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色的雨水

多年之后,也许三十年或者四十年,我的儿子如果做了大官,比如县长、市长甚至省长,他一定会为他的老先人也就是我的爷爷兴土木唱大戏,植松柏刻金字。我要分量十足地无缝对接地把爷爷玩枪玩炮找女人,杀人夺财唱小曲的澎湃热血注进他的血管里、生命里。

只是我现在还没有结婚,闹心的是刚追了一个姑娘,眼看到手了却被爷爷破坏了,毫无阴谋的不可挽回地破坏了!但这并不影响我如同蛤蟆河一样汹涌的想法。(剩余26011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延河
  • 延河
    2017年12期
    电子价¥6.00元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