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削足适履(外一首)

忍冬是我的名字

我在忍不住的冬天走来走去

在停顿中,我希望来一个没有思想的人

做我沉靜的外衣,风过原野

谁比谁孤零

树挂已消失了

一些意外失去幻而美的花

除了时间,没有其他味道掉下来

我是低温的光线

固定在明月与沟渠之间

这是多么长的夜

我反复看到富贵竹又长高了几分

三十米外,空巢空在冬天

这是真的啊。(剩余466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