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现在放弃了地震预报研究,我们将注定被后人唾弃

防震减灾既要靠科技硬实力,也要靠一些“软”工程,科普就是其中之一。

在郑国光看来,要充分发揮社会和市场的作用,提高防震减灾能力,是中国地震局深化改革的一个重点

从中国气象局局长调任中国地震局局长,郑国光的这个职务调整被业内人士戏称为从“管天”到“管地”的转变。

从中学时期做气象哨哨长时开始,到后来专业从事气象科研工作,再到成为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做了43年气象工作。他称自己是一名被“科普”出来的气象工作者。

而从2016年12月就任中国地震局局长开始,57岁的郑国光又面临被“科普”的过程。上任伊始,他就找了一套系统的防震减灾科普材料放于案桌,他的办公室也增加了一些体现防震减灾文化的元素。

郑国光在聚焦防震减灾主责主业的同时,也把加强地震科普作为他履新后的一项重要工作。在他看来,防震减灾既要靠科技硬实力,也要靠一些“软”工程,科普就是其中之一。他希望加强同外界尤其是公众的沟通,提升全社会的防震减灾意识和能力。

“要充分发挥社会和市场的作用,提高防震减灾能力。”3月8日,郑国光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在他看来,这是中国地震局深化改革的一个重点。

地震预报准确性比天气预报低得多

中国新闻周刊:对你来说,“管天”和“管地”,哪个更难一点?

郑国光:从“管天”到“管地”,跨度还是比较大的,挑战也很多。

以1966年邢台地震为起点,我国进入大规模地震监测预报探索和实践阶段。中国地震局成立之初的主要任务也是地震预测预报和相关科学研究,后来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现实需要,增加了地震灾害预防和应急救援两大任务,形成了防震减灾三大工作体系。地震监测预报和气象监测预报的业务是相似的,主要是监测数据、数据诊断、数据加工,最后对趋势进行预测。相比气象局,地震局还有地震灾害预防和应急救援,这使得地震局的工作跨度更大,工作内容更加丰富。

对于地震灾害预防工作,气象局主要提供监测预报服务,灾害预防是各级政府的职责。为什么地震局要做预防工作呢?我国是多地震国家,平均每年发生3.8次6级以上地震,地震预测预报又太难,加之工程防御专业性强,需要有针对性的科研攻关;同时,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社会财富和人口高度集中,破坏性地震造成的损失将成指数倍增,为有效减轻地震灾害风险,我们必须加强灾害预防工作。

随着城镇化建设进程的加快,破坏性地震的救援更加困难,地震局又担负起了专业救援的相关职责。地震局的大门口还挂着“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的牌子。救援这项职能也是气象局没有的,即使是人工干预天气,也主要是提供科研支撑,具体执行在各级政府。但地震救灾方面,包括现场救援、评估损失、灾后恢复重建等工作是地震局负责或参与的。

总的来说,地震局的工作跨度大,我从中国气象局长调任中国地震局长感觉压力很大,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

中国新闻周刊:有没有可能有一天,公众也能通过不同的媒介看到地震预报,或者在气象预报的内容里,也加一项关于地震预报的内容,就像后来气象预报里增加的PM2.5指数一样?

郑国光:目前地震预测水平还不高,但对社会影响大。地震学界有一种比较普遍的说法是,我们能对某些地区、某种类型的地震做出一定程度乃至比较成功的预测预报,但短期预报的准确性还很低,还处于经验性预报阶段。气象越临近越好预报,地震越临近越难预报。地震短期预报尤其是临震预报与天气预报相比,准确性要低很多。

地震预报是世界性科学难题,这是客观现实。但这并不意味着地震预报工作的探索没有价值。艾滋病、癌症目前都是不治之症,但人类从没有放弃医学上的探索。我们不能以地震预报难为挡箭牌,放弃在科学探索上的努力。曾经人工影响、控制天气的工作效果不好,觉得不可行。但经过多年攻关,目前人工影响天气成功的例子很多,近些年重大活动的人工影响天气作业比较成功。

明年是汶川地震十周年,我们将系统总结在地震监测预报、灾害预防、应急救援、灾后重建等方面的经验教训,加强科研交流,促进我国防震减灾工作再上水平。

具体来说,一是实现交互式的现代地震预报业务,提高数据服务能力,加强地震监测预报和社会、政府需求的互动,全方位满足服务需求;二是结合社会发展和社会关注度,调整地震会商的类型、范围、频次、时段等,提高会商质量与效益;三是加强开放合作,汇聚智慧力量,广泛吸收系统内外专家参与地震会商,加强对外学习交流;四是增强主动服务的意识,进一步细化会商机制改革方案,落实震情监视的重要责任,强化特殊时段震情保障,不断提高地震预报的整体能力。

我们必须强化责任,不断研究地震发生规律,一代一代传下去,如果我们这一代人放弃了地震科研和地震预报的探索努力,我们将注定在中国地震史上留下骂名,被后人唾弃。我相信未来随着地震科技的发展,人们一定能够掌握地震发生规律,实现精准的地震预报。

同样震级的地震,

在中国造成的破坏可能更大

中国新闻周刊:人们也经常拿中国的地震伤亡人数和国外对比,比如说:国外一个8级地震导致的伤亡情况比国内发生7级地震时还轻。这种对比是否科学?

郑国光:中国是气象灾害多发、频发、重发国,也是地震灾害多发、频发、重发国,是造成损失最重的国家之一。从经济损失上看,70%左右的自然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都是气象灾害带来的;但从人员伤亡上说,地震灾害才是自然灾害之首。我国大陆国土面积960万平方公里,占世界大陆面积的6.7%,大约是十五分之一;但整个20世纪,我国大陆发生的7级以上地震,占全球大陆地震的三分之一 ;这些地震造成的人员死亡,占全球大陆地震死亡总人数的58%。此外,我国大陆地震分布很广,有记录以来,全国所有的省份都发生过5级以上的破坏性地震。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