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那些年我们怎样做父亲

1979年4月,我调到军政治部组织处当干事。在我之前,机关里有的同志犯了生活作风错误,基本上都是不要农村定好的对象,到附近军队医院找女医生、女护士,或城镇姑娘,那时叫当代陈世美。这种行为算是严重错误,最重的要受到撤职或留党察看处分,领导也会受连累。

为了引以为戒,我一到处里,处长就找我谈心。问我找对象没有?我说找了。(剩余363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