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靠近

这些年来,人在海外。每当想起故乡故土,念故国之情,我常常会想起一个人,我父亲最小的弟弟,我的三叔。我关于他最初的记忆,要追溯到三四十年前。

那时候我住在农村的姨奶家。在那个长方形的农家小院里,只有三面贴着土崖凿进去的纵深的窑洞,我们和姨奶住在其中的一面窑洞里。三叔当时住哪里?我没有记忆。我的记忆开始之时,已看到一位面长身长、操着浓重外地口音的年轻女人走进了我们的小院,人们让我叫她三婶。(剩余6903字)

畅销排行榜
  • 饮水
    鸭绿江 2018年09期

    鸭绿江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