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文摘·文学版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21年10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海外文摘》创刊于1984年,是一本贴近生活、透视海外的综合性文化休闲月刊。它专门介绍国外以及台湾、香港、澳门的社会万象...     展开
原价:¥20.00   促销价:¥12.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中篇小说丨乌龙
1 周六吃午饭时,妻子王晓静对顾明义说,下午你送兒子去上课吧。 顾明义把嘴里的饭咽下去,说,我下午要去踢球。朋友约了几次,我都没空去…… 王晓静鼻子里哼了一声,就知道踢球,也不看自己多大岁数了,儿子倒不管。 顾明义放下碗,我不管儿子吗?他平...
中篇小说丨大嫂
一 大哥福海已经二十五岁,早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村里跟他年龄相仿的人都结婚了,有的甚至有了小孩。他找不到媳妇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家太穷了。 我家挤在老院子的西厦屋里。西厦屋有三间,一间盘着大炕,一间做饭,另一间被隔了起来,成了大姐和二姐的闺房...
中篇小说丨蓝衫团
从瑞金到陕北,蓝衫团一直是长征途中的一道风景线。 第一章 1929年的正月里,小浦古街锣鼓震天,采茶戏一台接一台。 只见戏台上,正在上演采茶戏《牛马鸡鸭愁》,女演员霞妹双手五指分开,臂肘弯曲,从下往上画圆摆动,伴着明快而多变的节奏,用赣南方...
海外文苑丨滔滔生活
在音乐学院,我最先学会的是弹“哆”。因为这是第一个音,更因为要用第一根手指弹。按下琴键,“哆”勉强发出“哆——”的音。为了记住刚才的“哆”,我又一次按下琴键。“哆”好像有些慌张地发出“哆”音,然后注视着自己的名字经过的轨迹。我坐在声音彻底消...
短篇小说丨小娟买鱼
我们的名字不叫小娟 化名是我们最后体面 ——流行歌曲《小娟》 小娟看到菜市场,突然心血来潮,决定要买条鱼。考虑到她目前的境遇,这行为显得很怪异。瞧,她蓬头垢面,一脸沧桑,由于坐了一夜火车,眼中布满血丝。她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样子,实际上她只有三...
短篇小说丨原来如此
一 这下,周小梅真的急了。都快半夜了,徐一可怎么还没回来。周小梅一连打了他好几次电话,都是无法接通。 下午,徐一可给周小梅打过电话,说晚上不回家吃饭,有事要去。她刚要问他去哪,什么事,他已将电话挂了。徐一可有个习惯,只要不回家吃饭,一定会提...
短篇小说丨刘一排
“刘总回来了!” “刘一排回来啦!” 刘一排回来的消息,随着电视台新闻的播出,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飞遍了整个小区。 说来你也许不相信,有幸和刘一排做了十年邻居,却一直未曾谋面。他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甚至没有留下一个背影。我家女儿出嫁,他...
短篇小说丨天媒(外三题)
柜中女婴半岁时,爷爷思忖着这是老天爷送给自己一个妹,于是,为其起名“天妹”。 天妹七岁那年,割麦天,五十岁的长工马豆根赶着铁角车往麦场拉麦,下玉泉沟沟坡时,梢马惊套,马豆根从车辕上甩下,被车轮压断了右腿。东家硬说是马豆根自作,只治伤不赔偿。...
短篇小说丨黄桂花
在院机关里,经常可以看到一个皮肤姣好、双手叉腰、身形微微后仰的约四十多岁的妇女,只要是看到干部模样的人,必定站在干部面前,喋喋不休地反映自己家庭的困难和赔偿的不公。如果是在就餐的时间里,她的要求竟只是求得一碗带荤的菜饭。 对于黄桂花,是在见...
文化散文丨凛凛高风访故园
离开南泥湾机场,一路眺望延河两岸秀丽的田园、簇新的楼群和桃杏飞红、群山绽绿的撩人景色,我又重回延安,回到暌违既久时时念兹在兹的精神故园。 一 陕北高原,山河苍莽,天旷地古,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西北革命根据地创始人谢子长、刘志丹就诞生在这块血...
文化散文丨粲然双璧
和才,字蔚文,纳西族,1917年7月出生在丽江鲁甸乡阿时主村(今新主村),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他是自东巴神罗创立东巴教以来,第一位在现代学术界里工作而且有优异成绩,得领国家文官薪俸,表现出众的纳西族东巴(汉语“先生”之意,他们擅长诵经、歌舞...
生活随笔丨点亮更多孩子的梦想
一 2021年7月3日下午,悬挂着“热烈欢迎七一勋章获得者张桂梅同志载誉归来”布标的中巴车,驶过华坪县鲤鱼河畔,驶过县城大街小巷。所经之处,群众纷纷驻足,鼓掌致敬。 位于云南和四川交界处的云南省华坪县,是滇西北高原的一座小城,人口不到二十万...
