小的我们,在树木、花草间,每一个人都是真正的“小主人”,无论是展臂飞扬,...
生活随笔丨南山索面
索面,用手工拉成晾干的素面,也叫纱面。 浙江省瑞安市平阳坑镇南山村是闻名遐迩的“索面村”,南山索面,原材料只用精白麦粉、盐、山泉水,经过和面、揉面、搓面、盘面、拉面等手工程序,将浑圆的面团变成一根根约3米长的细丝晾晒,待干到一定程度后理成线...
生活随笔丨桃花小学校外的那棵四眼狗树
桃花小学校外左侧一百米处的地方,有一棵高大的四眼狗树,它东不长,西不长,偏偏长在桃花龙洞出水口的头上,能遮天蔽日,过路的人总喜欢在那里歇脚。龙洞的水,冬暖夏凉,清澈甘洌。 我们上学放学都得经过那里。这棵树究竟多大年岁了,不知道,也未曾考究过...
生活随笔丨和岳父的酒别
在恋爱成家之前,我完全是个酒桌上的局外人。直到我有了女朋友,情况才发生了颠覆性的转变。 那天是个下午,经双方大人同意,我平生第一次诚惶诚恐地上门去拜访未来的岳父母大人。一脚刚跨进门,女朋友家的三亲六戚该来的都来了,屋里大人小孩挤挤挨挨的一屋...
生活随笔丨脊背
我8岁那年的夏天,早晨醒来,我忽然感觉有腿大腿弯处不能伸直,而且一天比一天严重,最后竟然卧床不起。 于是,开始了长达三个月的求医之旅。 几乎跑遍了当地的医院。有人说某某地方专治疑难杂症,父亲一听二话不说,拉起平板车就匆匆出门了。 父亲拉车上...
生活随笔丨桃之夭夭
桃花妖冶,热情浓烈。桃花是胭脂,把小村庄春天的双颊擦得像新嫁娘。 可我们村子里的那些人,都不喜欢桃花。彼时的人们,似乎被清贫和劳累压榨得只剩下一层干瘪的食欲了,像耕田犁地后瘦骨嶙峋的老牛,只想着让饥寒能安静,别喧闹,人是一盘磨,睡着了不渴也...
生活随笔丨故乡的山稔
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山稔是我们乡下孩子的主要零食,甚至是主食。 山稔熟了,我们总会跑到长满山稔的山上去放牛。牛绕着山稔吃草,我们躺在牛背上吃山稔。躺在牛背上,山稔随手可摘,扬扬自得,赛过活神仙。到了晌午,牛吃饱了草,我们吃饱了山稔,双...
生活随笔丨一对大白鹅
在我五六岁时,家里的一只老母鸡突然“落起窝来”(我们管母鸡趴窝要孵化小鸡叫“落窝”)。为促使那鸡继续姥蛋,奶奶把它从鸡窝抓出来,反复往冷水里浸。但它像是抱定决心要“坐月子”似的,始终不肯离窝。 没法子,奶奶就挑拣一些鸡蛋,放到窝里让它孵化。...
生活随笔丨天堂里,旺仔是否还有爱
旺仔是一只黄褐色的母狗,宠物狗,属西藏猎犬类,个头永远也长不大的那种。本来是以宠为傲,怎奈命运多舛,陡地变成弃儿。 我第一次见到它时是子夜十分。一泡臊尿憋醒,上卫生间小解,忽听窗外有动物的唧唧声,似婴啼。小镇的冬夜是静寂的,稚音清脆响亮,想...
生活随笔丨家乡女子爱绣花
家乡的女子个个爱绣花,人人都是“显道神”,她们根据节令和老一辈传下来的民间习俗,绣制出各种不同风格、内涵的物品和布艺玩具,不失时机地将自己的手艺向世界展示。 在我的家乡关中平原灞渭三角洲一带,民间则称其为“绣花”或“扎绣”。春节来临时,她们...
生活随笔丨闯入蟹界
“秋高爽,蟹脚痒。”这话不假。那日,我和影友老刘各骑了一辆摩托车在莽莽苇荡中穿行,竟然误打误撞地闯入“蟹界”,让我们吃了不小的苦头。 虽然已是中秋,但密匝的芦苇把风都堵在了外面。晌午的阳光洒在人的身上仍如同儿时在麦花秸垛上玩耍,浑身刺痒。我...
诗歌丨我的第一首诗
你的最后一滴泪, 我的第一首诗。 我是一个丧失了文字的写作者, 无法记录下与你的不再相见。 最后那一天, 天擦亮,我还是下楼去买你爱吃的早餐 你已不能入食。 还买来了剃须刀与甲钳。 眼蒙,夹下了你干枯手指指尖的一小块皮, 你说:痛。我吹吹你...
诗歌丨洞庭湖记
滕子京谪守巴陵郡 那个夜晚很冷,很漫长 滕子京衣衫单薄 独自谪守巴陵郡 岳阳楼的门扉被月光冻住了 怎么也推不动,打不开 滕子京冰冷的手,拍疼了岳阳楼的门环 滕子京需要一个好的心情 他目测了一下岳阳楼的高度 又看了看洞庭湖,湖太大 找不到清晰...
诗歌丨致我们木质的肉身
木枷诵 1 我听见清晨在窗口盛开,昨夜攀出院墙的 忍冬草 带着洁白的花冠,走在低垂的小溪 所有尖锐的,或圆滑的石头,化作了鱼群 又在泛青的脊背长出翅膀 你要到哪里去呢? 当你的亲人,将床榻移出久病的房子 一只黑嘴雀的喉咙猛然烧了起来 你在一...
诗歌丨窗帘不像一只水鸟
渡 我看见风中有风 卷起一地鸡毛 我看见雨中有雨 坠落的行程弯弯曲曲 我看见路中的路 我看见三十而立 四十不惑 五十知天命 我看见原来的地方 就在前面 乐此不疲的人 乐此不疲的人 每天用锋利的笔尖 掘进纸的内部 从瘠薄的灵魂中 掘字,掘字 ...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海外文摘·文学版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14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海外文摘·文学版

杂志价格:¥1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海外文摘·文学版

杂志价格:¥1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