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夭的诗

又一年

又一年,我爬上高高的塔台,

我看见死者眼里的日月依然耸立。

作为过来人,我饥饿的手总想抓住点什么。

我去过乌有之乡,在黄昏,

晚霞烧尽鸽子眼里荒凉的时候。

永远不可能了,人们吐出的大街

再也不能解释退却的意义。

还是你吗?我的粮食一样的情人,

此时,我多想饶恕,

饶恕一切无法终止的灵与肉的关系。(剩余2544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西湖
  • 西湖
    2017年12期
    电子价¥3.20元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