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鸟”求学路

让下一代扎根北京的强烈欲望,令许多父母不甘心把孩子送回老家,转而把他们送到河北入学,期待孩子能够凭自己的力量考回北京

为什么去河北?

反复的提问与回答后,姚佳涵条件反射似的脱口而出:“我在北京上不了学,爸爸妈妈说我只能去河北读书。”

9岁的小女孩儿声音清脆、眼神澄澈,年纪尚小的她还不能理解这句话背后隐藏的制度、人口和城市发展命题,告诉她这一答案的父母同样不理解,初中都没读完的他们将其归咎为:命该如此。

在北京,还有数万名孩子重复着和姚佳涵一样的求学道路,他们被统称为非京籍学生。这些孩子的父母常年在北京工作,但根据北京市的政策,他们落户无望。

这种无望延续到下一代身上,他们的孩子难以进入北京的公办小学、初中,即使入学了,中考也没有填报高中志愿的资格,只能“分流”至外省读书。

“分流”之路蔚为壮观。

河北省衡水、廊坊、涿州等地毗邻北京,因地理位置优势成为非京籍家长们的首要选择,坐着火车去上学,也成为相当一部分非京籍学生的日常生活。

5月6日,是河北省衡水英才学校学生返校的日子。北京西站熙攘的人群中,有一条爱心通道格外引人注目:7岁到13岁的小学生排成数列、拖著拉杆书包,穿着红色校服,验票、安检、上车,候车大厅里有警察专门为他们维持治安,甚至他们乘坐的绿皮火车,也是英才学校与衡水铁路局、北京西站协调后车站临时加车的结果。这种上学仪式他们每个月都会经历一次。

姚佳涵看上去比同龄的孩子瘦小,体重只有26公斤,她的拉杆书包中塞着换洗的衣服、书本、水果和零食,足有10多斤重,她拎着有点吃力,她解释说:“妈妈给装的水果太多了。”

此刻,徘徊在验票口之外的父母眼眶泛红,孩子手中略显沉重的行李承载着的是他们对命运寄予的一丝希望。

分离是常态

开往衡水的列车上,陈晓露忙着在同班同学顾明明的同学录上留言:“迎春花开时,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她们认识时间不长,是可以聊学习但不可以谈心事的朋友。

陈晓露所在的衡水英才学校六年级7班是2016年下半年新增加的一个班级,同学们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转学生,共68人,其中18人来自北京。对于写同学录,陈晓露已经驾轻就熟,她说,“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一直在写这个,都写了好几本了。”

于非京籍学生群体而言,同窗分离是常态。

衡水英才学校的小学生吃完饭后,排队回到教室上课。

在六年级之前,陈晓露入读的是北京市房山区窦店第二小学,一年级时全班共有40多人,其中只有13人是北京本地的学生,到她六年级转学到衡水时,班里仅剩下20余人。在这期间,她的同学们或陆续转学回老家,或像她一样辗转来到河北的三河、大厂和衡水等地,开启“候鸟”式的求学路。

王鹏义同样是于2016年下半年从北京转学来衡水的学生,谈起老家沧州和初来乍到的衡水,他表情有些漠然。这个出生于北京电力医院的13岁男孩,转学之前一直在丰台区第五小学读书,他喜欢北京的游乐场、动物园、小伙伴及其他所有。直到转学前夕,父母的轮番劝解让他明白,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北京人。

对于哪里的教学质量更好的话题,孩子们在火车上陷入了争论。一个学生说:“我们在北京的老师都是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这边(衡水)的老师都是在衡水读的书,所以北京的老师教得更好。”而王鹏义认为,衡水英才学校的教学质量更好,他的判断主要来自父母反复提起的“衡水升学率高”这句话,以及在衡水的学习体验:老师管得严、学习时间长。

衡水英才学校实行的是全封闭式管理,在校期间,学生一律不准外出,为了避免学生的情绪波动,老师不支持家长前来学校探望孩子。

该校的一份作息时间表显示,小学部的所有学生均需在早上5点50分起床,6点20分开始晨读,晚上8点15分结束晚自习回宿舍休息,中间有50分钟早饭、90分钟的午休和40分钟的晚饭时间。

学生在学校内的每一天均需严格遵守这份作息时间表,周六日也不例外。

这些孩子在北京读书时,老师提倡的学习理念为“凯蒂旺普斯”,即不能盲目崇拜课本,要有怀疑的精神,敢于怀疑,善于怀疑,从而得到自己的见解,真正理解和掌握所学知识。这种教育模式随着他们“分流”至异地,已经渐行渐远。“升学率高”“高考分数高”将成为他们今后求学生涯中新的评判标准。

3个小时的火车车程即将结束,列车广播前方停车站为衡水时,引发了车厢内一阵小小的骚动,学生们手忙脚乱地整理自己的行李、书包,嬉笑夹杂着“呐喊”:“啊,又到地狱了。”

我们没有议价的权利

12岁的刘嘉朋生性腼腆,到衡水读书后第一次探家时,会自己一个人偷偷地哭。父亲彭传喜和母亲陈娟在和他沟通的过程中,跟他算了一笔账:想要继续读书的话有两个选择,一是回安徽老家,跟爷爷奶奶一块儿生活,最多每年可以见父母两次;第二个则是去河北,这样每个月都可以和父母见面。

“我们反复跟他讲,并不是因为有了弟弟后不喜欢他才把他送去衡水,相反是为了让他离父母更近,能在我们可以照顾到他的地方继续学习和生活。”陈娟说。

彭传喜虽然今年才35岁,但已经在北京打拼了17年,目前正经营一家图文设计公司,年纳税额为10万元左右,一家四口住在皂君庙一套80平方米的公寓内,公司的办公室也设在这里。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