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罐子里的童年

喜凤喜欢冬天的理由之一,是这个季节里她可以听到比其他季节多得多的故事。

“讲故事”是文明词,上了学的学生才说“讲故事”,没上学之前都是随着爷爷奶奶说方言土话,管“讲故事”叫做“说古今”。喜凤还小,但她已经不再能够被那些专门说给小孩子听的古今打动了。比如奶奶说:“很早很早的时候,从村里去镇子上的路上有一间破屋子,屋子里住着一只野狐狸——”喜凤就会双手捂住耳朵撅着屁股扭来扭去地叫嚷:“这个听过了听过了野狐狸留一个过路的孩子睡觉问她晚上枕木枕头还是铁枕头半夜野狐狸爬起来摸到枕铁枕头的就衬着铁枕头剁掉她的头把手指头一个一个放进嘴巴里像嚼豆子一样的嘎巴嘎巴吃掉——”她囫囵大块地讲完了才换一口气,跳着脚嘟囔:“喜莉姐姐说这都是假的骗小孩子的狐狸是不会说话的我不听假古今我要听真古今我要听个狐狸不会说话的真古今真古今真古今……”

屋子在冬日里紧紧缩起肩膀,不让一股风钻进来。(剩余2632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