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装“新瓶”,“旧酒”行规也不可破

共享睡眠舱一问世就被查,没有享受到其他共享产品的发展缓冲期,并不冤枉。

按照北京警方的说法,这种产品是以计时休息形式提供住宿休息服务的经营场所,符合《北京市旅馆业治安管理规定》第二条规定的旅馆业,应向属地公安机关申请办理旅馆业特种行业许可证,未经许可前不得私自营业;根据消防法等法律规定,“共享床铺”属于宾馆业态,对外经营须通过相应消防行政审批或者备案手续、符合消防安全技术标准。

这其中包含的信息点是,共享睡眠舱根本不属于共享经济的范畴,是新瓶装旧酒,披上“共享”的外衣或许只是为了迎合共享经济的潮流。它所提供的就是传统的住宿服务,其实与分时租赁或钟点酒店没有多大区别。

事实上,无论是睡眠舱,还是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共享产品,其背后的企业都并非将闲置资源进行分享,而是购置一批又一批的物品后将之租赁出去,这显然与共享经济的核心理念沾不上边。以“共享”为噱头发展出的多类产品,其实违背了共享概念的宗旨——强化使用权、弱化拥有权,因此,这些产品非但没有释放闲置资源的价值,反而还可能造成更多的资源浪费。

共享经济尚不能逃避监管,以“共享”为障眼法打监管“擦边球”的做法更要不得。这就对政府部门提出了更高要求:具体项目具体对待,在思考其商业意义和社会价值的基础上作出客观评估,对于一些代表未来的项目,通过包容审慎的监管甚至政策扶持助其发展;对一些传统业态的再包装,则必须统一规则,不能突破行業的基本要求。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郑重声明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