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霸凌,那些不可轻视的少年之痛

那天,天刚亮,阳光技校的学生们正陆续从宿舍出来去教室上课。人群中,一辆警车缓缓驶过,停靠在校园僻静的一角,引起学生们的好奇。

二年级的同学正在上公共理论课,政教处主任黑着脸走了进来:“王杰、刘晓东、张涛你们3人出来,跟我走!”同学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小声议论着。

下课时,政教处主任过来告诉同学们:“3个同学已经被警察带走审讯,跟这3个同学同宿舍的、参与霸凌同学的人都要做出深刻检讨,并写出霸凌同学的全部经过。你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学校会通知你们的家长来解决问题!”政教处主任愤怒地嚷道。那几个神情紧张的同学低下了头,因为霸凌同学的事件就发生在他们的宿舍里……

理发引发的宿舍恶作剧

被带走的3个同学都是班主任眼中的红人,其中,王杰还是班主任选定的班长。平时,班里及宿舍的大小事务都由班主任指定他们管理,他们在同学中具有极强的号召力和组织力,更是寝室里的“王者”,说一不二。 但慢慢地,宿舍里开始有了一些不正的风气,一些不服从管教的同学会被他们收拾排挤,3个红人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帮派。

王杰几个很看不惯一个叫贾奇睿的同学,觉得他不合群、假清高,还爱告状。一天,刘晓东很热情地要给贾奇睿理发,说他的发型不符合学校要求,结果给他理了个“蛤蟆头”,引来同学一阵阵讥笑。气不过的贾奇睿半夜趁刘晓东熟睡的时候,剪下了他几缕头发。

刘晓东发觉后,便和王杰、张涛带领同寝室的几个同学将贾奇睿暴打了一顿。一直到贾奇睿抱头求饶,他们才停手。李平等几个老实的同学怕惹火上身,选择了在旁边看热闹。

第二天,贾奇睿去找班主任告状,班主任来到宿舍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以后别再打架了”,就算处理完了这件事。

天黑了,王杰和刘晓东带宿舍的同学出去玩捉迷藏游戏,他们来到学校一个偏僻的角落,张涛和一个同学趁贾奇睿不注意,用衣服包住他的头,大声喊道:“捉迷藏喽!”话音刚落,全宿舍同学开始对贾奇睿拳打脚踢。

这一次,贾奇睿不敢再去跟老师告状了,他选择了隐忍,但他的隐忍没有换来对方的停手,反倒讓他们越来越“花样百出”,宿舍变成了魔窟。

他们的宿舍位于校园边角处,和其他宿舍隔着一段距离,这让王杰几个人霸凌同学时,内心更有“安全感”。每次,生活老师巡视完宿舍后,他们便开始了宿舍里的“魔鬼游戏”。

宿舍里一个性格懦弱、身体单薄的学生程上也被拉进了“游戏”里,他被逼着充当角斗士,向贾奇睿挑战。由于贾奇睿的身体素质要比程上好,常常把他打得缩在一旁,这时,王杰他们便会蜂拥而上,把贾奇睿狠揍一顿。

不仅如此,程上还被逼着向寝室其他同学“挑战”,无一例外都招致了被打的厄运。

王杰几个人意犹未尽,不仅对贾奇睿和程上实施暴力,还常常拿他俩开涮,让他们尝肥皂,甚至做不雅动作……时间一长,贾奇睿和程上变得麻木起来,完全没有了反抗意识,而是任由同学戏弄、霸凌。

到后来,像李平这样原本比较老实的几个同学,也开始参与霸凌。

有一次,程上的脸被打得肿了起来,一个同学很同情他,就偷偷建议他去学校医务室看一下。医务室的医生看到程上脸上的伤,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程上撒谎说是自己不小心摔的,但校医判断他的伤一定是被人打的。“你老实交代怎么回事?”程上不敢说,吓得跑回了宿舍。校医追了过去,霸凌事件就此浮出水面。

校园霸凌,那些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

法律点:此次霸凌事件中,霸凌行为人要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

根据《刑法》第17条规定,已满16周岁的公民,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公民,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公民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因不满16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其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收容教养。

“本案中的霸凌者都已满16周岁,经公安机关审讯,王杰等3人多次组织随意殴打被害人,情节恶劣,已构成寻衅滋事罪,经法院审理,依法被判处拘役6个月到有期徒刑1年的处罚。对其他积极参与者但不构成犯罪的几个同学,依据《治安管理法》给予10日的行政拘留处罚;对其他胁从参与者给予批评教育。”

法律点:此次霸凌事件中,施暴者的家长以及学校应该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

校园霸凌在本质上是一种侵权行为,当然要承担法律责任。

依照《侵权责任法》第32条第1款的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因实施欺凌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由未尽到监护职责的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

第39条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对于损害赔偿,当事人可以协商解决,如果协商不成,可以提起民事诉讼,诉请人身损害赔偿、精神损害赔偿或者财产损害赔偿。

此次事件中,班主任未尽管理职责,被学校处以行政记过的处分,并调离班主任工作岗位。当事人之间通过协商,学校和施暴者家长,给予受害方合理的人身损害和精神损害赔偿,用以受害学生的心理辅导等治疗。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恢复,贾奇睿和程上又回到学校上课。学校更加重视对学生的管理,杜绝校园霸凌事件再次发生。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