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生病,迷信还是拒绝抗生素?

在儿科诊疗中,用不用抗生素、用何种抗生素,这首先应是一个医学判断。但当屡屡面对家长的催促、焦虑与指责时,医生是坚持自己的判断,还是妥协?这或许并不是一个容易下定的决心。现实情况往往是,在医生的判断和家长的态度之间寻求折中与妥协。“用不用抗生素”折射出的已不仅是单纯的医学问题,而是掺杂了社会环境、医患关系等诸多复杂因素的权衡。

家长对待抗生素的两个极端——拒绝或迷信

北医三院儿科医生韩彤妍(后左)在儿童病房查房

夜晚,常常是儿科急诊最繁忙的时候。作为中日友好医院的儿科急诊大夫,王琨蒂最多的时候,曾一晚上接诊了260位病人。到早上交班时,她整个人已经直不起身来,只能靠护士搀扶着拖下去。她笑问:“这地板昨晚打过蜡,你能看得出来吗?”医院的地面每隔几天就有专人打蜡,光亮得能映出人影,唯有儿科急诊室的地面,经过整晚的“碾压”,第二天早上就根本没法儿看了。“小孩来看病,一来至少有两个家长跟着,四五个家长也是常事。一晚上相当于有1000多个人从儿科急诊室的地面碾过去,这地板可不就不亮了。”

“成年人的诊室几乎都是两张桌子拼在一起,两位大夫在一间诊室里看病。我们这儿看不了,太乱。”在王琨蒂的印象中,儿科急诊室往往是医院里最嘈杂的地方。“小于3岁的孩子抱进来几乎都在哭,不大声点和家长交流,根本听不见。”有时候孩子父母和祖父母意见不一致,恨不得直接就在诊室里吵开了。“有婆婆数落儿媳妇的,有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呛起来的……”王琨蒂有些自嘲地苦笑道,“我们这儿总是特热闹。”

儿科急诊室外,几乎每晚都排着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大长队,可实际上能分配给每位病人的门诊时间总是很有限。“坐在你面前的病人,总嫌你看得快,好不容易排到了,医生怎么几分钟就打发了?”事实上,按照人流量计算,平均每位病人的门诊时间只能在3分钟到5分钟。“即便如此,排在后面的家长又总是催促‘你能不能快点啊!’”这让王琨蒂也很无奈,“已经够快的了,不能再快了。”

在敏感季节,来儿科急诊的病人大多是呼吸道感染问题。“从去年10月开始病人逐渐增多,到11月份人数一下子飙升上去,整个冬三月我们都忙得快飞起来了,连急诊带门诊带病房,几乎都是呼吸道的病人。”在王琨蒂的印象中,得病的大部分都是五六岁以下的孩子。“冬季病毒细菌容易传播,孩子抵抗力弱,可能会发生呼吸道感染。”今年北京的冬天是暖冬,几乎没下过雪,天气也不好。“甚至连春节期间,我们科的楼道里还加满了床位,谁愿意在医院里过年呐,这都是没办法。”

实际上,孩子容易生病和环境的变化也有关联。“雾霾中潜伏的细菌病毒含量,比好天气时浓度要高得多。比如近期流行的病毒型甲流、轮状病毒、支原体肺炎还在持续。”在王琨蒂看来,雾霾对孩子呼吸道的伤害,往往最为明显和直接。“只要是一轮雾霾开始,每天上急诊来的呼吸道感染病例就多起来。”这似乎已经成了医院儿科急诊的常态。

自从2010年开始轮值儿科急诊以来,王琨蒂每天和抗生素打交道的频率就变得频繁起来。细菌感染是儿科常见疾病,包括上呼吸道感染、支气管炎、肺炎、化脓性扁桃体炎,以及具有传染性的猩红热等。如果感染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后果往往严重。

“但很多家长对抗生素的第一反应却是抗拒:抗生素有副作用,这么点小孩能用吗?”实际上,儿科大夫必定是根据孩子的实际病情来判断是否需要使用抗生素,绝不是信口开河。“如果是病毒感染,用了抗生素也无效,可如果是细菌感染,那该用就得用。”为了消除家长对抗生素的疑虑,王琨蒂在门诊时,常常手指着化验单,一项项跟家长解释为什么要用抗生素。可即便如此,也常常有家长始终心存疑虑。王琨蒂就遇到过一位特别纠结的父亲。夜里11点半,这位父亲带着孩子来看急诊,不到1岁的孩子软软地抱在手里。王琨蒂一问,原来是孩子腹泻了,大便里有点血。“大便验出来红白细胞都挺多,又不够痢疾标准。”王琨蒂判断,孩子得的是细菌感染的肠炎,得用抗生素。但这位父亲却忧心忡忡,反复一遍遍问着:“能不能不吃抗生素?不吃能不能好?要是不好的话,会不会加重?加重了会是什么表现?会有什么后果?……”

王琨蒂其实很能理解这位父亲的矛盾心理——“他特别关心自己的孩子,希望孩子早点好,但当要用到他认为可能引起副作用的药物时,他又不想自己来承担这个后果,就想把这个选择题交给医生,可对医生的判断他又无法彻底放心。”王琨蒂解释得口干舌燥,一直磨到夜里12点多,诊室外都没人了,也没能消除这位纠结父亲的焦虑。

除了像这位父亲般犹豫纠结的家长之外,直接拒绝使用抗生素的家长也并不少见。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儿科大夫韩彤妍几乎每周门诊总能遇上一两位,直接开门见山地对她说——“我们孩子不用抗生素。”“实际上,在医院儿科门诊开出来的抗生素,肯定是适用于儿童的。有时候家长的过度担心,其实是没必要的。”在韩彤妍看来,这背后的根源,归根结底是家长对医院和医生的信任缺失,以及对抗生素等药物不够了解。

“儿科的特殊性恰恰在于病人本身没有多少决定力,几乎都是家长来代为做主。可家长的判断,有时候往往受到很多因素的干擾,不一定听得进医生的话。”即便医生跟家长使劲解释了抗生素的治疗作用,副作用并没有想象中强,即便家长勉强同意把抗生素开回家了,也可能坚决不吃。“等到来复查时,总能想出各种借口推搪。”

协和医院儿科主任宋红梅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