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池已露尖尖角

7月2日,日本东京,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接受媒体采访。

“我的一切从这里开始。”6月14日,日本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大卖的写真集上题字。7月2日,她与她领导的、成立不到一年的新党“都民第一会”成为东京都地方议员选举的大赢家。

本次所竞选的127个议席中, “都民第一会”推荐的50个候选人,有49名成功当选,支持小池百合子的势力共获得79个议席,远远超过安倍首相领导的自民党(23席)。

东京都地方选举素来有“大选前哨战”之称,本次选举还被视为日本“2017年最大政治决战”,如此出人意料的选举结果,无疑牵动着未来日本政坛的变化与洗牌。分析家认为,安倍与小池百合子之间的对决,或将上升到對首相大位的争夺。

日本政坛长久以来都是“男人的世界”,小池百合子则是不走寻常路的典型。她17岁随家人移民埃及,从开罗大学毕业后,回日本,一路由记者奋斗成为主播,进而从政,当选议员。由于连续更换了数次政党,分别经历了日本新党、新进党、自由党、保守党及自民党,因此小池也被批判者称为“政治候鸟”。

2002年加入自民党后,她与现任首相安倍晋三,都是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爱将。二人之间本是惺惺相惜,要说恩怨,还是从2016年的东京都知事选举才公开化的。

2007年小池获得安倍的邀请,在第一次安倍内阁中,担任日本首位女性防卫大臣,足见两人关系不错。然而在她担任防卫大臣期间,防卫省内却传出泄露机密的丑闻,再加上防卫省官员的任命与自民党大佬意见相左,最后演变为政治斗争,因此在安倍重新组阁时,小池挂靴而去,就职仅54天。即便如此,两人并没有恶言相向,小池还曾在2010年担任自民党总务部长。

到了2016年6月,舛添要一因丑闻去职,小池百合子宣布参选东京都知事,并希望可以获得自民党的支持。谁想到,此举引来自民党大佬们的冷嘲热讽,小池甚至被戏称为“那个粉擦得很厚的女人”。小池还为此出面解释,她是因为脸上有胎记,不得不用厚粉掩饰。

最后,小池获得291万票,以压倒性票数,成为首位女性东京都知事。不过大佬们的打击还没完,小池就任后,因筑地市场搬迁问题,以及丰州市场建设过程的弊案,与石原慎太郎杠上;此外,2020年东京奥运的巨额场馆建设费用问题,使东京奥运组委会会长森喜朗,也与小池不欢而散。2017年春,得肺癌的森喜朗,出了本自传《遗书,迈向东京奥运的觉悟》,矛头直指小池。

虽然小池与这些自民党大佬交恶,安倍首相却未曾公开批评过小池,更奇怪的是,小池自行参选东京都知事以来,自民党并没有开除小池的党籍。今年的“都议选”之前,小池曾暗示自民党尽快开除她,然而自民党却完全按兵不动。直到6月1日,小池不得不自行宣布脱离自民党,担任“都民第一会”党魁,对立态势这才成形。

所谓“都民第一会”,换句话说就是小池的粉丝会。相对于一般政党,这一组织高度依赖小池的人气,其政纲及追求,就是小池的个人政见。小池本人曾在2005年以“美女刺客”的身分打赢选战当选众议员,“都民第一会”这次派出50名候选人虽然来自各领域,但大多是美女帅哥,他们绝大多数出身于小池培养政治人物的“希望之塾”。

在选战的另一端,自民党自3月以来丑闻不断。虽然安倍在森友学园不当事件中已经全身而退,不过丰田等几位“猪队友”的行径,的确让自民党声望扫地。

小池百合子的政策,可以用两个词语概括——“环保主义”和“右翼思想”。作为极度狂热的右翼分子,她甚至被分析家称为“比安倍晋三更加危险的政治人物”。如果小池凭借东京都将影响力扩大至全日本范围,或许真有可能成为日本的撒切尔夫人。也就是说,东京奥运会后,小池与安倍的对决才会真正开始。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