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月刊 (2017年08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杂文月刊》是我国惟一刊登杂文、随笔、小品、漫画、讽刺小小说、杂文学术文章,转载其他报刊杂文精品,海内外公开发行的杂文类综合性杂志。2004年改出半月刊,上半月发“原创作品”,下半月为“选刊精品”。它兼具各家杂文报刊之优长,人有我有,人无我也有。读《杂文月刊》可遍览天下杂文精品。
电子价:¥1.60  原价:¥4.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咸言辣语丨咸言辣语
□在公交、地铁上遇到老年人主动让座已成为大家的共识。但也有一些年轻人遭遇过“被让座”,虽然自己已经非常疲累,但因站立者的旁敲侧击或其他行为而“被迫”让座。最近,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44.9%的受访青年遭遇过“被让座”。对...
赤膊锻剑丨古村落保护中的文化传承
在辽阔的燕赵大地上,从燕山脚下到太行深处,再到冀中平原、渤海之滨,都能见到不同年代的古村落。重视古村落保护中的文化传承是一个时代的主题。 只要是古村落,总有其深远的文化内涵。如果沿太行山走一走,就可以如数家珍般讲出一连串的古村落,诸如于家石...
赤膊锻剑丨别让“神考题”考歪了人性
与中小学相比,高校的考试相对灵活多样,老师的自主权也更大,大学没有升学指挥棒,老师所出考题只要与学科挂上一点钩,有利学生成长,就没有人说三道四,比如我就不止一次地出过“你最喜欢的当代诗人是谁?为什么?”“你喜欢的大学的模样”之类的非常规试题...
赤膊锻剑丨一种亟待理解的“罚中情”
对错误视若无睹,包庇遮掩,不叫真爱护。批评之、惩罚之,那才是。 所以,从媒体上读到一名某原国企女老总一误再误终入囹圄后的悔悟:“现在才觉得严肃查处是爱护干部。当初我的行为,如果有一两件不遮瞒、遭惩罚,也许我后来就不会走那么远。”小洞不罚,大...
赤膊锻剑丨魔幻现实主义的关键词是“现实”
一位作者,写了一篇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先是变成了猪,后来又变成了狗,用猪眼和狗眼看人间世态炎凉。作者解释说,他近来读了一些魔幻现实主义作家作品,有意模仿一下,尝试先锋写作。 读过这位作者刻意模仿的“先锋写作”作品后,一头雾水——不知作品要表...
各抒己见丨高速不是品质的天敌
文敏先生在《怎样推进“品质革命”》(本刊2017·5上)中强调品质的重要性无疑是正确的,但说“高速是品质的天敌”,则需要商榷。这是事关经济社会发展的大问题,很有必要辨明。 新中国面临民生凋敝百废待兴,必须高速发展经济。但“大跃进”...
域外透视丨城市的品味
一个城市各个时期的建筑,组成了一个城市的历史。而只有历史,才能够凝固成一个城市的灵魂。惟有完整地保留了那些标志着当时文化和科学水准,或者具有特殊人文意义的建筑,才会使一个城市的历史绵延不绝,也才会使一个城市永远焕发着灵魂的魅力和光彩。 英国...
域外透视丨维也纳街头偶见
6月中旬,应邀去给西安市残联的机关干部做文化讲座,通过开讲前和残联领导的简短交谈,对我们这座城市里残疾人的生存状况,有了一点儿粗浅的了解,引发出诸多感慨。于是,在讲课过程中,对面前这些竭诚为残疾人服务的同志们,由衷表达了敬意,同时,还情不自...
飞镝鸣处丨廉为官程
北宋熙宁年间,大文豪苏轼曾作《六事廉为本赋》。短短五百余字,借古喻今,切中时弊,叫人击节称赏。 六事,系《周礼》所载官员须遵循的六条准则:“廉善、廉能、廉敬、廉正、廉法、廉辨。”苏轼阐发说,“事有六者,本归一焉。各以廉而为首,盖尚德以求全”...
