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于艾君的诗

就要起飞

就要起飞。云泥就要变身为脱水的绒絮

借力于这停机坪,这草地,一个时刻

我越飞越高,也可能越变越轻

以至于阵风就会把我再吹回来。而

北方以北,趁我不在,盗梦者

一边吃力翻阅铅重的书页

一边念嚅哲学咒语,促使景移物换

翻到封底时天已漆黑,他将书合拢,摸索着

披上风衣,我听到他遁身之前轻唤我的名字

我研究你们……

我研究你们

春韭的形式,深山的暗核

这并非因为我无事可做

这,也不是复萌的痛苦

——可能是扮演的,却

比痛苦更装饰

令人心醉

死亡哲学绑架着雨丝

顺阶而下

落地时变得一窍不通

仿佛某发声装置启动后展开的假设

仿佛一打纸丝模仿草茎舞动

棕色马从神居被遣返

它踏浪而来,经过我时停蹄

屈膝,邀我为它套上鞍枷

——我忍不住要赞赏你们

从一种需求进入一座博物馆

从一个方向推动一种风气

(尽管有时候不完全如此)

听,割韭时的窸窣声……

此刻不相信奇迹和爱情的人

都应该送去坐牢

最后还有……

最后还有学术问题,一定要有

服务生撤走了桌上的水果

台布图案重又显露玄机

而道德的骨盆

比变节老修女的还要松垮、笨重

最后还有悬河,一定会有

口辞伞翼,语箭纷纷

隐约可见一张熟悉的脸

变成另外一个

惨淡肤色瞬间收紧,她

无视厌恶和体制尸衣

好在证词的棺木还基本忠实

好在1970年代至二〇一六年间

一个个历史性事件均将我遗忘

现在她涨红的脸不啻一面益生大戏中的鼓

咚咚闷响——替我

好吧我坦白有时我确实渴望幻影成真,

以至为了就义演说而允许敌旗挥动

红痣或其他可以描述出来的东西

亲爱的阿J,你知道现在没有什么

是可以重新用来比喻且不令人生厌的,

那一款可以说可以描述出来的东西,

麻烦你再制造一次吧也许需要分赠

所有度假都很相似,又完全不同以往

它们动机单纯却可疑,在不同地方出发

走散了就恰好各自天涯,黑伞边缘

迟疑的珍珠,“此刻有雨落下。(剩余1146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