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他哭了

傍晚的时候我就那样坐在河岸上,湍急的河水一路向南而去,两只乌鸦站在对岸的柳树上莫名地思考着,它们并不是在看我。我也没有看它们,以至于它们什么时候飞离都没有察觉。我把目光一无所思地洒在河面上,那千变万化的漩涡时而深陷时而激荡踊跃,然后又在一块巨大的暗石上不断地冲溅起白色的水花。冬来了,乌鸦便莫名地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也许它们想要在空荡荡的柳树上垒巢,谁知道呢。(剩余3628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