飞镝鸣处丨左思“成名”遇冷暖
西晋太康初年(公元281-285年),无名小子左思,一个似乎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推出了自己的作品《三都赋》。 《三都赋》包括《魏都赋》《蜀都赋》《吴都赋》,计有万余字。为了它的出世,左思耗费了十年心血。他闭门谢客、废寝忘食,查阅了大量的书籍和...
飞镝鸣处丨曹操《遗令》的两个节点
据《棠棣之殇——曹植传》记述,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正月二十三日,曹操病逝于洛阳,终年六十六岁。临终前,他颁布了《遗令》,亦即遗嘱。令文对自己的一生功过作了简约回顾,对自己的后事作了具体安排。认为自己持法治军严了些,至于犯的大过失,发...
飞镝鸣处丨肥胖症患者安禄山
凡学过中国史者,没有不知安禄山的,正是此人,扳动唐朝由盛转衰之开关。但大家知不知道,安禄山还是一名肥胖症患者? 《旧唐书·安禄山传》只交代他是营州胡人,本无姓名,名轧荦山,母亲是突厥巫师,以占卜为业。而唐姚汝能《安禄山事迹》中则有...
飞镝鸣处丨心放何处
宋代大儒程颢、程颐哥俩去友人处赴宴。座上有歌妓或翩翩起舞、或引觞劝酒,一派歌舞升平景象。程颐见状,,拂袖而去;程颢却坦然处其间,与友人把盏甚欢。第二天,程颐见程颢,指责哥哥不该。程颢说:“昨日座中有妓,我心中无妓;今日斋中无妓,你心中却有妓...
激浊扬清丨闲聊“头衔”
日前偶见一文,是为某企业家做的“广告文字”。其“头衔”之多令人眼花缭乱——什么“协会副秘书长”啦、“联谊会副会长”啦、“中心发起人”啦,主任、理事、委员,还有五花八门、虚实难辨的所谓“荣誉称号”,长长一串,多达二十余“衔”,极具观赏价值。 ...
激浊扬清丨值得深思的人生“怪圈”
汉代匡衡“凿壁借光”的故事,可谓妇孺皆知。其实,匡衡为了读书,还去乡里藏书很多的富人家做工,并声明不要报酬,只要能遍读其家中藏书就行。功夫不负有心人,匡衡后来终成经学大师。他奋發求学的精神,更是在朝中广为传扬,连当时还是太子的刘奭都拜他为师...
激浊扬清丨“在己体道”及其它
大家知道,苏东坡一生,文学才能及成就好生了得,在许多艺术门类都迈入了大师的境界。 这里,不说他在散文方面与欧阳修并称“欧苏”,在诗歌方面与黄庭坚并称“苏黄”,在词作方面与辛弃疾并称“苏辛”,不说在绘画方面,他是中国文人画开创者之一。就只说,...
激浊扬清丨“老师”称谓的泛滥
前段时间,偶然看到了一则电视报道:一名公交车女司机被歹徒劫持,司机趁歹徒不备及时报了警。在等待警察到来的几分钟里,女司机对歹徒进行规劝,温声细语、亲情感化,让人由衷敬佩她的勇敢与淡定。只是女司机对歹徒的称谓很令人奇怪,她居然叫歹徒“老师”—...
激浊扬清丨珍惜别人的时间
还在读小学的时候,老师就一遍一遍地告诫我们要珍惜时间。“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悲伤。”“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只是,一些人很懂得珍惜自己的时间,却未必懂得珍惜别人的时间。 我们不难...
负暄琐话丨听听萨利机长的回答
说起十五年前去过斯德哥尔摩市政厅,就有朋友问:“那诺奖得主致辞的地儿,你摆pose留影了吗?”我照例摇头。却也无甚遗憾,实因那地儿(都认定为通往二楼的台阶拐角)拍照人挤人,没耐心等;更因有想法:“与其模仿大师的结果,何如模仿人家的缘由。” ...
