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母亲

大约在八三年的左右,我们举家去了徐州贾汪,也是我开始有印记的初始。

父亲会捏糖人,技术一般,养家糊口一般。母亲稍懂一些,只是打打下手熬糖稀,平时带着大我三岁的姐走街串巷寻着帮人洗衣之类的活补贴家用。

那时的父亲脾气已经很暴,经常因为几毛钱与母亲争吵,几次都打了起来,母亲每每都是伏地而哭,这是我那时最可怕的记忆。(剩余4896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