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羊肯定已被宰杀了,高挑精干的皮围裙忙里忙外,黑皮围裙的下摆已经沾染了血的印渍,水沥沥的鲜明夺目。小子帮着皮围裙门里门外穿梭,动作的声息也不扰人。门不止一个,有一边门还很宽敞,房子的格局一看就是适合做事的,像住户又像村部。皮围裙和小子忙得井井有条,似乎没有谁顾及他,和他同来的胖哥也到集镇上去了。

抬眼青天白云,看上去又洁净又有些倦怠。(剩余2856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