负暄琐话丨一个秋风萧瑟的夜晚
一个秋风萧瑟的夜晚,我独自行走在上海西南市区的一条人行道上。前面,一位老人慢慢悠悠地走来。他反背双手、微微低首,似乎在踱步沉思。与他相距几步时,我不经意地一瞥,发现老人是相识的一位熟人。我正欲上前与其招呼,刹那间却又犹豫了。 我清楚地记得,...
负暄琐话丨江山与伟人
杭州西湖,几千年前,这里只是个刚与大海分离的泻湖,进化至今,自然环境也未必胜过台湾的日月潭,比起北美国家公园里不太知名的小湖,更是瞠乎其后。现在能成为誉满海宇的风景名胜,除了一代代劳动人民的疏浚、装点之外,其声誉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文学艺术,历...
负暄琐话丨水上生活
水下面是陆地。 “海水退尽、也不过几千年。”这是一位美国诗人的诗句。他想说的,大约也是这个意思。但海水退到哪儿去?仍然在陆地上。 海水是咸的,内陆的水则多是淡的。相同的是它们都能浮起船,即使那船不是用木头,而是用铁或水泥制成的,也都一样在水...
负暄琐话丨关于阅读的逆向调查
时间:现在 地点:现场 主持人:我。 我新接了編辑部一项选题,作关于阅读的最新调查。街上随机,忒费劲儿!况且逛街的多是年轻人,调查结果肯定得偏。问卷调查?那整理数据且需要人了…… 有了!朋友是省图书馆头儿,就在他那儿现场调查。你想,到图书馆...
负暄琐话丨话说“我愿意”
主持:“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新郎:“我愿意。” 主持:“無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身体是健康或疾病,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新郎:“我愿意。” 几乎是完全同样的话,主持再问一遍新娘,在得到“我愿意”的答复后,就进入交换戒指的环节。...
负暄琐话丨残缺之美
给我心灵震撼和难忘的是那年的春晚,一个《千手观音》的舞蹈,让人难以释怀,在四个多小时的晚会进程中,记忆却定格于这一时段。由无声世界里的人们带来的舞蹈《千手观音》,引发的是5分54秒的屏息的安静,以及此后长久的赞誉和惊叹。让人深深沉醉于这种不...
负暄琐话丨谈死亡
苏格拉底这样看待死亡:“死完全不是什么坏事情,因为死就像进入了无梦的睡乡,一切感觉都终止了,这算不了什么损失,要不然就是进入和死去的人共聚的地方,古时的诗人、英雄和哲人都在那里,和他们交谈问题,那是多么可贵的美事啊!”(苏格拉底《在雅典五百...
负暄琐话丨中年人的肖像
翻一些有阅历的作家的书,书翻之前,或者掩卷之后,都喜欢留意这个人的肖像。他长得啥样?表情和眼神如何?有抽烟憨笑的,有坐着比划说话的,有站着叉腰发怔的,有单手托腮沉思的,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几个中年作家的肖像。 中年人是个很难界定的群体,大体上是...
负暄琐话丨善良是人生的路标
最近看到一篇故事,使我对善良有了新认识。善良不仅是人人向善,人人具有判断是非与善恶能力,更是一种本性、一种品质。看似伸手帮助别人,实际上,是在帮助自己、净化自己,是在为自己留下“路标”。 撒哈拉沙漠横贯非洲大陆北部,气候条件极其恶劣,是地球...
负暄琐话丨败将的脸谱
少年时读水浒,对一个又一个大宋军官前赴后继征讨梁山好汉的情节印象深刻,他们出征时无一不是信心百倍、发誓要一鼓荡平反贼,两军相逢时无一不是大义凛然、大骂“反贼”,可几个回合后落马被俘,臉色就变了,经不住宋江几句好言相慰,就伏地而拜,和宋江称兄...
负暄琐话丨牛虻——一生的追随
“明天早晨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就要被枪毙了。因此,如果我要履行把一切都告诉你的诺言,现在就得履行了。但毕竟,你我之间是不大需要解释的。我們一直都用不着多说话就能互相了解,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虽然岁月苍老,但牛虻临刑前写给琼玛信中所...
