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惭愧

我在老金家鱼塘北岸钓鱼,远远看到鱼塘南边的田地里有个人影。这人影虽看得不很真切,但从有些伛偻的身板上,我能断定这是冒家嫂子——从前我在此插队时,生产队的妇女中,最为勤快和能干的女性之一。她在干什么?在拔稻田田埂上的黄豆。也就在这一瞬间,一份惭愧涌上我的心头。

冒家嫂子应该七十开外了。她的老公去年因患胃癌去世。(剩余1312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佞人
    杂文选刊 2018年05期

    杂文选刊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