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当年我爱说“人民”

二十五年前,我写了一篇稿子,题为《文学的母亲》,发表在辽宁一家杂志上。

今天重读该文,让我领略了什么叫年轻气盛,什么叫大言不惭,什么叫岁月无情。那时的我,怎么说呢,让现在的我又羡慕又羞愧,又喜欢又讨厌。那时的我,怀着一种幼稚的、肤浅的、令人慨叹的正义感、豪迈感、幸福感,诚恳热情,奋笔疾书。(剩余1139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