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七月之葵

初冬。薄霜落了整夜。树枝、枯叶、败草,忘了凋谢的花,白着头,在大地上游走。

风把满坡没有拔掉的葵花秆摇醒。

我站在馒头状的山巅上,目送柳舍。她穿着黑羽绒服,黑运动裤,挽着头发,背着黑包,在晨曦尚未落下的早晨,独自一人离开了麻村。当她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后,我的悲伤,犹如三米外那棵孤零零的椿树,在寒冷里无路可走。(剩余15574字)

畅销排行榜
  • 兰夏
    鸭绿江 2018年11期

    鸭绿江

  • 悬崖
    鸭绿江 2015年03期

    鸭绿江

  • 寻觅
    鸭绿江 2017年09期

    鸭绿江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