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旧时光


打开文本图片集

红薯糖

刨子搁在箩筐上,一头靠墙,一头对着父亲的膝盖。这块宽五寸左右的木板,被时间打磨得滑溜乌黑,只有中间口子上那块薄薄的刨铁,闪着不露声色的光,像一排蓄势待发的牙齿。红薯高高堆在箩筐里,都是经过了精挑细选的,个头匀称,跟拳头差不多大。父亲随手拿起一只,放到刨子上一推,嗦地响了一下,紧接着嗦嗦嗦的声音接二连三地從刨子里蹦出来,越过门槛,融入屋坪里越来越重的曙色。(剩余690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