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保释金背后的豪门谜案

豪门、富二代、少数族裔、前男友与现男友、枪杀、抛尸……种种引人遐想的关键词,再加上天价的保释金,让一桩发生在深夜的谋杀案又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

在被捕入狱近一年后,31岁的蒂凡尼·李终于走出了监狱的大门。看到早早等候在门外的各路记者,头戴黑色棒球帽、身着黑色连帽衫的她马上低下了头,脸上闪现出一丝不安的神情。

美国旧金山时间2017年4月6日的下午,这名被指控伙同现任男友谋杀了自己前男友的华裔女子,在其母亲缴纳了424万美元的现金,并以湾区13处总价值约为6200万美元的房产作保后,被获准保释。

“Good work!Good Work(做得好)!”在保镖一路的护卫和鼓励下,她一言不发,快步突破了记者们“长枪短炮”的重重“围攻”,钻入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中,扬长而去。

在她的背后,只留下了一群没有得到答案的记者——李家所支付的这笔总额约合4.8亿人民币的保释金,不仅创造了他们所在的加州圣马特奥县保释金额的最高纪录,在美国司法史上也位居第八。而更让公众感到惊讶和疑惑的是,此前人们对这个竟可以轻易砸出如此“天价保释金”的家庭几乎一无所知。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这是“一个来自中国的权贵家庭”。

豪门、富二代、少数族裔、前男友与现男友、枪杀、抛尸……种种引人遐想的关键词,再加上天价的保释金,让一桩发生在深夜的谋杀案又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

消失的爱人

1988年出生的凯斯·格林是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他身材高大,热爱运动,棒球、篮球、橄榄球、网球样样精通。他与女友蒂凡尼·李共同生活多年,并育有两个女儿,一个4岁,一个2岁。

2017年4月6日下午2时左右,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雷德伍德城,获准保释的蒂凡尼·李(右)快速闪避记者,上车离去。

蒂凡尼出生在中国,90年代初,幼年的她和弟弟一起随母亲来到美国。她自小家境优越,是典型的富二代——母亲李继红是个颇为成功的商人,在中、美两国都经营有建筑、地产类公司,在多地拥有大量房产。蒂凡尼本人毕业于旧金山大学,拥有金融学硕士学位。

格林与蒂凡尼住在位于旧金山湾区希尔斯伯勒市富人区的一幢豪宅里。除了“成群来来去去的佣人、保姆”,和时常停在门口的各种各样的豪车,邻居们对这对年轻的父母并没有太多印象。但过往的照片可以看出,他们有过一段非常幸福的时光,在一张后来被广为传播的全家福中,两人各抱着一个女儿,笑意盈盈。

然而,这样的幸福并没能持续下去。2015年秋天,格林与蒂凡尼分手。他搬出了女友家,但两人的纠葛却没有就此终止:他们一直在为两个孩子的监护权争执不休,甚至一度对簿公堂。

2016年4月28日晚上9點左右,格林与蒂凡尼相约在一个餐厅见面,再次商量孩子的监护权问题。因为餐厅就在自己租住的公寓对面,格林没有开车,甚至都没有带钥匙和钱包。

据蒂凡尼后来回忆,那次会面大概持续了一小时左右。然而,在这之后,格林却再也没有回家。

据最后见到过格林的人描述,那天晚上,他身着白色夹克、黑色运动裤,穿着一双大红色的耐克球鞋。

第二天早上,一位徒步者在距餐厅约28公里外的金门大桥公园里捡到了格林的手机。警方马上展开了调查,亲友们也开始四处悬赏征集线索,然而格林始终音讯全无。

直到5月11日,在格林失踪后的第12天,他的尸体在距离希尔斯伯勒约129公里处的高速公路旁被发现,当时的他全身赤裸,只穿着一双黑袜子。连日的高温暴晒之下,他的尸体已经高度腐烂,无法辨认,警方不得不通过比对牙齿才最终确认了身份。

尸检结果显示,格林死于谋杀。从他缺失的一颗门牙来看,凶手很可能是在将一把9mm口径的手枪放入他的口中后,扣动了扳机——子弹击碎了他的脊柱,当场毙命。鉴于尸体的状态,法医已经无法确定他是否还遭受过其他创伤。

5月 21日凌晨4点,一组特警队员包围了李家的豪宅,自从格林搬走后,蒂凡尼就和中东裔的新男友、29岁的卡威·巴亚特一起住在这里。

“出来!举起手来!”那天,邻居们都听到了扩音器中传出的反复喊话的声音。特警队用装甲车破开了李家的大铁门,在漆黑的夜色里,蒂凡尼和男友被带走。

彼时的他们还不知道,就在一天前,他们的朋友奥利弗·阿德拉已经被捕。

扑朔迷离的谋杀案

2016年8月17日,加州圣马特奥县高等法院。这一轮传讯在被律师推迟了至少三次之后,蒂凡尼、巴亚特和阿德拉终于站在了法庭上。面对谋杀罪的指控,三人均拒绝认罪。

据当时在场的媒体报道,在法庭上,蒂凡尼一直显得非常平静。事实上,在此后的数月里,她和律师杰夫·卡尔都一直如此。“我相信我们的委托人不只是‘无罪’而已,她是无辜的。”2016年11月下旬,蒂凡尼第一次申请保释失败后,卡尔曾这样对媒体表示。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一次次听证、传讯、预审过后,公诉人提供的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情况似乎并没有卡尔表现出来的那么乐观。

警方在追踪手机信号后发现,去年4月28日格林失踪当晚,在他与蒂凡尼会面后不久,他使用的iPhone 6曾与位于蒂凡尼的豪宅中的一个手机网络有过联系。

道路监控录像显示,当天晚上,在结束与格林会面后,蒂凡尼开车回家,一路上阿德拉驾驶的克莱斯勒轿车都一直尾随其后。

5月5日,阿德拉将自己的车出售给了一家二手车行。后来购买了这辆车的车主告诉警方,车上有一股漂白剂的味道。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