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娃迷恋手机

“双11”晚上,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一听,原来是甘肃秦安老家亲戚家的小孩,他一开口就央求:“帮我在北京找一份工作,小饭店洗碗也行,扫大街也行,只要挣点钱就行。”他才上初三啊,15岁,得准备明年中考,怎么突然要外出打工?他说上学不自由,不能好好地玩手机,到外面打工就能随便玩手机了。哦,又是一个农村娃迷恋手机想辍学。

我是国庆长假回甘肃农村老家的,待了七天,几乎天天听到大人唠叨:“现在的娃娃迷上手机,不好好念书了,怎么办?”有些家长干脆拿“毒瘾”比喻小孩迷恋手机,他们满脸的无奈,满脸的忧伤。

三婶家的儿子现在上初二,平时租住在乡上,离学校二三百米。他本是学习的“好苗子”,从小学到初一一直是班上前10名,现在跌到40名,只因迷恋手机游戏。三婶平时在家种地,孩子就一个人在乡上。上半年的一个晚上,三婶跑到乡上看孩子,一开宿舍门,小家伙竟然玩手机呢。三婶说她的头“轰”的一声犯晕,没给孩子钱哪儿买的手机?

经过一番拷问,孩子从实招来,说是三个同学合伙买的手机。现在政策好,国家给每个农村孩子一天3元午餐费,在学校附近租住的孩子一学期还补助四五百元,住宿补助费交给了家长,但孩子省吃俭用,午餐常常不到学校食堂,而是自己在宿舍生火煮面条,一个月省下饭票66元,另外两个同学也是这样省,一个月下来,三人凑了200元饭票,然后到乡上的商店换了一个手机——偏僻农村一二百元的手机多的是,并且可以拿学校的餐券当钱抵用。

三个孩子商议手机轮流用,每人玩两晚上,然后转交下一个同学。但事实上,仨孩子住得近,游戏瘾大忍不住,常常跑到一起玩手机到半夜,然后分头各回各的宿舍睡觉。

三婶嚷嚷着训孩子,孩子却拿起手机夺门而出,十几分钟后再跑回来已是两手空空,三婶没收手机的计划落了空。又过了几天,三婶晚饭后跑到乡上突查,推开宿舍门,却不见儿子的影子。她是打着手电筒在乡上一家家地敲门呼喊,足足半个小时,才找到孩子——小家伙和另外两个同学在一户人家房背后的树下拿着手机玩《王者荣耀》呢。说来这家人有宽带,小孩是跑来蹭网的。

今年秋季开学,公家补助的住宿费孩子没上交三婶,而是直接买了手机,以前是偷着玩,现在是明目张胆地玩。小家伙还威胁家长:“你没收手机,我就立马退学;你让我玩手机,我才上学。”三叔在外打工,三婶已经管不了孩子了,任由他带着手机去上学。

我每次回老家,都给弟弟的俩小孩每人200元,这次刚把钱递到俩侄子手里,我的母亲就跑过来催促孙子把钱上交弟媳,说是万一小孩到乡上买手机沾上游戏瘾就麻烦了。说來弟媳正是怕孩子玩手机,晚上都是翻过一座山跑到乡上租的宿舍陪住,监视孩子只许学习。

还有成本更大的呢。北京的一个老乡毅然辞掉工资8000元的工作回家,就是因为孩子迷恋手机,媳妇一个人管不住,他只好前去助阵。唉,因为手机,现在需要两个家长盯着孩子。

十年前,老家村里的人看电视,总是看到城里的家长抱怨孩子进网吧荒废学业,以为这是城里人的问题,挨不着偏僻山村,想不到现在轮到自己家里了。上个月我从老家回到北京,在朋友圈发了一段文字:“现在农村家庭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孩子对手机游戏的美好向往和家长对手机供应不及时不充分之间的矛盾。”

北京 李成义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8:30-17:3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郑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