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重回青春期

京东出现问题是从它变成大公司开始的,解决方法是通过一系列铁腕调整,从平和走向战斗,从大公司回到创业公司。

此刻是京东(NASDAQ:JD)这家公司的历史高点。它的股价在过去一年累计上涨超过九成,6月22日收市时的市值是587亿美元,逼近中国市值第三的互联网公司百度(622亿美元)。5月8日,它宣布2017年一季度实现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净利润14亿元人民币,之前它连续亏损了11年。

这一切来得似乎毫无征兆。多数人不知道,一年前,这家公司刚刚经历了成立后的最低潮。同样少有人知道,它是如何出现问题,又是如何解决问题的?

京东出现问题是从它变成一家大公司开始的。

京东集团于2014年5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同年,刘强东卸任京东商城CEO,继续加大对公司的放权力度。但两年过去,他发现很多管理者不作决策,大量事情议而不决。“我们不是不想创新,我们是不想犯错误。”一位前京东高层人士说,他离开时发现京东已经变得越来越不犯错了。而另一位京东现任总监说,不少新业务亏损严重,一些业务的投入就像挖油井,眼看马上就要见油,但没坚持下去,撤了。

京东曾经是一家以成本效率、以牺牲和奋斗来成功的公司,一家以创始人为核心、强控制型的公司。他们当年是游击队是造反者,年轻且斗志昂扬,但现在京东已经超过12万人,过了这么多年,经历了收权放权又收权,到了2016年前后,整个公司面临的是——早期价值观被稀释,部分员工士气低沉,一些老员工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抱怨公司变得松懈。

阿里巴巴对京东的进攻在加剧,而腾讯带来的流量红利在衰减。京东集团CFO黄宣德在2016年Q1财报电话会议中说,整个垂直品类,腾讯带来的流量转化出现了显著下滑,对增长速度带来不利影响。

“去年8月前后,是京東最困难的时候。”刘强东说。股价几乎降到了底,但更大的隐患在于,公司的组织效率在下降、战斗力在下降——这是他难以容忍的。他难以容忍一家公司慢慢变得平和、臃肿。

看起来,京东依然在正常运转,GMV依然以每年40%以上的速度增长,依然超出阿里巴巴旗下电商业务25%的交易额增长。它可能什么都没有做错,它只是进入了所有大公司都会面临的阶段——平稳期。而这种混乱、缓慢、员工的不尽责似乎都是不可避免的。

2016年Q1,京东的经营亏损扩大到8.649亿元人民币,Q2时,股价跌至了19.51美元,为上市以来的最低点。营收和GMV(交易总额)增速也持续下滑——京东2016年营收增速首次跌下50%,而在2012年,这个数字高达95.85%,在2015年,这个数字是57.64%。

“什么是平稳?我从没有听说过这个词。平稳期意味着你将被超越——至少在中国互联网中是这样。”一位从京东离职后做电商创业的人士评价说,一路高歌猛进的京东,在去年初似乎突然坠入了平庸。

就在这时候,刘强东回来了。

铁腕人事调整

去年“618”之后,一位京东中层员工对他的同事说:“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努力过。”他的同事回应:“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害怕过。”

没有人承认刘强东曾经“离开”过,包括他自己。

刘强东于2013年第一次尝试离开公司去美国学习,那段时间他还频繁往返欧洲,整个人瘦了几十斤。在上市后的2014年到2016年初,他继续加大对公司的放权力度,同时减少对业务一线的直接过问。一位京东员工说,去年他和同事还商量去京东的地下车库看看有没有刘强东的车。

放权是有意为之,刘强东认为京东不可能永远依靠人治,应该建立一套自我运转、自我发展的体系,同时他希望通过放权可以培养出有战略思考能力、可自主决策的高管团队。

但作为一个强势的领导者,他从未真正放下这家公司。一位京东高管告诉《财经》记者,当年刘强东在美国期间,一次公司早会上有同事宣布一项产品将上线,电话里突然传出刘强东的声音,他提出有些细节需要改进,并要求立即落实。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原来老板在美国也会按时在电话中旁听早会,只不过多数时候并不说话。

“不论他在不在公司,他就像电话那头一个沉默的影子,一直提醒着我们,他可以瞬间放权,也可以瞬间收回。”上述高管说,这种空间上的距离感事实上让刘强东更易保持他的权威。过去几年,京东的高层更替较为频繁。

在离去与归来之间更准确的解读是,刘强东对于京东在管理上“松紧度”的不同。“有时候就是一种平衡,在现阶段可能是好的,过了一年之后可能就不合时宜了。”刘强东告诉《财经》记者。

一位前京东员工告诉《财经》记者,2016年Q1财报前后,公司有了紧迫感。同时,阿里巴巴加大了对京东的进攻。上述人士称,当时内部迎战吃力,同时增速在放缓、新业务亏损严重。“身边的不少人都很悲观。”他说,事实上这种悲观情绪从2015年下半年就开始蔓延了,到Q2股价低谷时达到了顶峰,“所有人都没有预测到2017年的盛况”。

一位2015年从京东离职的员工说,当时他看到公司正慢慢堕入平庸,“不是坠入悬崖,而是渐渐丧失我们的锐气、战斗力和进取心”。

到去年618前夕,中高层更焦虑了,甚至一度出现“有高管会因为此次618战绩而决定去留”的传言。2016年京东618没有公布GMV,据《财经》记者了解,最终成绩未达管理层预期。

上述人士回忆,618之后,一位从外企刚入职京东不久的中层员工对他的同事感叹说:“我从没像今天这么努力过。”而他的同事则一脸沮丧地回应他,“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害怕过。”

上一页1 2 3 4 5 下一页 5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