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辞

古城厚度

从山东到陕西,一条由豪迈

通向豪放的朝圣之路,正在加粗

从滨州到西安,用尽

一条大河的追溯,计算颠簸

时间灰茫茫的,越来越薄

终究,我还是误算了古城的厚度

身体在下降,城市在瞳孔里

慢慢放大,故事次第盛开

深夜的风,是高原的产物

还是西北的气流,这

干燥的凉混入笙箫,令我无法

掐算荒凉的面积,只好

捂住心跳,不让面积继续扩大

独在异乡

为了一天比一天走得更远

我选择了火车,后来选择了飞机

从天上经过无数地方,无数次

充当异乡人,把自己弄得蓬头垢面

身边的老人青年孩子,操着

令他们自豪的秦腔,回到久违的故乡

而我的表情凝固,双耳失聪

只看到,他们的上唇触碰下唇

却没有声音,也没有文字

于是,静默来临,只见一颗露珠

悄悄地把自己挂在草尖上

晶莹的视线里,又一架飞机降落

这一次,它又要吐出多少个

像我这样的异乡人,而我

又是多么渴望降落如同起飞

再过一次安检,亮出证件

把那个熟悉的地址,攥得更紧

夜访长安

旧时光里,长安是不苟言笑的字眼

又不像是一个院落,有霓虹

没有长藤,有汽车的嘶鸣

没有船家的号声,只见晨钟暮鼓

岁月潮湿,黑暗无所不知,时间微薄

如一层窗户纸可以捅破,看到

案上的红烛,倒地的酒壶

犹如沉醉的诗仙。(剩余302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椰城
  • 椰城
    2017年12期
    电子价¥2.00元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