生活随笔丨一个人的颜色
外婆沒有见过春天。她的眼睛生来不见光,不知道春天的样子。 外婆想象不出世界的颜色,在她的印象里,春天的颜色是叽叽喳喳的,冬天的颜色是呼呼的,春风的颜色是叽昂叽昂的。狗的颜色是悠长的,鸡鸣的颜色是白色的。一年四季,各种各样的颜色,在外婆的耳朵...
生活随笔丨西四羊肉胡同
老北京的西四羊肉胡同,顾名可不能思义,因为它压根就没有羊肉,除了珠宝店还是珠宝店,一家接着一家地开。于我而言,羊肉胡同最吸引我的当属路两旁一溜直排的国槐树和一胡同直到底的幽静。 都说北京春天的脚步很短,转眼就到了夏天,羊肉胡同真不愧步调一致...
生活随笔丨阮的乡里,阮的厝
大厝与灯号 “红砖白石双坡曲,出砖人石燕尾脊,雕梁画栋皇宫起,石雕木雕双合璧。”这是阮乡里大厝的写照。 大厝,牵系着乡里人千丝万缕的血脉,是他们惦记的老家。每一座大厝不知凝聚着多少父辈祖辈的心血。生生世世,一辈又一辈的酸甜苦辣咸都渗透于这里...
生活随笔丨风,吹进铁佛庵巷
1 左弯右拐,上坡下坡。我在铁佛庵小巷慢悠悠地走着。时间也在慢悠悠地流淌,如一架老钟表,指针上沾着灰,一步一步迟钝地走着。 一口老井卧在那儿。井外围着几个硕大的磨盘,一圈高高的井栏把它们圈起来,仿佛一块大卵石,固定在岁月的河中,不动了。 风...
生活随笔丨妈妈的人生信仰
妈妈是一位普通百姓,虽然文化不高,但知书达理、心地善良、聪慧能干。她经常教育我说,人这一辈子,如果有能力就做点好事,没能力就做好自己,即使生活再难、日子再苦,千万别做亏心事。也许,这就是她的人生信仰。 记忆里,一次,妈妈患了重感冒,整天高烧...
生活随笔丨噢,香地塘
1 蜿蜒的郁江流到罗村的屯边打了盹,泥砖房的阳光,稻叶上栖息的风和往事,像一枚枚苦涩的苦楝子,布满时间的痕迹。村中心那口风水塘——香地塘,像早上初升的太阳,低矮的泥砖房分散在水塘四周。 村子离县城有十多公里,离镇上有二十多公里,是一个既不属...
生活随笔丨共期春光灿烂时
七点三十分,一阵尖锐的电话铃声把我惊醒,一个陌生的男子在电话里急促地说道:“您的快递,请到你们富贵园四区二号楼后面的消防通道取一下。” “消防通道?”我刚清醒过来的脑瓜子又蒙了,推了一下先生。其含糊不清地回道:“在咱俩自己住的二号楼旁边铁门...
生活随笔丨一个村支书的色彩
四年前的一天,我被单位派遣到洞庭湖滨的一个贫困村驻村扶贫,担任扶贫队长兼第一书记。 带着行李来到贫困村时,正值初春,村庄的道路和田野,铺满的积雪没有融化,天空还在降落着雨夹雪。我和两名扶贫队员,来到村里,赶上了一种“倒春寒”的天气。村支书见...
生活随笔丨姑娘是个“鸭司令”
26岁的姑娘赵小欢早早地起床,洗漱后,往肩包里塞进了两个玉米饽饽。 赵小欢还没有到达鸭棚边,鸭子们的吵嚷声已响成一片。 “嘟嘟嘟——嘟嘟嘟——” “哎鸭鸭——哎鸭鸭——” 小欢灵巧地打开了竹编小门,一边猛吹着哨子,一边提升嗓子叫唤鸭子。三千...
生活随笔丨隐侠
没有任何一种动物,能像竹叶青那样,把自己装扮成一节青竹,静静地守候猎物自投罗网,在不经意间,刺杀成功。它是芸芸众生中最会隐蔽的侠客,一生行刺,却从不失手,也极少被人发现。 刺客竹叶青的剑是它的牙齿,它是牙里带毒的隐士。它的毒,可以毒倒一头大...
生活随笔丨书香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知天命之年。 1978年高中毕业,我应聘到堆子前公社担任税收助征员、文化站工作人员。刚刚步入社会,怎样做人做事,怎样才能有所作为,我很茫然。这种渴求,在那些年一直使我苦恼,使我焦虑,常常不知所措。有一天,我望着一片片被父老乡...
生活随笔丨一根灯绳
我们睡到半夜,常会被尿憋醒。三个孩子在子时或丑时,差不多轮流着从被窝里爬起,睡眼迷离,大声喊娘。 “娘——紧尿了,拉灯。”三两声呼叫,睡梦中的娘会猛然醒来,黑暗中,摸索着抬臂,伸手,揪灯绳,拉灯。“咔嚓”一声,屋里瞬间铺满昏黄的光,吓得地下...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海外文摘·文学版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14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海外文摘·文学版

杂志价格:¥1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海外文摘·文学版

杂志价格:¥1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