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瀑的诗

那时,初冬的草原,跑偏的太阳比先前更加冷漠

只有永不冷却的牦牛群,默默地走过,留下星罗棋布的粪便

远远地望去,像一块块厚厚的黑色补丁

衣衫褴褛的小旺堆,满脸通红,赤脚站在一泡冒着热气的牛粪上

像一株越冬的青稞,拼命地汲取着肥料中的能量和养分

朔风粗暴地犁过地面。牛粪逐渐僵冷。他的双腿开始哆嗦起来

期盼的目光,在牦牛群中来回穿梭,徘徊在一个个硕大的屁股上

一头老牦牛转过身来,久久地望着他,目光里透出悲悯,加快了反刍的速度

毛茸茸的长尾巴高高地翘了起来,草丛中传来鲜牛粪落地的声音

小旺堆从过气的牛粪里拔出双脚,迫不及待地奔向那泡生机勃勃的牛粪

越来越多的牦牛向他投来慈祥的目光。(剩余3854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