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年号是怎么来的

在日本,同时使用着两种年号。除了全球通用的公元年号,还有日本独有的年号(或称“元号”)。今年2017年,日本年号是平成29年。2016年8月明仁天皇发表视频讲话,宣布退位意向后,《产经新闻》2017年1月援引多名消息人士的话称,日本政府计划2019年1月1日在皇宫内举行“继承剑玺之礼”、“三权之长朝见之礼”以及皇太子的天皇即位仪式,并在当日由内阁官房长官发表新年号。

日本的年号每个字都取自中国古籍

根据记载,在中国历史上,使用年号的传统最早源于汉朝。日本年号的使用借鉴自古代中国,其最早的年号出现在7世纪。公元645年,日本发生宫廷政变,中大兄皇子领导的改新派在政变成功后,拥立孝德天皇(日本第36代天皇)掌权。孝德天皇效仿中国的年号传统,以“大化”作为年号,开启了日本年号的历史。

“大化”两字来自中国《易经》中的“大化流衍,生生不息,阴阳相动,万物资胜。”还有《宋书》卷二十中的“神武鹰扬,大化咸熙。廓开皇衢,用成帝基”(日本神话传说中第一位天皇神武天皇的“神武”两字也出自此章)。此后几十年,日本断断续续出现了一些年号,直到701年,即文武天皇5年,以年号“大宝”为起点,年号才作为日本一个固定的纪元方式延续到今天。

在日本历史上的两百多个年号中,有些年号跟中国古代王朝的年号一样。比如日本第56代清和天皇(在位858年-876年)的年号为“贞观”,与中国唐朝唐太宗的年号不约而同。再如第96代后醍醐天皇(在位1318年-1336年)在1334年将年号改为“建武”,这正是中国东汉王朝光武帝的年号。

日本的年号每个字都取自中国古籍。比如明治时代的“明治”两字取自《易经》的“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明治时代之前,日本对于年号变更并没有特别严格的规范,虽然一般情况下,新天皇即位才改变年号,但也出现过因其他原因而改变年号的情况。比如明治天皇之前的考明天皇,从1848年2月到明治天皇即位之前的1865年,在位17年,自己就换了6个年号,依次是:嘉永、安政、万延、文久、元治、庆応。考明天皇频繁改元的原因大致有几种:遇到喜庆吉祥之事以示庆祝;遇到地震、瘟疫等天灾,改年号以求转运;受中国阴阳五行说的影响,并参照《易经》中“辛酉为革命,甲子为革令”一说,遇到甲子、辛酉岁次时就改元,以祈求国泰民安。

直到明治维新时期,在“明治”这个年号公布的同时,日本政府才颁布了“一世一元制”,规定此后只有新天皇登基時才能变更年号。

日本目前的年号“平成”出自《史记·五帝本纪》中的“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内平外成。”以及《尚书》中的“俞!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万世永赖,时乃功。”取其“内外、天地都能够平和、成功”之意。“平成”这个目前的年号,在近代考明天皇庆応改元时,也是一个年号候选方案,不过最终没有被采用。

年号正式公布前“见光即死”

日本年号的每一个字的选择都非常考究,极其慎重。根据日本1979年颁布的《元号法》,如果天皇退位,年号也必须改变。按照日本政府规定的年号选定程序,日本首相需要钦点数名精通中国史、中国古典文学和日本古典文学等领域的学者,让他们提出两到五个新年号作为候选方案。新年号只能两个汉字,每个字必须易读,且在历史上的年号中没有使用过。备选方案在经过参众两院的商量,最后由内阁会议决定“胜出”方案。2016年8月,明仁天皇萌生退位意愿之后,日本政府就已开始着手委托有识之士进行年号选定工作。

在日本,年号事关重大,有着祈祷国泰民安的象征意义。由于提出年号方案的学者,都是文史哲领域的泰斗级人物,大多数年过古稀,如果在新年号公布之前不幸去世,其提出的方案也将不会被使用,需要由内阁会议重新决定。

日本内阁还很重视新年号公布前的神秘性和权威性。1926年圣诞节,大正时代结束。日本政府一开始确定的新年号是“光文”,而不是“昭和”。因为日本政界和学者大多认为即将到来的新天皇时代应该以“文”治国,以“文”服人,日本必须文化立国并将“文”发扬光大,于是将“光文”作为新年号的首选。

“光文”两字出自中国唐朝诗人皇甫威《回文锦赋》中的“於是披阅风前,光文灿然。百花互进,五色相宣。”然而,就在大正天皇逝世几个小时之后,东京《每日新闻》等报纸就抢先把从内部人士获悉的新年号“光文”公布出来。这件事让日本皇室大吃一惊,也让内阁议员颜面扫尽,只能对外宣布新年号“光文”为假新闻,并在随后紧急将新年号令定为“昭和”。

“昭和”两字来自《诗经·大雅·文王篇》中的“周离旧邦,其命维新,百姓昭明,协和万邦。”不知道年号在历史中究竟产生了多少作用,曾经立志“光文”以文服人的日本政府,在改名“昭和”以协和万邦之后,也走上了以“大东亚共荣圈”为口号的对外扩张道路。“昭和”这个年号从1925年到1989年,一共存在了64年,是日本历史上使用时间最长的一个年号,也在日本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由于年号在日本社会中被普遍使用,所以提前公布新年号可以减少对公共机构和民营企业造成的影响。比如,日本目前的驾照有效期仍使用“平成”进行标记,在更新驾照时可能因为更改年号而造成麻烦。另外,如果年号公布太晚,处于制造过程的日历厂家将产生巨大的回收成本。因而,在新年号公布之前,一般情况下,日历厂家、司机和IT人士对新年号的发布时间最为关注。按照日本惯例,日历生产厂家都是提前两年开始设计、制作新日历,而且一般都在11月份进行。随后利用一年左右的时间进行推广、收集预订者数据。因而,2019年元旦明仁天皇将退位,到时将沿用新年号。如果今年新年号迟迟不公布,日历厂商就难免十分着急。如果公布的时间太晚,就会影响日历制作到销售的流程。在昭和年代末期,由于裕仁天皇的身体不稳定,新年号长时间无法发布,就发生过日历制作被迫停止和紧急启动的情况。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