负暄琐话丨比干墓前思其功
仲夏时节,有幸应邀参加“全国百名杂文作家新乡采风活动”。一天下午,我们集体前往比干庙实地踏访。在比干墓前,有游客边参观边议论:“比干生前,除了‘死谏’,并无其他大功劳,身后却享尽殊荣……”联想到当年孝文帝的一句说辞,引发我对比干之功的沉思。...
负暄琐话丨独处与分享
我喜欢独处。 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在秋风沉醉的晚上倾听窗外风飘叶落的声音,感受一份幽怨一份安然;我喜欢独自漫步于朦胧的月色里,静静地回忆往昔岁月,有一种甜蜜一种温馨;我喜欢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静静地聆听大雁北归的鸣叫,高一声低一声,悠远深长;我喜...
负暄琐话丨王梵志以诗说孝
王梵志,唐代草根诗人也。兴许他栖于乡野、无权无势,在那个年代籍籍无名。他一生创作了300多首诗,《唐诗三百首》乃至《全唐诗》却一首未收。直到《宋史·艺文志》才列入了一卷《王梵志诗集》,也因其太过草根气而“零落成泥”,旋即被堂庙埋没...
负暄琐话丨有一种“面对面”
我们那届学生高中毕业时间是1976年1月,那时还没有恢复高考,毕业就各奔东西了,务农的务农,下乡的下乡,当兵的当兵,没想到人到中年、快步入老年时,会更想同学。 我有两个同学,同在张家口当兵。由于不属一个单位,虽只有一墙之隔,连门牌号码都挨着...
负暄琐话丨一根竹竿的N种命名
这里说的“一根竹竿”,长1.2米,大头直径3.5厘米,一身青绿,意味着它是从一棵被采伐不久的翠竹上截下来的。就其外形讲,它和许多,尤其是从同一棵竹子上截取的或粗或细的竹竿一模一样,毫无特殊之处;就其用途、归宿讲,它又与其它从同一棵竹子上截取...
画里有话丨“妈妈,我累了……”
“妈媽,我累了……”...
世语新说丨仙风道骨的“一”
一竖是它,一横也是它,站不改名卧不改姓的,只有它。 做“1”霹雳数坛,做“一”销魂文坛,能兼上这两条的,该不该敬重,你说吧。 作为数量的起始,1是那么瘦弱,然而,却接过一切数量基石的重任,承担从无到有的突破,也开创“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有...
世相杂记丨爱之两极
进得小区大门,路旁水边,有一块一边围着栏杆的空地。依着栏杆,可以看游鱼,赏荷花。在栏杆的两侧,各安置一张长条椅,供人小憩。这里位于篮球场和儿童游乐场之间,位置适中。每天,都有不少人带着孩子,在这里嬉戏玩耍。有的小宝贝还没会走路,坐在推车里,...
世相杂记丨云边花椒树
七月的黄昏,我与一棵花椒树不期而遇。 关于花椒树的记忆就这样被激活,或者是,它本就一直在那里,虎视眈眈我的悲喜。 花椒树在我的记忆里是不一般的树。 小的时候,家中院子的小园里就有一棵。我买了这棵花椒树,拍了照片,发给远在万里的哥哥,我说:“...
世相杂记丨从前的中药铺
我这里所说的中药铺又称生药铺、药材店,《白蛇传》里的许仙,就是“大生堂”里配药的出身。这种店铺现在已经看不大到了,但在从前,上海老城厢里却很多,我家对面就有一家,店名叫“益生堂”。 或许那时候西医还未普及,一般人听到西医总以为就是开刀、扎针...
世相杂记丨深巷有蝉声
张潮《幽梦影》:“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风声,水际听欸乃声,方不虚此生耳。” 方不虚此生,言下之意,“夏听蝉声”,乃人生快事之一也。 确然如此。夏日蝉声,怎么听都好。 不过,位置和角度不同,...
