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困兽”罗永浩

老罗又要开始忙着见投资人了。

锤子科技去年8月曾完成了一轮10亿元人民币的战略融资,如今,钱似乎花得差不多了,有媒体报道称账面上可用现金“仅剩下5000万元”。锤子重担再次砸向罗永浩,他不得不重新打起精神,去做自己最不愿意做的工作——找钱。

10月23日晚上,在一场友商的新品发布会活动散场后,罗永浩打着电话仓促离开,留下一个略显失落又沉重的身影。

疲怠的员工

锤子科技的员工流动率,在手机厂商里算比较高的。

入职锤子不到一年时间的王楠(化名)说,自己所在的部门原本有四十多个人,如今仅剩下十来个。在此期间,她竟然没怎么跟罗永浩说上过话,甚至都“没敢正眼看过老罗”。她说,罗永浩出入有时会带着兼安保功能的司机,忙的时候直接住在公司。

接触了多位在锤子工作过的员工后发现,和对外的风趣幽默犀利毒舌形象都不同,罗永浩在不少员工心中“很严肃”。

今年8月,前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在锤子新品发布会召开前夕离职,加入阿里巴巴。和一手组建锤子硬件团队的前CTO钱晨一样,李剑叶也去做起了智能音箱。有知情人士称,李剑叶的离职,和老罗的个性不无关系。他透露,在锤子,李剑叶会“被老罗逼疯”。

前不久,成都公司传出裁员消息,与此同时,锤子科技CTO吴德周离职的消息也流了出来,尽管锤子官方与吴德周都回应是谣言,但还是为锤子科技平添一笔裂痕。

吴德周自2017年5月份加盟锤子科技,全面接手前CTO、老摩托罗拉人钱晨的工作,作为产品线和硬件研发副总裁,意图重整锤子科技产品研发和产业链短板。他在华为手机拥有多年的硬件研发经验,是华为荣耀北京研发团队负责人,曾经的华为北研所实际掌门人。

如果说罗永浩、朱萧木是锤子科技的魂,决定着锤子的品牌调性与产品外观审美,那么吴德周就是锤子的枝干级人物,有他坐镇,锤子的产品质量和供应量才相对有所保障。

然而,很多东西不是一两个人就能扭转的,吴德周能将一款荣耀4X卖出6000万部,却打不破锤子手机销量惨淡的魔咒。吴德周当年一手打造的荣耀4C,首批20万台的销量也只用了几秒钟就售罄,相比之下,锤子这几年累计却只有300万部左右,不及其他品牌分分钟。

另外,锤子科技的早期员工,眼看着锤子做了几年都“没能成事”,恐怕多少也会有些丧,拼命加班换来这样的结果,很难说有什么成就感。罗永浩对此很是愧疚,曾表示“那些从锤子创立起就跟着我的前100来人,每天做重复了四年的工作,单靠自我驱动,有时候真的会提不起气来”。并说过去几年他们“非常辛苦”,甚至觉得他们“特别可怜”。

市场不相信眼泪,锤子还没有大成,智能手机行业的好时光就要过去了。

失落的锤粉

因为个性化的定位,锤子科技的产品总是显得不那么主流,而质量问题又不时出现。

锤子手机

作为锤子手机M1和M1L两款手机的资深用户,张栩使用锤子手机的时间在两年以上,但是这两部手机,一个摄像头花了,拍什么东西都自带一种“朦胧美”,想骑共享单车,连二维码都扫不出来。另一个,突然有一天屏幕开始不停跳动,无法正常使用,至于售后,“家附近5公里找不到售后维修的店,打客服电话更是打不通,好不容易打通一次,态度也很不好。”张栩说道。

张栩碰到的问题并不是个例,从锤子科技第一代手机——T1开始,锤子的产品质量和品控问题就没有断过,当然,现在锤子手机比T1时期已经有了长足的改进,但比大厂商依然处于弱势。

今年5月15日,TNT和坚果R1发布会曾让长期关注锤子科技的粉丝们热情高涨,全国出现了多地粉丝自费帮锤子科技在当地闹市区、商业街、广场打广告的现象。

来自山东临沂的陈程,是一位00后,他不追TFboys,不粉蔡徐坤朱一龙,就爱锤子。陈程的第一部手机是初代坚果,他当时刚拿了压岁钱,打算买一部手机,在某电商平台看到了坚果,发现“特别不一样”,于是就下了单。成为坚果手机用户之后,陈程被这部手机“处处都能体会到的那种人文关怀小心思”打动,成为一名忠实“锤粉”。

在锤子有新品发布会时,他也会参加临沂当地锤友组织的线下观影会活动,一群锤粉聚在一起,看老罗的发布会直播,费用AA,他甚至还自己掏钱组织过一次这样的活动。坚果R1和TNT发布会召開前夕,陈程终于按捺不住买了往返北京的火车票,并花218元买了一张门票,真正意义上参加了一场锤子科技的发布会。

同样在发布会前,罗永浩去了一趟美国,煞有其事地发微博称:“几位巨人在华盛顿湖边谈起意外事件对历史进程的影响,如果归航失事……细节也打磨差不多了,到1.2左右肯定全无敌。吴德周等人会帮我做完,朱萧木会开好发布会,人类计算平台进化的损失,可以控制到最小,请世界放心。”

最终结果是,飞机没有失事,产品顺利完成,发布会如期召开,然而“改变世界”的事儿,却压根儿没有发生。他总是这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当天“理解万岁”发布会散场后,陈程发布了一条朋友圈,说“失望了”。

10月24日晚8点,锤子11月6日的新品发布会门票开售,将近24个小时里,只有“100”、“200”元两个低价位档售罄,其他300-800元档位的门票,还有大量余票可以自由选座。相比此前不到1小时就被抢购一空以及门票收入近500万的那些巅峰时刻,黯淡不少。“科技圈相声大会”的魅力大不如前。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