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微信“直播”闹自杀,男友“推波助澜”是否担责?

一名女子因与男友发生矛盾,一气之下跑到河边闹自杀,并在微信朋友圈内进行“直播”。男友看到后,认为女友又在无理取闹,便在微信中对女友冷嘲热讽、恶语相向,导致女友情绪失控溺水而亡。女子的父母便以男方在其女儿有危险的情况下,冷嘲热讽,刺激了其女儿,迫使其女儿落水溺亡,对其女儿的死亡存在过错等为由,要求男方承担40%的赔偿责任。男方则以女方已年满18周岁,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自己对女方的死亡没有过错,无需承担责任等为由,拒绝承担赔偿责任。那么,女友微信直播闹自杀,男友恶语相向“骂死人”要不要担责?江苏省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审理后,从司法层面给出了答案。

现实生活中不乏闹自杀的事。有的人因为遭遇重大挫折,觉得生无可恋而自杀。然而,很大一部分人却是因为生活矛盾一时情绪失控,甚至只是因为赌气而闹自杀,只要给予一些劝慰、阻止,就可以避免悲剧发生。可是,有些人在面对他人自杀时,偏偏就冷嘲热讽,甚至恶语相向,从而将那些本不想真自杀的人推向了死亡。那么,面对他人自杀时冷嘲热讽甚至恶语相向,要不要承担法律责任?江苏省无锡市发生的一起女友网上微信“直播”闹自杀,男友恶语相向“骂死人”事件,引出了法律问题……

“直播”闹自杀,恶语“骂死人”

现年25岁的顾盛松是上海小伙儿。2015年上半年,在一次聚会上,顾盛松认识了刚满18岁的江苏无锡女孩祁沛菡。一个青春靓丽,温婉甜美,一个英俊潇洒,风趣幽默,初次相识,两人就有说不完的话,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临分手,双方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

水到渠成,两人感情快速升温,很快就成了一对亲密无间的朋友。由于都是90后,都会耍些小性子,在相处的过程中,吵架拌嘴常有发生,但没有原则性的矛盾。两人吵了好,好了吵,就是一对欢喜小冤家。

2016年6月19日上午,外出游玩的顾盛松与祁沛菡又因琐事发生矛盾,祁沛菡一气之下,丢下行李从酒店跑了出来。中午11点左右,两个人在微信中开始激烈争吵。心中烦闷的祁沛菡正好信步来到了河边,因为在气头上,她就拍了一张双脚站在河边的照片,发到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

顾盛松看见后,认为祁沛菡又在耍性子,无理取闹,不但没有马上安慰和劝阻,还在微信中继续用言语刺激祁沛菡,并威胁要将她放在房间里的包从楼上扔下去。他的举动进一步刺激了祁沛菡的情绪。

20分钟后,祁沛菡又给顾盛松发了一条微信:“你扔,我就跳,反正我在你心里永远都是这样。”

几分钟后,见顾盛松没有回音,祁沛菡很生气,又将河边水流的视频发送到微信朋友圈,想看看顾盛松会有什么反应。没想到,顾盛松竟在微信中变本加厉对她进行辱骂:“神经病,你去死吧,东西都丢了,可以去死了。”……

见顾盛松如此对待自己,祁沛菡觉得生无可恋,情绪失控下,不幸滑入河中溺亡。

当天中午,派出所接到报警,称有一女子溺水。根据女子随身携带的证件,派出所经确认,证实该名女子就是祁沛菡。

接到通知后,祁沛菡的父母祁勇毅、郭懷云赶到现场,望着躺在地上的女儿,惊得目瞪口呆,差点昏过去……

闹上法庭,责任分担成焦点

女儿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跳河自杀?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祁勇毅、郭怀云夫妇陷入了极度的悲痛之中,怎么也接受不了女儿自杀的事实。根据女儿手机的微信记录,他们认定女儿就是被顾盛松逼死的。

2016年8月15日,祁勇毅、郭怀云来到江苏省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一纸民事诉状,将顾盛松推上了被告席。

法庭上,祁勇毅、郭怀云诉称:顾盛松的言行对祁沛菡的死亡有过错,应当承担40%的赔偿责任。故请求法院判令顾盛松赔偿我们因祁沛菡死亡的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丧葬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825351.5元的40%,计330140.6元。

顾盛松辩称:东西要扔下去是因为要退房,祁沛菡不来拿,东西不能放在那里。之前祁沛菡也有过多次自杀行为,但均未成功。且本人与祁沛菡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只是一般普通朋友关系。而且祁沛菡说过她会游泳,但是她没有游上来,说明其自杀意愿已经很强烈了。祁沛菡已经年满18周岁,有民事行为能力,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本人没有过错,无需承担责任。

法庭上,双方围绕祁沛菡与顾盛松之间是否为男女朋友关系,展开了激烈的争辩。为证明自己的主张,祁勇毅、郭怀云申请了两名证人出庭作证,但两名证人证明与顾盛松并不熟悉,仅仅是听祁沛菡说过她与顾盛松是男女朋友。

此外,祁勇毅夫妇还向法庭提供了祁沛菡与顾盛松合影的照片,并提供了2015年5月6日、12月10日两人一起出行的火车票。

经质证后,法院认为,凭照片和火车票,不能直接证明祁沛菡与顾盛松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根据以上证据,结合两人的微信聊天记录,可以判定他们关系较为亲密,并非顾盛松所称的一般普通朋友关系。

一纸判决定是非

梁溪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受法律保护。根据2016年6月19日祁沛菡的微信朋友圈记录以及当天祁沛菡与顾盛松的聊天记录,可以确认在当天他俩发生过激烈争吵。根据生活常识,即使祁沛菡与顾盛松并非男女朋友,但毕竟在微信聊天中发生争吵,在祁沛菡威胁说自己要跳河时,一个正常、有理性的人都应当意识到,如果再刺激对方,的确有造成对方跳河的可能性。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不能要求顾盛松一定要对祁沛菡进行劝慰,但不应该再进行言语刺激是起码的生活常识。

当祁沛菡将河边水流的视频发送到微信朋友圈后,顾盛松仍然言语污秽对她进行辱骂。这种行为对于祁沛菡最终跳入河中显然具有一定的刺激作用。因此法院判定顾盛松的言行与祁沛菡跳河溺水死亡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考虑到祁沛菡为成年人,应当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对于日常生活中的人际关系矛盾、跳入河中可能溺水的不利后果均应有足够的认识,因此,祁沛菡处事不当、遇事不冷静,面对生活琐事稍有不顺即以跳河相威胁,且在微信聊天中受到顾盛松的言语刺激后处置不当,对自己的生命不加珍惜、不计后果。事发时,顾盛松并不在祁沛菡身边,二人间仅有微信聊天,所以,祁沛菡应当对于其跳入河中以致溺水身亡承担主要责任,本院判定顾盛松应对祁沛菡死亡承担10%的赔偿责任。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郑重声明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