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纪开芹的诗

我开始模糊自己

最初是清晰的

我和动植物分得很开。我有明确目标

我想留下一道立体的影子,或闪光的一瞥

但现在模糊了,融入很多事物中

什么都是我,什么又都不是我

或者,我还剩下半个

这半个保持我的样子,另一半随波逐流

——最终我会完全消失

我是雪,有一个融化的过程

理解

隧道从黑暗中穿过

我理解这终生的荒凉、孤独

重重山峦对世界的渴望

不为人知的植物怀有一颗羞赧之心

我理解

环境塑造性格

改变一生

铁轨像光滑的丝线

缝合大地的缝隙

使它平坦、完整,万物得以自由穿行

我理解火车不分昼夜奔跑的意义

黄昏之于落日,庄稼之于田野

相互依存。(剩余130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