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蒲苇

汪红口干舌燥,浑身像缀满铅块,但还是努力挺直腰身,带着假笑把最后一批顾客送出龙泰装饰公司展厅大门。她把脸上肌肉松下来,连同身体一起夯进椅子,长舒一口气,把脚从黑色尖头皮鞋里偷偷抽出来,生疼的小脚趾顿时舒服了一些。她再次觉得要赶紧买双新皮鞋,没钱就买双人造革的。这双鞋是三年前丈夫给她买的,花了三千八百块,是她最贵的一双皮鞋,尽管穿得仔细,还是无法再继续穿了。(剩余1408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