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桂花残

三束浅微的光从库房的卷帘门里挤出来,由这落破车库改造的矮房收容了这样一家人,一个跛脚老太,一个截去右大腿的中年女人,一个正常老男人,或许还是壮年,只是老相些。我不确定是否住着第四位,也从未去探听过他们之间的关系,总之是家可怜人。

暮秋的晚风伴了三分寒凉,虽未能撼响枝叶,但在拂身之际,它的流旋感分外清爽。(剩余822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