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消失的出租大院

2017年以来,北京全城进行“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位于城乡结合部的近千个出租大院被清理拆除,原居住于此的外来人口将落脚何处?

环卫工人崔玲(化名)在北京工作了十年,如果南四环外的久敬庄57号院不拆除,她和爱人仍会租住在那间8平方米小房间里。如今,他们将搬到五环外南小街暂时落脚。在丰台区刘家村经营餐馆的明珠(化名)也要放弃经营多年的面馆,谋新的出路,她所在区域不复有往日的人流,周围的市场、出租大院全部清空,稀稀落落的人群也让她的生意难以为继。

崔玲和明珠是在北京谋生多年的外乡人,在北京的人口疏解大潮中,都面临着回乡还是继续留在北京的选择,经过权衡,二人都选择留在北京,未来何处落脚,成为他们要面对的困恼。

无论是北五环外的天通苑,还是南四环外的大红门,都上演着类似的景象:挖掘机、运货车忙碌作业,大片的房屋被拆除,从前的出租大院成为一片废墟。2017年以来,北京全城进行“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城乡结合部的近千个出租大院被清理拆除。

外乡人谋生不易

崔玲38岁,山东郓城县农民,十年前同丈夫一同来到北京谋生。“家里种粮食挣不了钱,北京有工作机会,我们村很多人都在这里工作。”崔玲说。

为了省钱,她租下了丰台区大红门地区的久敬庄57号院的一间平房,8平方米,每月租金600元。

崔玲的工作是清扫马路,月工资2500元左右,丈夫的工作是操作车床生产线,每天加班,如果不缺勤每月可拿到4000元。除掉房租和生活费,以及在老家读书的两个孩子的上学生活开支,夫妻俩每年能存下2万元左右。这是崔玲夫妇来京谋生的最根本动力。

久敬庄57号院位于南四环外,是丰台区著名的外地人聚集地,据估计租住总人数过万人,遭到清理拆除后,租户们像崔玲夫妇一样,向更远的地方寻找安身之所。

崔玲告诉《财经》记者,丈夫的工厂也因周边批发市场的停业、搬迁受到影响,基本没有订单,工厂将搬到河北。

与久敬庄57号院相同命运的出租院不在少数,明珠所在西南三环外的新村街道刘家村也在清理出租大院及民房。

明珠是河北人,53岁,22年前来到北京打工,夫妻二人现在丰台东路一出租大院旁经营面馆近十年。明珠说,这20年在北京干过很多活,卖菜、送货、扫楼道、当工厂工人,最后选择做餐饮,因为周边人流大,一家人挤在餐馆后房生活,每年能攒下近10万元。

这些年含辛茹苦,让明珠最引以为傲的是儿子摆脱了父辈的命运。夫妻二人将儿子送到南方一所重点大学读书,儿子现已经毕业,在南方找到了工作。“我还给儿子在他所在城市买了一套房,虽然在郊区,但好歹不用租房,比我们强多了。”

“清理整顿,不出租勿打扰。”一块醒目牌子挂在明珠面馆旁边出租大院的门前,走进大院,所有房间都已搬空,保安室门前黑板上写着“剩余租户请于10月13日晚搬离,上级单位会将所有房间贴封条,贴封条后室内不能进入”。

明珠告诉记者,面馆承租的门面属于经营性商铺,没被清理查封,但昔日邻居一个个都搬走,他们的生意也日益惨淡,唯有搬到他处。

据2017年2月北京市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72.9万人,其中常住外来人口807.5万人,占常住人口的37.2%。北京这一轮人口大疏解,受影响最大群体便是这807.5万外来人口中的低技能劳动人口。

崔玲称自己没有退路,必须继续留在北京谋生。“不是我们不愿意回家,主要是老家没有挣钱机会”,崔玲在老家的两个孩子每月都需生活费以维持学业。还有另一层原因使他们难以离开北京,“我们两人在北京交了八年的社保,如果回老家或外地,转社保的手续繁琐,外地的养老金也都没有北京高。”

明珠也出于同样的原因选择继续留在北京,虽然未来的生活成本将增加不少,生活压力更大。

出租大院的历史

整治城乡结合部是北京2017年至2020年“疏解整治促提升”的十项重点工作之一,清理、拆除出租大院是该项工作的核心。

崔玲此前租住的大红门久敬庄地区经数次拆建,见证了北京近30年来多次控人浪潮。“以前上下班高峰时,通久路满是人流,夜间57号院灯火通明,外边街道都是吃东西、遛弯的。”一位居民回忆起久敬庄57号院往日情景。如今站在该大院地址上,一片废墟,房屋拆除后的固体垃圾全部覆盖上了绿色苫布,其间浮现的残破家具证明了曾经的居民生活景象,远处的挖掘机在浓雾中作业。

久敬庄57号院位于丰台区和义街道,南四环路与五环路之间,占地面积145.4亩,是北京市民政工业总公司下属企业北京市精佳园机械厂属地。2008年厂方开始出租厂内土地,承租人陆续建设了大量出租屋,经过近十年发展,形成5个出租院。因为久敬庄57号院与四环内外的多个批发市场距離均在2公里内,房租便宜,最多时吸引了约1.5万人租住于此。

丰台区和义街道办事处相关人士表示,经过两个月的疏解,久敬庄57号院已全部清空并拆除,未来将在拆除的大院上建设养老院和已经规划的久敬庄路、天坛南路。

据久敬庄57号院不远的北方世贸轻纺城是北京最大的纺织品市场,曾经是大红门商圈最为繁华的地区之一,目前关门停业,门口放置着沧州明珠国际轻纺城大幅招商海报,市场负责人透露,轻纺城将搬迁至河北沧州。

当地人告诉《财经》记者,久敬庄地区素有外地人聚集的历史,“改革开放初期允许劳动力流动时,大批浙江人来北京第一站就是久敬庄地区。”

上世纪80年代初,只有少数浙江人在南苑地区做服装加工,后由“师傅带徒弟”“先走带后走”,逐渐发展壮大,从海户屯到周围26个自然村,从木樨园到大红门,从马家堡到成寿寺,南城聚集了10万浙江人,被称之为“浙江村”。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8:30-17:3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郑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