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这个春天可以任意搬运

雨水

夜晚,有开始说话的车队

长得如同对立面,雨水拧成一条绳

想团结更多,可疑的种子

它们搬运一连的十字架,然后

黑暗深处全是想一次炸开的惊雷

夏天的可能,但死不是

這个春天可以任意搬运

早晨,鸟鸣仿佛闹钟一样把你叫醒

但是,它不能够叫醒更多的

完整的落地窗帘,被晨光撕出细长口子

它告诉我,春天是遮不住的

凌乱的被子刚被挤压过

它把贪睡的身体一再地裹紧

到处都是鸟鸣,仿佛春天亏欠它似的

当群鸟从封闭的村庄走出去

黑色灌木丛与报春花在路口手牵手

“多出的,它们都要一一收回,

大地从未停止腐朽与鸟鸣结缔。(剩余241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