世相杂记丨父亲的人生哲学
18岁那年,我工作了。上班第一天,父亲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俗话说,好话一句三冬暖,恶语一句三伏寒。你脾气不好,不要把人都得罪光了。 到了单位,果然如父亲预言的那样,没多久,同事们就都不怎么理我了。同事们说我开不起玩笑,说不上三句话就急,...
世相杂记丨淡 美
淡,是一种至美的境界。 一个早上晨炼时,一位年轻的女孩子,从我眼前走过,虽只是惊鸿一瞥,但她那淡淡的妆,更接近于本色和自然,好像春天早晨一股清新的风,给我留下一种纯净的感觉。 淡比之浓,或许由于更接近天然,似春雨,润物无声,更容易被人接受。...
世相杂记丨无字的信 满满的爱
我家住在山区,小时候家庭条件不好,吃饭穿衣都成问题,母亲无奈把我送到姑姑家上中学。姑姑家境也不好,但她还是全力供养我,直到高中毕业。我家和姑姑家隔山隔水,母亲是不常来看我的,我也不指望她来这里。因为我知道,母亲来一次是多么不容易,但她总是有...
灯下翻书丨另类的求索
活跃在赣南文坛的人士当中,张少华是有着鲜明个性的一位。其人行武出身(用他自己的话说),外表英武、粗犷,甚至看起来颇有些桀骜不驯,若是以貌取人,断然想不到会和文学沾边。然而,实实在在,他在骨子里是个文人(尽管只是业余从文),他对文学的求索发自...
灯下翻书丨真诚诠释雪域藏地的文化风采
《从拉萨开始》是著名作家阿来关于丝绸之路的散文精选,一路记录着作家从拉萨到嘉绒的随想,并以回溯的眼光,追寻着嘉绒古老而悠久的藏地历史和文化,对新时代嘉绒人的生活境遇也作了细微的描绘,厚重的文字彰显出对家乡藏地浓郁的寻根情怀。 嘉绒,是一处靠...
灯下翻书丨读不懂的书
艰深难懂的书,于读者就是高山,如果不甘于仰止,尝试攀登,虽明知无法凌绝顶,较之浅阅读,倒也不失为一种“深潜”的阅读体验。 2010年,在我外甥的书橱里看到一本《时间简史》(以下简称《时》),作者史蒂芬·霍金是闻名世界的物理学家、宇...
灯下翻书丨在讲述中熠熠生辉
《活着为了讲述》是已故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加西亚·马尔克斯的自传,这是马尔克斯系列作品的第17部,也是他的收官之作。 《活着为了讲述》中马尔克斯没有采用线性的时间顺序,而是自如地在时间、事件中切换,既有对人生中的难忘事件、重要时刻的讲...
灯下翻书丨充满温情和敬意的历史诠释
印象中,李敬泽素以灵动犀利、精细别致的文学评论为人们高度关注。他的新书《青鸟故事集》却突破文本界限,通过爬梳历史文献,将细密的知识、考据与想象、幻想混杂在一起,编织出逝去年代错综复杂的图景,以及它背后那份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矢志不渝的温情与敬意...
灯下翻书丨一曲温暖质朴的故园之歌
怀着对乡情、亲情的无比眷恋,对流年岁月的抚今追昔,当代著名作家刘庆邦的散文集《在夜晚的麦田里独行》(2017年5月出版)如一缕淡淡的乡愁,飘荡在芳香的书卷里,温馨而袭怀。其对故园风情风俗的描画,对家乡亲人饱含真情的回忆,又恰似一曲温暖质朴的...
原色空间丨诗词养性
每当华灯初上,我总是静坐书案前,清茶一盏,诗书一卷,沉入美的意境,尽可解乏松骨。 清代词人况周颐在《蕙风词话》中曾说:“吾听风雨,吾览江山,常觉风雨江山之外有万不得已者在。此万不得已者,即词心也。而能以吾言写吾心,即吾词也。” 万里江山,百...
