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浣溪沙

我对这一天早有预感,明朗的日子和空空的房间。

——阿赫玛托娃《判决》

序幕

醒来后,我仍旧写不成最后一章,并且无法遏制地想知道河与海的距离。

手机显示下午六点,天还未黑;又查了查距离,目的地距此2888公里,一直未变。我想我一定要试试,便毫不犹豫地买下最近一班机票。

推开窗子,西北凛冽干燥的空气灌进来,迎面撞翻我。(剩余33265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