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已亡,但这场婚礼还是花费了50万银元

作为第一批可以参加中国皇后册封礼的外国人,美国人格蕾丝·汤普森·西登

做了事无巨细的记录

美国人格蕾丝·汤普森·西登,1872年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是美国作家、记者、旅行家。1920年到1930年间周游中国、日本、印度、埃及等地,留下大量采访札记和摄影作品。

在中国期间,格蕾丝还见证了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皇后婉容的册封礼。郭布罗·婉容时年17岁,为宣统年间内务府大臣郭布罗·荣源之女,从小接受教育,读书习字、弹琴绘画样样精通。

辛亥革命之后,2000多年的封建帝制瓦解崩塌,虽然国家从君主制走向了共和制,但“大清皇帝辞位之后,尊号仍存不废,中华民国以各外国君主之礼相待”。

因此,逊帝溥仪的婚礼仍是按照皇帝大婚的礼仪进行,民国政府也特准皇后的“凤舆”从东华门抬进紫禁城。1922年11月30日,皇后册封大礼隆重举行,婉容成为名义上的皇后。

第一次出现洋面孔

11月30日是美国的感恩节。这天上午,承毓朗贝勒福晋之恩,我来到皇后父亲的府邸参加册封礼。这是整个婚礼中最重要的环节。

经过反复讨论,典礼的时间最终定在9点。

门外摆满了红色和黄色的鲜花,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他们从皇宫一直排到安定门北皇后的家门口,观礼的人们很多都穿着紫色或者淡紫色的衣服,头上戴满了首饰,整个人群中洋溢着欢乐。士兵则将附近的街道和入口严密地封锁了起来。

10名太监引导着我们进入府邸。为首的大太监穿着一件紫红色的礼服,边上装饰了一圈白狐狸毛,里面则是一件长袍,长袍的底边绣有七彩的斜花纹。他头戴一顶黑缎礼帽,帽纬是红色,帽顶是一颗宝石,帽子黑绒宽檐显得格外醒目。

皇后11岁的弟弟也戴了一顶相似的帽子,帽子上镶嵌了一块3寸大小的宝玉,帽后面是小珊瑚和马鬃制成的穗。他的礼服是紫红色的毛边锦缎罩衫,后背的正中绣着一个很大的长寿标识。中国和日本把这当作至高的祝福。

穿过几进庭院之后,我们被带到了一座院子里。院子里有一处席屋,墙壁和顶棚都是草席,柱子用红布包裹着,上面挂满了无数红色或金色的圆形装饰。

象征新娘新郎的双喜装饰到处可见,参加仪式的每一位福晋的发饰右侧都戴上了这个标识。羊角灯笼垂着长长的流苏,上面写着“寿”字。到场的每一位达官贵人都是经过席屋到达皇后的房屋前。三叩九拜之后,退下。除了庆亲王可以进屋宣读皇帝的旨意外,没有人能再向前一步。

现场参加册封礼的都是皇后的直系亲属,此外,还有12名宫女,6名太监,几个穿着粉色丝袍和浅蓝色罩衣的丫鬟,当然还有包括我在内的几个被特别邀请的美国女人。任萨姆女士(婉容的英文老师)甚至带来了她的母亲和妹妹。

只有这些人目睹了一个格格如何成为一个皇后。这是数百年来,第一次允许外国女子参加皇后的册封礼,这也许说明了旧的秩序已经衰败了。

玺印和嫁妆

護送皇后玺印的40名官员,也都在皇后屋外等候,也不能见到皇后。等着皇后的玺印被请出,带回宫交还给皇上。

皇后的玺印方形,金质,大约6寸见方,厚3寸,纯金玺钮,印文为“皇后之宝”。婚礼的权杖也是纯金的,长度大约16寸,如意头为“心”形,杖身刻有象征皇帝的龙纹,杖中部一面为双喜,另一面为象征皇后的凤纹。

玺印和权杖相当于我们结婚习俗中的订婚和结婚戒指。第二天早上3点,这两样信物将登上凤舆,由皇后带着一起入宫。

我在距离皇后本人不到三尺的地方,欣赏到了仪式的所有细节。午时过半,皇后恭敬地跪在内房台阶前的黄色垫子上,只见庆亲王一人手捧着黄色绸布包裹的皇后玺印,穿过垂花门,进入内室。此时的内室,供桌上已经摆好用来盛放玺印的神龛,神龛两旁装饰着金质的花朵。

庆亲王将玺印放于正中位置。皇后随庆亲王进入内室,跪在供桌前,接过金册。金册上刻着:“郭布罗氏,荣源之女,以册宝立尔为皇后。”

整个仪式延续着满族的传统。庆亲王用了15分钟宣读完皇帝的册封诏书,随后他将金册交给皇后,从此刻起,她有了“宝皇后”的徽号。庆亲王又呈上象征皇家权力的如意,每呈上一件,皇后就必须在太监的搀扶下起身去接受,然后再跪下,再起身。因为头戴着跟宝塔一样的吉帽,所以她不能叩头,也无法弯腰行礼。

皇后在仪式上所穿的吉服由宫中特制,用黄色的绸缎制成,绣满了蓝色的凤纹和金色的龙纹。吉服下端装饰着传统的水波纹和七彩的斜线纹,四边镶着貂毛。外罩是一件无袖的披风,蓝色绣金,肩部还有一个小披肩。整套服装设计精巧,雍容华贵。

仪式结束,宫女们纷纷退下,我们等到皇后脱掉吉服之后才离开。这是一场隆重的典礼,能够近距离见到皇后,令我兴奋不已。

毓朗贝勒福晋带我参观了皇后的嫁妆,有的用黄绳绑在红漆桌子上,有的放在木质的大箱子里,堆满了院落。嫁妆种类繁多,各式各样的金银器具、金银首饰,有的上面还盖着丝绸。还有成捆成捆的绸缎、织锦、绉纱、刺绣,薄的夏天用,毛边的冬天穿。

玉石、碧玺、翡翠等戴在头上的、脖子上的、手上的,不计其数。瓷器、象牙、漆器,大大小小。鞋子各式各样,与衣服相配的手帕一摞一摞。此外,还有龟甲、麝香、香料,等等,真是数不胜数,令人眼花缭乱。

在中国,嫁妆非常重要,而嫁妆的包装和嫁妆一样重要,摆放还要依据特定的星象。为此,皇后的亲属们前前后后忙碌了好几个月。

准备嫁妆的过程要非常地小心谨慎,每一个步骤都需要星象相合的家族成员来做。每一件物品都要精心包装好之后,放进箱子里。皇后入宫之时,陪嫁队伍将走在队伍的前面。

皇后的姨母恒慧格格告诉我,头一天晚上,她为了给皇后准备梳妆用品,一直忙碌到凌晨2点。皇后的所有梳妆用品,每一瓶胭脂,每一包香粉,每一罐眉黛,都要在星象合适的时候分别包起来,装进金漆大箱子。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