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跟着儿孙去享福

一 舍不起那张脸

鸡叫头遍的时候,福清就醒了。

按惯例,他会倚在床头上抽一支烟,咳嗽几声的。整整二十五年,黑王寨的树啊草啊枝啊叶的都是在他的咳嗽声中舒展开身体的,连那枝叶上的露珠都是被福清的咳嗽声余波在空气中给震落到草丛的。

烟是喂到嘴边又被塞进烟盒的,咳嗽是蹦到嗓子眼又被憋回喉咙的,不对劲儿呢?福清心里疑惑了一下,闭上眼睛,把一天要做的事在脑海过了一遍筛子。(剩余18004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