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父亲的阳雀花

在开满阳雀花的田间,父亲的吆牛声依然很有节奏。

父亲有两年不做农活了,他把时间用在了怀想母亲的那些往事上。

母亲走时,父亲满是疲惫,一脸的沧桑和悲凉。

在城里的这两年,父亲看着厌食的孙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现在的孩子挑食哩!”我无奈地解释道。

于是,当残雪消融时,父亲又回到了乡下。父亲说,家乡的春天属于他。(剩余436字)

畅销排行榜
  • 真相
    小小说月刊 2014年07期

    小小说月刊

  • 兄弟
    小小说月刊 2018年09期

    小小说月刊

  • 砌末
    小小说月刊 2018年11期

    小小说月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