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模式应允许多元竞争

一直以来,有“高考工厂”之称的衡水中学以其军事化管理模式,所向披靡,取得佳绩,但却一直都饱受非议。此次其分校进驻浙江,引发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新一波争论。

从表面上看,这是一场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之间的正面“遭遇战”,但从深层次来说,衡水中学这条“鲶鱼”,怎样让当地重点中学失去了竞争优势值得深思。衡水中学分校抢夺生源,固然引发对不公平竞争的批评,但更为尴尬的还是浙江推行素质教育的效果,并不足以打动家长们。

“浙江出文人”是公认的事实,平湖所属的嘉兴更是名家荟萃,如茅盾、徐志摩、王国维、丰子恺、吴世昌、朱生豪、金庸、穆旦等无不令人高山仰止。衡水中学则是应试教育的宠儿,以高考重点院校录取率高、军事化管理等著称。在这样一个文化氛围源远流长、文化名人竞相辈出之地,大搞特搞应试教育,并受到了当地家长们的热烈追捧,昭示当下中国教育困境。

衡水中学进驻浙江之争需作哪些反思?

首先,高考模式是否应允许多元竞争,让家长和考生有所选择。

在教育服务越来越多元的今天,教育,尤其是非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已逐渐成为一种产品和服务,应遵从市场规则。衡水中学在浙江包括其他地方受到欢迎,主要由当地的市场即学生和家长来决定。据统计,目前衡水中学已在全国开设了18家分校,足见其市场受欢迎程度。

《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之后,民办学校将迎来一个跨越式发展的春天,那么,衡水模式以民办教育的方式进驻任何一个地区,都将成为自由的市场行为,其成败取决于市场供需关系。教育主管部门对于衡水模式的态度固然重要,但起决定作用的依然是市场,是公众的现实需求。

教育主管部门只要抓住大方向、基本方针,维护公平竞争的原则即可。民办教育应当成为公办教育合理合法的有益补充。衡水中学这条“鲶鱼”进驻浙江,不妨将其看作是一个好的契机,反思当前教育领域存在的问题,用更成熟、更理性的力量推动变革,而不是一味叫停或管制。

其次,向素质教育转型需要稳步付诸实践,需要与中国经济升级同步推进。

教育部已回应衡水一中办学模式,要扭转单纯看升学率的倾向。应试教育的缺陷众所周知,但向素质教育的转型,目前挂在口头者众,付诸实施者寡。我们看到的更多是家长们的焦虑,除“衡中模式”外,还有席卷各地的“择校热”、学龄前儿童的“幼儿园大战”等等,你不参加各类应试教育的培训,就有可能被残酷的考试竞争淘汰。

教育是中国家庭除房产外最重要的投资。对孩子们的教育投入也决定了中国经济未来的人力资本价值。谁都知道应试教育的危害,但选择素质教育又风险太大。衡水中学惹来如此大的争议,究其本质,是人们对应试教育顽疾既痛恨又无可奈何的矛盾心境。一方面是教育部门不停地倡导“素质教育”,倡导给学生减负,但另一方面高考指挥棒依然是升学的核心。在核心不变的前提下,家长和学校也只能唯分数和升学率论英雄。河北有衡水中学,安徽有毛坦厂中学,湖北有黄冈中学,这类“高考工厂”不过是利用经济规律,把应试教育发挥到了极致罢了。

人们反对应试教育,就是痛恨这种教育模式无法给孩子提供多元化发展的道路。从国家竞争力看,中国需要通过教育多元化来培育下一代的“最强大脑”。

“以人为本的素质教育”,这个理念大家都明白,但对素质教育的信心,最终还是来自教育成才,成才后又有市场需求。必须看到,中国经济转型、产业升级才是素质教育最强有力的支撑。而在现有的产业环境下,还容不下那么多有创意的“最强大脑”,这才是全社会要努力解决的困境。须知,衡水中学是与富士康这类所谓“血汗工厂”相匹配的,是与言听计从的单位文化相适应的,这就是中国的市场现实。只有不断提升国民经济的科技含量,改变我们的社会文化,提倡创造性、批判性思维,素质教育才会大有用武之地,到那时,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之争才能得到平息。

高考改革牵涉到千家万户,关系到千千万万学子的就业出路,也关系到国民经济未来的竞争力。在当前条件下,应允许高考模式的多元竞争,允许衡水模式按市场规则办分校,也鼓勵一些实验中学大胆开展素质教育。

人生的魅力就在于参差多态,教育的模式也应多元并存。中国教育的今天,就是中国经济的明天。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