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摸摸头

我十四岁的时候,个头已经和父亲平齐了,但我从不主动和父亲说话。那天,我就跟父亲说了:“我想打架!”父亲漠然地看着我:“欠揍!”

他说得对,从记事时起,他就一直揍我,往死里打。父亲是教师,不好喝酒不好抽烟就好揍我。我们兄弟四个,数我学习最差,父亲老说打我一回,我的成绩才能好一回,于是,我经常挨父亲打。(剩余1290字)

畅销排行榜
  • 恶人
    小小说月刊 2017年03期

    小小说月刊

  • 贵人
    小小说月刊 2013年02期

    小小说月刊

  • 梅莲
    小小说月刊 2013年02期

    小小说月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