原色空间丨来一碗凉粉
夏日里滞闷燥热,人的胃口也呆滞了。这时候,就分外想念一种叫凉粉的食物。滑滑的,凉凉的,酸酸的,香香的,真是人间美味。 很多情况下,人间美味并不是多高级复杂的,而是来自民间的最质朴的食物。那是味蕾上的一种美妙记忆,光阴之下人间万象里磨出的一段...
原色空间丨童年的冰棒
炎炎夏日,看着各商家冰柜里装满的冒着丝丝凉气的各种冷饮、冰激凌,我的思绪飘飞到遥远的童年…… 夏天吃冰棍,曾经是我童年里最奢侈,也是最幸福的事兒。 那还是计划经济时期,父亲单位为了方便职工的生活,福利科常常购进一些瓜果蔬菜,按照“内部价”卖...
原色空间丨活出美好意外
方文山诗意地说:“海鸥和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这样的意外,是一种纯粹的前缘,是两条平行线莫可名状的美好交汇。 生活当然没有如此这般的奇崛,但还是有很多类似的美好意外发生。比如买彩票中了大奖,买了支一个劲往上涨的牛股,某白富美不离不弃地爱上...
原色空间丨时间之声
有一段时日,我想晨起写字,头天晚上信誓旦旦调好了闹铃。如此,便觉高枕无忧了,只待闹铃把我喊起。 第二天闹铃声如约而响,我却迷迷糊糊变了心思。按下了暂停键,容我再偷懒一会儿吧!十分钟过后,铃声又响起,还是不想起,又按下暂停键。反复几次,有点儿...
原色空间丨月下情愫
我观察过明月夜下的影子,在我童年时代的夏夜。天幕笼罩过来,村庄并没有睡去,鸡刚刚进窝,还在里面相互拥挤着,炊烟也刚刚散去,灶台是热的。这个时候,月亮如一块明镜,圆润,悬挂在夏夜的天空,这应该是一个农历十五或十六的日子吧——在我的记忆里。人拖...
原色空间丨家有老树
贾平凹曾这样写道:“如果一棵树,能生长数百年,这棵树便成了神灵。”关于老树通灵的故事,我们从小就听得太多了,甚至可以一口气说出十几个。 记得小时候,吃过晚饭,一家人围坐在院子里的老树下,听老祖父或者老祖母讲关于树的故事。月光皎洁,树影婆娑,...
原色空间丨窗前竹萧萧
人世间,不爱竹的人,恐怕不多。 早年,去南方游玩,见得竹树林林,无处不竹,就很是对南方人生出几多羡慕。觉得南方人有福分,能够举目望竹,日日观竹,满目秀碧中,端的是水润翠雅,赋得几分人生的精致和清韵。 不几年后,北方,植竹之风勃然兴起。不仅公...
三人行丨三人行
蝴蝶效应有别于防微杜渐 ●梦 麟 刘曰建先生讲,蝴蝶效应和防微杜渐,是一个道理(本刊2017·4月原创版·闲言辣语)。实际完全不是一回事。 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罗伦兹1963年从气象角度形象地提出蝴蝶效应概念的...
杂七杂八丨文人轶事二则
一 陈梦家在西南联大讲《论语》,诵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时,他便挥动双臂,長袍宽袖,飘飘欲仙。有学生问他:“孔门弟子七十二贤人,有几人结了婚?几人没结婚?”陈梦家信口作答:“冠者五六人,五六...
杂七杂八丨一则域外谚语的启迪
很早以前,我就听过“少了一个铁钉,丢了一只马掌。少了一个马掌,丢了一匹战马。少了一匹战马,败了一场战役。败了一场战役,丢了一个国家”的域外谚语。多次查阅资料,得知它源于十五世纪欧洲的一个真实战例。 一个国家真能让铁钉这细小之物毁掉吗?好长时...
订阅全年
杂文月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9.2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杂文月刊

杂志价格:¥1.6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杂文月刊

杂志价格:¥1.6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8:30-17:3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郑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