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呼玛印象

时隔多日之后再想完成这篇游记,已经需要借助程远兄几张照片捡拾过往的记忆了。记得当时程远兄是坐在我侧面靠车窗位置上,中间隔着一条过道,他头戴着一顶宽檐的渔夫软帽,一件红色格子上衣,侧着膀子,把手机贴在车窗上面,这样可以减轻车轮颠簸带来的晃动。这辆颠簸不止的汽车好像是柴油机改装的,或是田野耕地的拖拉机发动机扣上一个客车外壳,并且已经是第二次行驶在返程的途中。(剩余445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